第一卷 第九十一章 阿水之死

  有时候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无奈,无奈的生存,无奈的工作,无奈的做出很多选择。

  无论是凡人,还是我们这些活在灵异圈子里的人。

  即便是我的师傅,道行高深的蒋天心,也有无奈。

  我虚弱地靠在黑蛋的身上,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甚至连说话都张不开嘴,眉心处传来剧烈的疼痛,皮肤火辣辣的疼,脑袋就像是要涨开了一般。

  师傅手中握着我掉落在地上的匕首,走到了阿水的面前,此时的阿水还是人类的样子,但是身上已经没有了生气,浑身散发出淡淡的尸气,他低着头,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

  长长的指甲,嘴里露出来的长长獠牙,以及皮肤上发黑的经脉都告诉我,这位曾经帮助过我们,淳朴老实的降头师阿水,已经变成了僵尸。

  后卿和其他的行尸或者僵尸不同,他是僵尸的真祖,可以说,他是一种比人类还要高级的生物,他的血液即便是过去了无尽的岁月,也一样拥有巨大的能量。

  如果阿水是被别的行尸咬了,或许他还有救,就像我一样,拼尽全力或许还能祛除身体内的尸毒。但是,他是被后卿咬的,尸毒的威力比一般的行尸强上百倍,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阿水将彻底变成后卿的仆从,如同怪物一般无知无觉地活在这片土地上,没有理性,只有僵尸的本性,吞食生灵,杀戮人类。

  所以,这样的阿水,必须死。

  师傅紧紧握着匕首,我不知道在过去师傅是不是杀过人,但是此时此刻,我能看见师傅的犹豫和紧张。

  ”师傅……”

  我艰难地开口,想要说让师傅想想办法,像阿水这样的好人,不应该这么年轻就夭折。

  然而,师傅却抬起手,制止了我继续说话。

  ”小森,别说了。没办法的,阿水在被后卿咬过之后就已经死亡了,现在的不过一个快要被后卿控制的僵尸而已,它已经不是阿水了!所以,所以,我必须杀了他,必须……”

  师傅的声音有些颤抖,这一刻,他举起了手中的匕首,狠狠地一刺,我听见阿水的嘴里含糊地发出了一声呜咽被悲鸣,我看见他一直低着的头抬了起来,散碎的头发之下那双泛起绿光的眼睛渐渐恢复了正常。

  阿水的指甲缩短了,獠牙消失了,皮肤上的黑色经脉也不见了。

  然而,他的生命也在快速地流失。

  ”谢谢你,蒋师傅,谢谢……”

  阿水最后的话说的很轻,在他生命的尽头,他终究还是恢复成了一个人类,以一个人类的身份死去了,死在了这黑暗的洞穴中,死在了这无人知道的密林深处。

  而他倒在地上的时候,我却依然能够看见,这位年轻的降头师,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如同得到了解脱一般。

  师傅收起了匕首,转身向我走来,将我背在了背上,一言不发地想着洞穴外面走去。

  微弱的光芒中,我看不清师傅的脸,只是环绕在他脖子上的手臂却感觉有水滴落在了我的皮肤上,我不知道,是这洞穴顶上的落水,还是师傅的泪水……

  ”小森,我们不是超人,不是万能的圣人,我们只是一个人类。我们也要吃饭,也要生活,也会有笑,有泪,有快了,有悲伤。有时候我们会遇到很多无法逃避的艰难选择,而我们只能去选择最正确的选项,即便做出了选择之后,我们会流泪,但是这就是人生……”

  这是几年之前师傅对我说的话,我记忆犹新。

  如今,也深深的明白了师傅话中的意思,毕竟,我们只是阴阳代理人,而不是天上的神仙。

  走出了洞穴之后,师傅一直没有说话,天已经放亮了,回到了谅山镇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了,师傅带我入驻了新的旅馆后,下去帮我买饭。

  我躺在床上,还是感觉身子很沉,不过手臂和肩膀都能动弹了,黑蛋趴在我的身边,看似在睡觉休息,却在师傅走了以后,开口问我:”小子,如果今天你是蒋天心,你下的去手吗?”

  我望着白色的天顶,没有回答,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

  谁都没想到,几年后,我也会面对同样的问题,我也会遇到一个必杀之人,而且是一个我无论如何都下不去手的人。

  吃过午饭之后,我继续留在宾馆里休息,自主地发动无名法阵和我无意识的发动是两回事,消耗的体力是成倍增加的,而且,我在灭了老干尸之后其实已经力竭,但是为了震慑后卿,靠着自己的意志又强撑了好一会儿,造成我的体力严重透支。

  师傅离开了宾馆,我则一个人躺在床上,头疼的睡不着,可是身体又乏的不行。

  过了1个小时候之后,师傅回到了房间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估计只有1.65左右的身高,和15岁的我差不多,不过脸上带着坚毅和沉着,身上穿的很朴素的外衣,短发,典型的越南人脸部特征。

  不过我注意到,他一走进来,师傅布置在房间里的一些灵符就有了微微的反应,显然我面前这个男人不简单。

  如今为了避免在宾馆里总是被偷袭,或者是像上次后卿突然出现一样的情况,师傅会在宾馆的墙壁上放一些灵符,这些灵符会感应那些特殊的人或者亡魂。

  这个男人走进来后,坐了下来,对我微微一笑,显得很有礼貌。

  师傅此时开口介绍道:”小森,这位是越南降头师协会常务理事长,范文雄先生。这位是,我的徒弟,端木森。”

  师傅这么一介绍,我心里倒是吃了一惊,面前这个人竟然是越南降头师协会的高层!

  要知道,在越南,降头师的身份一直是很高的,也非常受到越南当局的关注,简单的来说,降头师就像是越南的一把利剑,用的好,控制的好就可以维护越南本土的文化,甚至做到很多连特工,间谍都做不到的事情。但是如果出现了一些不受控制的降头师,也就是邪派降头师,为非作歹,那甚至会连累到政府的公信力。

  降头师协会的出现,从很大程度上起到了将降头师这个职业导入正途的作用,也帮助政府管理这些手段高明,神奇的人群。

  在越南,降头师协会的高层地位非常高。

  ”你好,蒋天心师傅的徒弟,果然一表人才。”

  范文雄的中文说的很好,不像之前我们遇到的越南人,他的中文可以用字正腔圆来形容。

  ”你好,范理事长。”

  我同样报以微笑。

  ”范理事长,原本这次我来越南是不想惊动你们协会的,因为这次我追击的目标是一个变异的僵尸。不过,原本简单的任务,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甚至,还牺牲了你们的一位降头师,这里,我蒋天心,先说一声抱歉。”

  我很少看见师傅对同样是灵异圈中的人这么尊敬的,即便是遇到李岩老头,他都是满嘴油腔滑调。

  ”没事,您言重了,过去我们也依靠过您的力量,现在只不过是互相帮助。而且刚刚你和我说的这个僵尸教,也是我们最近重点关注的目标,当局也给我下了指令,要求我们尽快铲除这伙儿势力。所以,即便您不来找我们,我肯定也要来找您了。”

  范文雄的话让我明白了过来,师傅这一次出去是为了找帮手。

  ”您带了多少人来谅山?”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师傅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问道。

  ”15个训练有素,专职战斗的降头师。由我带队,已经全部在谅山的降头师分会住下了。对了,你说你和后卿交上手了,它现在融合了多少力量了?是不是真的已经觉醒成了你们中国的僵尸真祖?”

  范文雄问师傅问题的时候,表情也开始凝重起来。

  师傅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还没有彻底觉醒,昨天交手,我心里估算,他应该已经有了5成后卿的肉体力量,3成左右的尸气程度,我们这点人勉强能对付,但是如果放任下去,很快就会变成真的怪物了。”

  师傅这么一说,范文雄微微点头,表情非常严肃。

  ”这样,我先回去,交代一下部下,让他们先查出这个僵尸教隐藏在哪里,出了结果后,我们直捣黄龙!”

  范文雄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向房间外面走去。

  师傅将他送到了门口,最后我听见师傅说道:”阿水的尸体,还请您派人找回来,希望能够厚葬,费用我会出的。”

  范文雄走了,师傅回到了房间内,然而,我却看见四周墙壁上的灵符却还是有反应。

  ”这灵符是坏了吗?”

  我奇怪地问道。

  就在此时,黑蛋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警惕地看着四周,过了一会儿,打开的房门内走进来一个女人,非常漂亮的女人,艳丽如妖,身边盘踞这一条黑色的大蛇。

  黑蛋看见这黑色的大蛇,一下子就做出了攻击架势,露出了尖牙!

  ”黑蛋,不要攻击。”

  师傅厉声喝止了黑蛋。

  而我则惊讶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十常侍的妖姬,也就是之前坑过我和师傅的梦如晴!

  ”你来干什么?不怕我杀了你吗?”

  师傅眼中露出敌意。

  ”哎呀,真是无情的人啊,人家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一见面就说要杀我,真是怕怕哦。”

  妖姬一开口就是妖媚之词,声音甜腻无比。

  ”哼,别对我用你的媚功,没用的!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说,你来这里干什么!监督我们完成委托的进度吗?”

  师傅严肃地问道。

  ”哈哈,当然不是监督,我是来支援你们的哦,组织怕你们应付不过来嘛。而且,人家还要来告诉你们一个情报哦。”

  妖姬笑眯眯地回答,一点都不畏惧师傅。

  ”什么情报?”

  师傅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关于,这个融合了后卿血液的怪物的真身,你难道不想知道他融合前是什么东西吗?”

  妖姬一抬手,房间的门自己关了起来。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