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章 降头师——阿水

  ”黑老鬼,你没开玩笑吧?”

  师傅盯着我对面隐没在黑暗中的男子,语气里甚至有些难以置信。

  ”没和你开玩笑,我刚刚拿到这份情报的时候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不过这是我多次核实之后的结果,不然,我也不会连夜来找你了。”

  被师傅称为黑老鬼的这个男人,语气里透出肯定。

  ”难怪能从十常侍的基地里逃出来,他们还真敢干,将后卿的血液融入了变异妖兽的身体,这培养出来的东西,真是名副其实的怪物啊。”

  师傅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右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起来很是严肃。整个客厅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这安静太诡异了。

  ”这个,后卿真的和传说中一样是僵尸的真祖吗?”

  我傻愣愣地问道,不过我确实对于神话故事里的这些人物深表怀疑,有时候不过是古代人类夸张的说辞罢了。

  人类的神话中,有着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妖魔和鬼怪,僵尸不过是诸多鬼怪中的一员。但是却也是最神秘的的鬼怪,因为没人知道是谁创造了僵尸这一类处在死亡和生存边缘的物种。

  但是,在我们灵异圈,特别是赶尸人心中,公认的三大僵尸真祖,分别为将臣,后卿,旱魃。其中以将臣法力最强,旱魃最为凶残,后卿最为神秘。

  但是,无论是这其中的哪一个,那都是神话中的存在,对于出生在现代社会的我来说,简直像是天方夜谭一般。

  如果你告诉我,一颗导弹能打掉一座房子,我会毫不犹豫的相信。但是如果你告诉我,有个僵尸能将一座小山峰削平,那我肯定会笑话你动画片看太多了!

  然而,事实是,这三大僵尸真祖,无论哪一个都被传的神乎其神!

  ”黑老鬼,你的情报里有没有说过,这个融合了后卿血液的怪物能发挥出后卿几成的实力?”

  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没人理我,却听见师傅开口提问道。

  ”据说,不保守估计是2成,但是不排除可能发挥出4成左右的实力。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别管那个四川富商的命了,和这样的怪物战斗,即便是通天会都需要派出长老级别的高手呢。”

  黑老鬼开口劝说师傅放弃这个委托。

  师傅沉默了良久,随后抬起头看了看我,我正要说话,却看见他对我摇了摇头。

  ”这个委托是我徒儿代替我接下的,我也好几年没有出山了,这僵尸真祖,还真想会一会呢。”

  师傅竟然没有打算放弃委托,这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

  ”诶,你果然还是你啊,这么多年脾气都没有变啊。”

  黑老鬼站了起来,如同一道移动的阴影一般走到了门口,打开了房门。

  ”最后说一句,你可别死了。”

  随后黑老鬼一步迈出了我家的房门,整个人诡异地消失不见了。

  见到黑老鬼走后,我关了门,打开了灯,看见师傅一脸憔悴地坐在椅子上,脸上布满了愁思。

  ”师傅,这个委托,还是放弃吧。虽然我不知道三大僵尸真祖的实力有多强,但是我能猜出来,肯定非常恐怖。我们即便放弃了,也没人会怪我们的。”

  我焦急地对着师傅说道,甚至连黑蛋都跃到了我的身边,对着蒋天心点头。

  师傅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我,轻声说道:”小森啊,男人这辈子不能怂,一次都不能。说到就要做到,即便赴汤蹈火,即便粉身碎骨,也要做到,这才是一个男子汉的举动。”

  这一刻的师傅,明明已经很疲惫,明明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但是他依然在贯彻自己的信念,贯彻自己男人的信念。

  第二天一早,我和师傅收拾好行李,一起走下了楼。因为要带着黑蛋一起去,所以正常的交通途径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我将这个难题丢给了十常侍,等我们下楼的时候,看见一辆黑色的房车停在了我的家门前。

  ”请端木森先生上车。”

  两个黑衣人一脸严肃地为我拉开了车门。

  不过,不得不说,这个反华的灵异组织势力还真是强啊,在2004年的时候,就有了自己的私人飞机。

  一路无话,转了飞机,汽车之后,好不容易到了友谊关附近,坐上船,没几分钟,我和师傅还有黑蛋就到了越南的国境之内。

  当然,签证的问题,是十常侍帮我们搞定的。到了越南那边,住进了酒店之后,十常侍的人前脚刚走,后脚师傅就拉着我出了门。

  我们在的城镇还算比较大的,路上跑着一些看起来挺脏的孩子,治安还算稳定,不过看起来还是比较落后的样子。

  我过去听说越南遍地都是卖小鬼,卖佛像的,到了这里一看,还真是那么回事!特别是路边上,总是不时地出现一些卖这种玩意的小摊位,有几个摊主还非常热情,拉着我和师傅推荐个不停。

  我被缠着很烦,正想发飙,不过师傅却拉了我一把,对着我低声说道:”别发火,这里的摊主都和降头师有关系。别惹麻烦,越南的降头师有些很邪门,招式很诡异。”

  我被师傅这么一说,立刻收了声,紧紧地跟着师傅往前走。

  ”我们去找谁啊?”

  我和师傅在街道上逛了半个小时候,我忍不住问道。

  ”找阿水,我和他约好了这个点在这里见面,怎么还不来?”

  师傅看了看表,随后不满地嘟囔道。

  ”蒋师傅,蒋师傅……”

  就在此时,我听见街道的另一端,开来了一辆挺旧的小轿车,开车的是一个28岁左右的小伙子,皮肤很黑,挺瘦的,身上穿着奇怪的类似道袍一般的衣服,脖子和手上挂了好几串佛珠,此时正微笑着对着我和师傅招手。

  ”阿水来了。”

  师傅轻声说道,随后冲他微笑着挥了挥手。

  车子缓缓停在了我们的面前,随后这个叫做阿水的年轻降头师从车子上走了下来,见到我和师傅之后,显得非常高兴。

  ”好多年没见了,蒋师傅。昨天接到您电话的,今天原本想着早些来接你,结果村子里有一个孩子被野鬼附了身,我去帮忙,所以来晚了。”

  阿水看起来对师傅很尊敬。

  我们被他迎上了轿车,我坐在后排,车子有些颠簸。

  ”这就是端木兄弟吧,我知道蒋师傅收了徒弟,真是羡慕你啊,有个这么好,这么厉害的师傅啊。”

  阿水热情地招呼了我两句。

  ”当年要不是蒋师傅帮忙,我可就被几个邪派的降头师下咒害死了啊,我这条命还是蒋师傅救回来的,现在你们到了越南,放心,一切情报都由我来搞定。”

  阿水拍了拍胸脯,热情地说道。

  我微微一笑,没想到在越南还能遇到这么热情的降头师,原本在我的概念里降头师都是很邪恶,为了一己私利伤天害理之辈。

  如今倒是大大的颠覆了我的观念。

  此时,阿水的手机响了,他一边开车,一边打起了电话。我则转过头,看着越南的风景,这还是我第一次出国,没想到来的就是临近中国的东南亚国家。

  越南并不是一个发达的国家,和中国的关系也一直不是很好,在这里,疾病,饥饿,枪支,毒品,是存在最多的。

  阿水接过电话之后,说了很多越南当地话,我基本上是都没听懂,只是能看出来他的脸色变的很难看。

  ”蒋师傅,我要先回去一次,村子里我早上帮忙驱鬼的女孩子,刚刚暴毙死了。”

  阿水这么一说,我和师傅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一般来说,无论是我们阴阳代理人还是他们降头师,在驱鬼的时候都心里有数。虽然阿水看起来年轻,不过能够成为一个村子里的降头师,那就说明他有几分真本事。

  这样的人不是江湖骗子,不可能装神弄鬼就为了骗钱,所以,他此时来接我们,肯定代表村子里的驱鬼已经完成了。

  驱鬼结束后,委托人还是突然死亡,这样的情况很少,相对来说是非常严重的。

  这不仅会影响一个招魂者的名望和声誉,严重的更会砸了自己的饭碗。

  所以,阿水此时一下子变的紧张起来,我是能理解的。

  ”没事,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师傅打了个哈欠,笑着说道。

  听到了师傅肯帮忙,阿水重新露出了笑容,开着车就往他的村子方向驶了过去。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