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祖师爷爷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如此嚣张地和鬼神说话,更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么年轻的一个青年。

  我趴在地上,看着司马天一身白衣,宛如从武侠小说里走出来的偏偏公子,又如同从天上落下的仙人。

  在我小小的脑袋里从未想到过,我们的圈子里会有一个人如司马天这样飘逸出尘,却又带着一点点的痞气。

  我看见千古一帝鬼神嬴政面前的八匹骏马竟然在不断地往后退缩,就好像站在它们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可怕的天敌一般。血红色的眼睛里露出惊惧,嘶鸣的声音变成了呜咽,八匹骏马都焦躁不安。

  ”我的时间有限,你只有三秒钟的时间考虑,三秒钟后,若你还不退走,那就不用走了。”

  我看着司马天的背影,黑色的长发散落在他的脑后,那些从窗外洒进来的星光一点点被他凝聚到了手里。

  鬼神嬴政之魂没有回答,从开战到现在,我第一次见到这位大帝的魂魄沉默。

  ”三。”

  司马天伸出了右手的三根手指,他的声音里透出一丝丝冰凉。

  嬴政之魂依然没有回答。

  ”二。”

  司马天的左手上,星光就好像活泼的精灵,一个个蹦跳着落在了他的手心中。整个一号坑内,所有的人都盯着司马天,却没有一人说话。

  嬴政之魂依然没有回答,也没有动作。

  ”一。”

  司马天缓缓放下了右手,往前轻轻迈出一步,黑色的长发缓缓飘动,我看见他的侧脸,严肃和冷漠。

  ”杀!”

  嬴政鬼神忽然爆发,身后的黑色鬼气内顷刻间幻化出数个鬼脸,每一个都带着狰狞的表情,冲着司马天狂吼。

  ”星光,绽放。”

  司马天左手高抬,我看见那些汇聚在他手心里的星光在这一刻从他的手心里绽放,就好似是喷泉一般涌了出来。

  越来越多,越来越盛,越来越闪亮。

  我的眼睛深深地被刺痛了,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流,赶忙闭了起来。耳朵里传来厉鬼哭泣的声音,一声声顺着我的耳朵钻入我的脑中。

  那是多么撕心裂肺的哭泣,震撼着我的心灵,让我畏惧。

  我双手蒙住自己的耳朵,身体虽然不能动,但是头还是能转动的,我将脑袋转向看不见光芒的地方。

  这一刻,好似时间过了很久很久,直到有人摸了摸我的脑袋。

  我才慢慢抬起了头,张开了眼睛,此时,一张英俊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带着懒洋洋的笑容。

  ”没事了,小家伙。”

  司马天笑着对我说,笑容里充满了灿烂。

  ”啊!鬼神呢?嬴政之魂呢?”

  我吓的立刻站了起来,却看见原本嬴政之魂漂浮着的地方,此时却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片黑色的印记,好像烧焦的痕迹一般。而刚才还被鬼气缭绕的兵马俑一号坑,在此刻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黑气。甚至连十常侍的三人也都不见了,章邯和王贲之魂也都消失不见,被控制的复活战魂,一个个都重新变成了兵马俑,化作了雕塑。

  ”一切,都过去了……”

  这一刻的我,直直地发愣,只是司马天手中的星光璀璨爆发,便一切都被化解了。仅仅是一人之力就终结了这场天大的危机。

  师傅疲惫地走到了我的身边,摸着我的脸,左看右看,瞧了好半天。

  ”小子,没事吧,你傻啊!这么危险,逃跑啊!”

  师傅抱着我,责骂道,只是声音里带着关切。

  ”蒋天心,你的徒弟吗?”

  司马天飘然走到师傅的身边,轻声问道。

  我看见师傅眼中的激动,就像是粉丝见到了自己热爱的明星,不停地点头。

  ”挺勇敢的孩子,是个好苗子,要是愿意,可以送来通天会,正好,铁山也收了个弟子,也许可以做个伴。”

  司马天说完后,冲我坏坏地笑了笑,蹲下来,望着我。

  ”小家伙,我是通天会的大长老,司马天,活了500多岁了,以后见到我要叫祖师爷爷哦。”

  说完后,他捏了捏我的鼻子,转身离开了。

  他走的时候,依然是一身白衣翩翩,洒脱自在,我缓缓抬头,看见师傅的脸上不知为何布满了泪水,他不是一个爱哭之人,却在此时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泪如雨下。

  ”师傅,为何哭了?”

  我不解地问。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司马天了,我也很久很久没有回通天会了。”

  师傅的声音里带着呜咽。

  那一年的我不知道师傅为何会哭泣,但是很多年后,我才知道,当一个游子多年有家难回的时候心里有多悲伤,有多难过。

  西安之事到此也算是告一段落,太阿剑的追查因为司马天封了嬴政之魂而中断了线索。十常侍的阴谋也彻底失败,师傅和我坐上了回上海的火车。

  当然,最苦逼的还是我师傅了,几次冒险,几次生死危机,最后500W没到手,就拿到了5W多块!气的他差点把那个鹰钩鼻男子再打一顿!要不是行悟和尚拦着,估计那个鹰钩鼻男子真没命当官了。

  不过,能够回家,我心情还是挺好的。

  拿了5W块,怎么也能生活一段时间。

  平静地在家过了7天后,有一日,我正看电视呢,师傅则还在房间里蒙着头睡大觉,房门在此时被敲响了。

  打开门后,看见站在门前的是师傅的老朋友,市里刑侦大队的李大山,而这一次,他还带了一个人来,是一个身材中等,面色泛黄,戴着眼镜的知识分子,看起来和师傅差不多年纪,不过我看他的神色间有些恍惚,站在门口的时候竟然还低声地自言自语,只是说话声音太轻,我听不清楚。

  ”李叔叔好。”

  我乖巧地喊了一声,把他们放了进来。李大山冲我笑了笑,拉着他身后的知识分子的手走进了屋子,而且我特别留意了一下,这个知识分子走路有些踉跄,就好像丢了魂一般,要不是李大山拉着他,他连走路都迈不动步。

  ”蒋天心呢?”

  李大山刚坐在沙发上,立刻问我。

  ”诶,大早上的吵吵什么啊!我刚睡醒,等我几分钟刷个牙。”

  师傅倒是很笃定,只是我能看出来李大山有些着急,我泡了两杯茶放在了他们面前。

  让我奇怪的是,那个戴眼镜的知识分子一看见茶杯上的热气立刻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双脚离地,满脸惊恐蜷缩在了沙发上,就好像这茶杯里有什么怪物似的。

  ”拿开,拿开!”

  他不停地挥手,让我把茶杯挪开。

  李大山微微摇头,将茶杯放到了茶几的另一边,可是这个戴眼镜的知识分子情绪还是很激动,不停地颤抖,眼神飘忽不定,双手双脚胡乱挥舞,一看就是吓坏了。

  我看在眼里,但是嘴上没说,几分钟后师傅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李大山立刻站起来想要说话,却被师傅制止了。

  师傅眉头一皱,脸色一沉,快步走到了这个戴眼镜的知识分子面前,手心一点他的眉心,再一点他的人中,最后轻轻在他的额头上一弹。

  这个知识分子顿时身子一软,昏倒在了沙发上。

  看见他昏倒后,师傅叹了口气,微微摇头,看着李大山说道:”老李啊,这一次又给我找了个麻烦的委托吧。”

  我心里奇怪,这个戴眼镜的男子虽然看起来有些行为怪异,但是我却没从他身上看出任何和鬼怪有关系的症状,一没鬼气,二没附身,三没夺魄。

  但是能被师傅称为麻烦的委托,肯定有我不了解的一面。

  李大山听了师傅的话后,看了看戴眼镜的男子,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档案袋丢给了师傅。

  ”今天早上接到的报案,凶杀现场的照片,采集的现场样本都在这个档案袋里,现在大队里已经开始立案侦查了,我是这个案子的负责人。”

  师傅打开了李大山的档案袋,并没有太多的东西,除掉一些现场采集的样本和笔录外,几张照片吸引了我的注意。

  其中一张照片上,是一个死去的女人,浑身是血,躺在地上,肚子上被破开了一个大洞,肠子,器官流了一地,看起来无比恶心!

  ”恩?你小子怎么没吐?”

  师傅一愣,看着我问道。

  ”为什么要吐?不就是死人吗?”

  我反问了一句,说实话,自从上次华清池看见那么多死人事件和替小王驱鬼之后,我看见死人不会觉得恶心,更不会反胃,就好像免疫了一般,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原因。

  ”老李啊,这是凶杀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是搞灵异的,不是私家侦探。”

  师傅将档案袋丢在了茶几上,不解地问道。

  老李喝了一口茶,随后指着身边戴眼镜的男子说道:”问题就出在这个人的身上,你也看出来了,他不太对劲吧。”

  师傅点点头,回答道:”受了巨大的惊吓,虽然身上没有附身的痕迹,不过他对于热量的惧怕我能推断,他和很厉害的厉鬼接触过。”

  李大山点点头,看着师傅,眼神里带着一丝沉重和严肃。我忽然没来由地感觉到房间里的温度下降了几度,原本阳光灿烂地窗外,竟然渐渐阴沉了下来。

  ”天心啊,这一次是我办案这么多年遇到过最怪,最恐怖的事情,这个男人告诉我,昨晚他看见自己的恐怖小说里钻出来一只红发女鬼,飘到了对面的人家,把那户人家的女主人的肚子撕开,将女主人肚子里的孩子掏出来,生吞了!”

7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祖师爷爷”

  1. 回复 2014/10/21

    夏雪儿

    哎!有点像神话小说啊!这可能不是什么真的哦!

  2. 回复 2014/12/28

    太恐怖了

  3. 回复 2015/01/09

    我半夜还在看哦

    这不怎么恐怖吧,推荐《灵异公寓》,《陈年鬼事》

  4. 回复 2015/03/24

    小白

    在看小说呢 怎么能这样写呢 吓人

  5. 回复 2015/10/18

    俺秀兰

    这样也叫吓人?明明是小清新

  6. 回复 2016/06/29

    Ha ha ha

    愚蠢的人类

  7. 回复 2017/02/16

    白宇

    可以的,期待动漫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