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 招魂大会

  ”小森,看见那个穿道袍的了吗?”

  师傅接着说道,我把眼睛转向另一边,看见一个满脸白色胡子,穿着黑色道袍,仙风道骨的老头。

  这老头面色红润,脸上带着微笑,桌上还放了一把用黑色布片包起来的长剑,一看就是高手。

  ”你猜猜他几岁了?”

  师傅笑着问。

  ”80多了吧?”

  我一愣,随后说道。

  ”哼,他和你师傅同年,今年40都不到。”

  师傅这么一说,我吃惊地差点跳起来!一个满脸白色胡渣的老头,居然40都不到,我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呢。

  ”他叫玄风子,是苍清门执法堂的堂主,和我同年出生,不过修炼了一种很奇特的功法,越修越老,越老道行越深。你别看他是老人模样,但是身手绝对不差,而且擅长镇魂,我听说他有一次独自进入阴间,镇过一只牛头!”

  师傅说的头头是道,我是看的心中惊讶的不行。

  此时玄风子也往我们这里瞟了一眼,瞪了师傅一眼,显得很不友善。

  ”他和我互相看不顺眼,过去交过几次手,以后你要多堤防他。”

  师傅嘱咐道。

  就在此时,我看见斜对面坐着一个小伙子,也就20出头的样子,穿着黄色的T恤,头发还染成了黄色,正在听wolkman,一边听一边还不断地点头,那年头有随身听的都是城里孩子。

  一个城里孩子怎么会出席这样的招魂大会呢?

  ”师傅,那个小伙子是谁啊?”

  我拉了拉师傅问道。

  ”他是代表他师傅来的,他师傅是南海那边的一个散客,叫做游行道人,喜欢到处走走看看,据说收藏了好些宝贝,很多都是坊市里看不到的,这孩子是他这几年收的弟子,听说灵觉不错。只是这一次这么重要的任务,游行道人自己不出席,倒是有些奇怪。”

  师傅一边说着一边摸了摸下巴。

  随后悄悄指着坐在最前面的一个和尚。

  那是一个穿着灰色僧衣,平静的和尚,50岁的样子,闭着眼睛,手上的佛珠慢慢转动,我看着他的时候,心里竟然有一种安宁的感觉,好似世间一切纷纷扰扰都停息了下来。

  ”那是九华山上下来的,行悟和尚,本身道行深不可测,可以说是我们这会议室里道行最深的,是不是能和李岩老头相比这我说不上来。你看见他手上那串佛珠了吗?”

  师傅悄声问道。

  我定睛看去,这佛珠是黑色的,其上竟然有一丝丝淡淡的黑气环绕,却又被金色的微弱光芒压制了。

  ”这佛珠好神啊!”

  我吃惊地说道。

  ”当然神,这佛珠叫化鬼佛珠,每一颗佛珠里都封了一个厉害的厉鬼,全部都由行悟和尚的佛力镇压着,等到鬼气散尽送入地府!可以说,行悟和尚是现代版的地藏菩萨!”

  在我这个孩子的眼睛里,这灯火通明的会议室,看起来高级现代化,坐着的却都是一些比电视里的大侠还厉害的高人。

  此时,有礼仪小姐开始分发资料,师傅拿到资料后,看都不看直接丢给我了。

  此时,主持台上的主持人大声说道:”因为时间比较仓促,所以来不及多做准备,如果有高人不想参加,可以现在退出。”

  结果,刚听到这话,师傅立马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我不参加。”

  说完他拉着我转头就往屋外面走。

  结果他刚走到门口,两个黑衣保镖一下子就把门给挡住了!

  师傅脸色一沉,转头说道:”不是说不想参加可以走吗?”

  我看见师傅的拳头已经攥了起来,显然已经有了怒意。

  ”蒋大师消消气,这次的招魂事宜,人人都可以走,但是你不行。”

  此时从会议室后面的房间走出来一个人,一个穿着黑西装,梳着大背头,鹰钩鼻,很瘦的男子。

  身高在1米8左右,脸色阴沉。

  ”为什么?”

  师傅不满地瞟了他一眼。

  ”因为这里只有你知道龙脉的走向,我说的没错吧?蒋天心大师。”

  这男人的声音很低沉,看人的眼睛里露出如同猎犬一般的凶芒。

  华夏大地,有龙脉的存在,这一点不要说是我们圈子里的人,就算是普通老百姓也是知道的。

  中国以龙为图腾,并不是没有道理的。龙,神秘高贵,强大,它到底是不是存在谁都说不清。

  但是在中国的很多地方,特别是古都地下都会有龙脉的存在,是一些非常霸道的龙气汇聚而成的脉络,长流地下,保护地方的运势!

  所以,很多古都,包括北京,南京,西安等地,在建造建筑或者是规划城市的时候都需要请风水先生来看一看。

  当然很多风水先生都是骗人的,因为龙脉的走向并不是人人都知道,而且能够精准的知晓龙脉分支的分布,这样的人即便是我们圈子里也很少见。

  不巧的是,师傅就是其中之一!

  师傅曾经告诉我,中国龙脉有三大主流,第一,流过西安,第二流过洛阳,第三流过南京。北京地下也有龙脉,但是却不是主脉,而是最大的一条支脉,由很多当时厉害的道士联手布阵围起来的。

  西安地下的是龙脉主流,如果真的要找嬴政之魂,很有可能引起龙脉主流的暴动,那样的话大家的生命都有危险!

  ”天底下不止我一个人知道龙脉的分布,你们在别人吧。”

  师傅去意已决,很坚定地说道。

  ”当然,知道的人确实不少,不过我们时间紧迫,所以没时间再找别人了。”

  长着鹰钩鼻的男人回答道。

  ”时间紧迫?什么意思?”

  师傅一愣。

  ”哈哈,可能梦如晴小姐没有和您说清楚吧。那我就来告诉你一下,这一次为什么要招嬴政之魂,为的是压制西安陈列的那些兵马俑。就在上个月,二号坑出现了怪事,夜里无人之时,一个怪人身穿秦朝的盔甲,手握石剑出现在了二号坑内,还说着一些奇怪的话,身上都是石块和灰尘。虽然很快被我们的保安制服,不过却发生了奇怪的事情,这个被制服的怪人很快化作了石像,变成了兵马俑!之后接二连三的发生类似的怪事,而且都是在晚上,所以我们请了王风大师来看,得出的结果是……”

  还没等这鹰钩鼻的男人说完,师傅就已经插话了。

  ”应该是战魂复活吧。”

  师傅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格外的严肃。

  阴阳代理人最怕遇见的魂魄之一便是战魂!

  所谓战魂,便是生前会武功,有杀气的战士或者将领或者是拳师,他们意志坚定,死后魂魄若是化成厉鬼,会非常难对付,不能降服,只能抹杀!

  兵马俑为嬴政死后陪葬所雕刻的石像,我一直以为就是石像而已,而且1号坑,2号坑发现的很早,怎么可能会发生石像复活的事情,太离谱了!

  只是,我知道,在这会议室里,对方不可能开这种玩笑。

  ”2000多年的时间,即便是战魂也应该分解了。”

  师傅面色不好看,语气里带着质疑,看向王风。

  王风转过头来,坚定地点了点头,随后伸出手,他一直放在桌子下面的手竟然绑着绷带!

  ”我亲自检查的,遇见一只将领级别的战魂复活,还和我大打出手,结果我不小心被打伤了!”

  王风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绷带,露出了其上的伤口,令我吃惊的是伤口居然是绿色的!

  伤口怎么会是绿色的?

  我吃惊地看着王风手背上的伤口,细长的一条,看起来好像是被砍伤的。

  ”好厉害的鬼气,连你都被伤了,看来已经压制不住了!可是你们以为招来嬴政之魂就能压制吗?”

  师傅再次发问道。

  ”这个不用您操心,有行悟大师在,我相信,即便是这位始皇帝的魂魄也能降服住!”

  鹰钩鼻男子看起来很有自信。

  ”降服!别开玩笑了!你知道那是嬴政的魂魄吗?你见到过古代帝皇的魂魄有多恐怖吗?你看见过吗?还是你自己臆测的!”

  师傅显得非常激动,激动的让我有些吃惊,一直以来师傅给我的印象都是老谋深算,看起来年轻,但是很精明很能干,从来不感情用事,这一次他怎么会这么激动!

  ”这个不用您来考虑。”

  鹰钩鼻男子也渐渐失去了耐心,脸色很不好看。

  ”我只问一句,行悟大师,如果嬴政之魂化作鬼神,你有几分把握?”

  师傅看着行悟和尚,一字一句地问道。

  ”阿弥陀佛,5分,如果加上诸位施主相助,因有8分把握。”

  行悟口宣佛号,打了个稽首。

  ”呵呵,那好,明天一早,我会勘测西安地下龙脉情况,绘制主脉分布图,你们要找死,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说着师傅将两个保镖一把推开,夺门而出。

  我正想去追他,却被梦如晴拉住了。

  她弯下腰笑着对我说道:”想知道为什么你师傅这么激动吗?”

  我一愣,随后点了点头。

  ”那是因为,他唯一一次招魂失败就是因为他召回一个帝皇之魂,而且还害死了他的委托人,此事在圈子里流传很广,也是你师傅唯一的败笔哦。”

  梦如晴说的很平淡,然而听在我的耳朵里却是另外一回事!

  招魂失败,委托人被害死,这简直就是阴阳代理人最大的噩梦!

9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 招魂大会”

  1. 回复 2014/09/06

    立花正仁

    挺好的,不用在意那些垃圾话。

    • 回复 2014/09/14

      Anonymous

      你说的别人说的垃圾话,我怎么没看到有别人的评论,而就是你自己的一条回复呢?

      • 回复 2015/10/17

        立花正仁

        怕别人说实话承受不了 先打个预防针呗

  2. 回复 2014/09/19

    美丽有约

    刚看这本书就被迷住了!赞一个!

  3. 回复 2014/09/30

    り日光倾城也未必温暖け

    还不错呢。。。无语呢

  4. 回复 2016/07/13

    Anonymous

    费话太多

  5. 回复 2016/11/12

    陈承一

    知道这个名字吗?陈承一!!!

  6. 回复 2016/12/11

    蛛蛛

    非常好看,一看就上瘾了。

  7. 回复 2017/02/04

    白泽

    啊呀,四木小时候这么懂事呢……在下已经是二周目了哦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