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二章 远赴湘西,夜遇赶尸人

  蒋天心这大叔,典型的吃软不吃硬,你和他和和气气说话没事,要是和他来硬的,那他就是钻进筒子的黄鳝绝不回头!

  ”怎么?上一次在鬼市让你给震退了,你以为老娘真的怕你!”

  马迎春也是仗着人多,胆子也大,真说到道行的话,就算她是11个木牌的老太婆,也不一定是我师傅对手。

  ”要不咱俩拉出去先练练?”

  师傅将凳子一踢,整个人蹭的一下站起来了。

  整个气氛也随之一变,开始变的微妙起来。

  ”好了,都别吵了!都是圈子里有些脸面的人了,这种事情传出去,南北的面子都不好。”

  李岩老头一发话,把师傅的火气给强压下来了。

  ”那就初步定在十天以后,还在这里碰面吧,也不用交手,就比三场,一场招魂,一场封鬼,一场拳脚,可好?”

  魔老太望着李岩老头问道。

  ”好。”

  李岩老头一口答应,也不多逗留,带着我和师傅就走了出去。

  刚走出包厢,师傅就对我说:”你小子一定要赢,要是输了罚你用马桶里的水洗脸!”

  说实话,我虽然见了几次鬼,但是还真没有招过魂,更没有封过鬼,至于谈拳脚,那更扯淡了,完全没有练过武啊!

  回到住处后,师傅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看来还是要揠苗助长一下,明天晚上跟我去一次外地,带你见识见识,招魂和封鬼。”

  我一听他说这话,还没去,我腿就开始发软了……

  要找鬼,有三个要点。

  第一个便是时间,你不可能大半天出去找,最好的时间是12点到凌晨2点之间。

  第二个便是环境,大城市不怎么闹鬼,因为人气足,但是小村庄却不同,人少的地方,就是地气压过人气,容易出不干净的东西。

  第三个便是时机,这里所谓的时机指的就是你的运气,有时候你要是能撞见某个小村庄下土葬,那你可以逗留一下,因为土葬很多讲究,闹不好就出事儿。

  师傅带我去的是如今贵州和重庆接壤的地方,属于湘西的边缘。

  我们到了重庆后,师傅当地有个朋友,是个40多岁的老公安,叫夏河。他告诉师傅,最近湘西附近有乱子。

  据说是赶尸人要经过,好多山路都封了道。

  师傅一听这话,转头对我阴阴一笑……

  赶尸人,这事情一直是很邪乎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赶尸人是普罗大众能接触到最多的一群圈子里的人。

  所以,很多猜想和很多鬼鬼神神之说都在民间传开了。

  其实,有几个误区要纠正。

  赶尸人有门派,而且门派间斗的很凶。

  赶尸人都很丑,但是并不一定坏。

  专业的赶尸人不走官道,走山路,一次不会赶好多尸体,最多3具。

  夏河是当地人,而且对这些不干净的事情多少有所耳闻,他知道我师傅的来意后,就带着我和师傅去找了当地一个老法师。

  据说是赶尸人出身,能让我们近距离接触一次赶尸过程,而且说不定能让我体验一次招魂!

  夏河一路开车,带我们到了位于重庆城郊的老人家。

  刚一进门,师傅就立刻发现不对劲!

  老人是住私房的,也就是自己造的房子,一般都会养条狗看家,可是当我和师傅走到门口的时候,却看见一条大黄狗横躺在了老人家房子的门口。

  七窍流血,四肢僵硬,口吐白沫,竟然是给毒死的!

  就在这时候,我听见房子里传出来一声惨叫:”啊!”

  师傅和夏河两个大叔反应很快,立马冲了进去,结果一推开房子正门,发生的一幕彻底让我们三人惊呆了!

  地面上爬满了各种各样的毒蛇,桌子上,凳子上,至少有20多条,此时都吐着信子游来游去!

  看到这么多蛇,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结果一低头,看见又是之前见到过的青头大蜈蚣在我脚边爬。

  师傅一转头,看见青头大蜈蚣的一刻,眼中怒火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北疆钱家,魔老太,这事情没完!”

  消防队,警察局,市动物保护协会一共来了上百号人才清理了这么多毒蛇毒虫,最后等我们找到老人的时候,已经和门口那条大黄狗一样给毒死了。

  夏河身为老公安,见到这样的场景也是第一次,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师傅更是冷着脸,带着我回了宾馆。

  ”小森,你记住,将来你长大了,无论道行多深,一定不能害人,这是做人的标准,这件事情,等我们十天后回了上海,我自然会和他们算的。”

  师傅这次是动了真怒,我能看的出来。

  没了老人的指点,夏河也忙着在局里办案,我和师傅只能靠自己去碰碰运气了。租了辆车后,师傅开着我进了山区。

  这一开,七绕八拐,很快就到了晚上,愣是一个人都没见着,鬼影都每一个。

  眼看天色暗了下来,我说:”师傅,不行咱们回去吧?”

  这时候我才瞅见,师傅正拿着地图瞧个不停,居然是迷路了!

  那年头可没有GPS啊,迷了路只能靠地图,结果师傅这路盲,看了半天硬是没找到回去的方向,无奈之下,只能继续开着山路往前。

  不过幸运的是,很快我们就借着车灯光看见前方有一座挺大的破房子。

  我和师傅决定在那里住一晚上,下了车之后,我瞅了瞅这房子,挺老的,不过看造法还是现代手法,门虚掩着,把守上拴着一根白线。

  我正要大声问一问有没有人,却看见门自动打开了,师傅一把把我护在身后,朗声说道:”桥归桥,路归路,在下阴阳代理人将天心,里面是哪路朋友?”

  里面很快传出了声音。

  ”湘西凤凰一脉赶尸人,朋友进来吧,很快就要变天下雨了。”

  声音很低沉,但是带着人气。

  师傅带着我走了进去,我一进去就爱看见里面坐着两个人,两个奇丑无比的大汉!

  后来我才知道,门上栓一根白线,意思是破屋有主,暂借一夜的意思。其实不是给人看的,是给厉鬼看的。

  因为厉鬼有时候会寄宿在乡间破屋或者是房子里,这时候挂一根白线意思就是警告一下,让厉鬼别进门。

  我和师傅进去之后,看见里面有一堆烧的很旺的篝火,两个奇丑的男子,以及放在角落里,避开月光的三个白色长条大袋子,好像装着什么东西。

  这两个男子一个五官都挤在一起,头特别大,秃头,笑起来我都看不见他眼睛,另一个正好相反,头很小,但是眼睛长的很开,我很怀疑他是不是能看见前方。

  但是两人都很强壮,阳气很足。

  我和师傅凑在篝火边上,刚一坐下,对面那个大头就笑着说道:”原来是蒋天心师傅啊,听说您招魂的本事很高,幸会幸会。”

  师傅也是微微一笑,拱手施了个礼,接着寒暄了几句,就在这时候,果然外面刮起了风,下起了暴雨。

  我们四人也都乏了,准备睡觉。

  结果,我刚躺下没多久,就发生了怪事……

  赶尸的时候,切记晒到月光,切记淋雨,切记放在坟场,不然都可能尸变。

  尸变不是只在电视里出现的,每一年赶尸人都会有人被僵尸咬死,逃出去的僵尸也要负责收回。

  当年成都僵尸事件,就是一次赶尸失误造成的,结果进了城市,祸害了好多人。

  我们四人在这破房子内睡觉,我正睡着,却感觉有点凉,抬头一看,篝火竟然给灭了!有野外生存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样一堆篝火要烧完是很慢的,怎么可能刚刚睡下去火就灭了呢?

  我正纳闷,却听见角落里三个白色的大袋子装着的东西,有些许响声传来。

  好像是指甲在扣布袋的声音。

  ”兹啦,兹啦,兹啦……”

  这一刻,我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

  ”尼玛,老子没这么走运吧!第一次遇见赶尸人就出事?”

  当时我胆子确实小,捂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后发现”兹啦”的声音没有了,还自己骗自己,应该是我听错了,这破房子不知道哪里字响。

  强迫自己闭上眼睛,硬要自己睡着。

  可是脑子里全都转着电视里行尸吃人的画面,哪能睡的着呢?

  我推了推师傅,结果这臭大叔睡的和猪一样沉,推都推不醒!

  又看了看那赶尸人哥俩,我靠,睡的比我师傅还沉!合着我是和三头猪睡在一起!

  没办法,我仗着胆子,操起一根木棍,走到了那三个白色的布袋边上,这布袋看起来挺结实的,我慢慢靠近,紧张的呼吸都要挺住了。

  脚一点点往前移,身子慢慢往前送。

  终于到了白色布袋前的一刻,我伸出木棍,轻轻点了点第一个白色布袋,没有反应!我松了口气。

  再继续点第二个布袋,木棍戳了几下,白色布袋还是没有反应!我心里渐渐安定下来。

  ”一定是我心里作用!”

  我还强装笑脸地自我安慰。

  此时,走到第三个白色布袋前,伸出木棍,点在了第三个布袋上,依然没有反应,很安静,没动静。

  ”哈哈,肯定是我心里原因。”

  我笑了笑,擦去额头上的冷汗,正想走回去睡觉,就在这时候,我下意识的一转头,看见白色布袋的顶部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一个洞!

  而此时,正有一双睁着的眼睛望着我,血红血红的!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