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殡仪馆里遇见幽魂

  我一直以为师傅说的练胆子是将我丢到乱坟岗或者是墓地里呆一个晚上,后来转念一想,上海哪里来的乱坟岗,墓地都有值班看护。

  于是我就很不明白师傅所说的练胆子是什么意思。

  结果到了晚上,师傅带着我一出门,绕道进了上海的一家殡仪馆后,我看见他熟门熟路地和门卫知会了一声,就进去了。

  当时那门卫看见师傅来了以后低声说了一句:”蒋师傅,里面又有不干净的东西了。”

  我看见师傅阴险一笑指了指我说道:”我徒弟会搞定的。”

  我当时就想破口大骂!

  我搞定个球啊!

  这就是所谓的练胆子啊!

  现代社会,殡仪馆比坟地要邪,这是不争的事实。

  因为坟地里存着的是骨灰,但是殡仪馆会放尸体。

  师傅带我来殡仪馆后,一进门就开溜了,随后反手将殡仪馆的门给反锁了!

  ”臭大叔,你干嘛?”

  我回头大喊,看这家伙动作特快,三下五除二就把大门给锁的死死的。

  ”嘿嘿,告诉你啊,臭小子。二楼有个尸体今天停放过,不过现在火化了,可惜怨气太重,留下了阴魂不散。你在这里呆上一晚上就算通过练胆了,放心,它杀不死你,最多就是上你的身而已。好了,我明天一早来接你哈。”

  蒋天心一边说着一边就真走了。

  我开始还以为这家伙是耍耍我,结果,我看见他一溜烟跑出了大门,甚至还拉着几个被鬼魂吓到的门卫小哥出去喝酒去了!

  他们一走,我一转头,看着身后一片漆黑的偌大殡仪馆,想着大叔的话。

  二楼有个阴魂,会上人的身……

  我决定很没志气的在这个门口睡一晚上。

  幸好外面还有月光照下来,头顶上还有一盏能照明的白炽灯,至少能让我看见点光,而且我能看见玻璃外面的路灯,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我正准备躲在角落里迷糊一夜,争取早点睡着的时候。

  却看见头顶上一直亮着的白炽灯,忽然间灭了!

  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断电或者是灯泡破裂的声音。

  整个一楼大厅一下子就暗了下来!

  就在此时,我听见二楼传来推门的声音。

  ”吱嘎……”

  这一下,我的心一下子就收紧了,果然有鬼!

  我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方楼梯的方向,那里虽然一片黑暗,但是在微弱的光芒下,我还能看见一些些许的画面。

  楼梯一直是安静的,没有任何声响。

  除了刚刚那一声吱嘎声外,整个殡仪馆也都安静了下来。

  但是这种安静却更加让人害怕。

  那些黑暗,那些楼梯,那些门,那些窗户,每一个都好像变成了巨大的鬼影,好像随时随地就会有鬼怪从那些地方走出来。

  我退到了角落里,背靠着墙,不敢说话,甚至连喘气都有很小声。

  ”臭大叔,要是我能活下来,你一个月别想吃饭!”

  我想缓解自己的压力,不断地嘟哝着什么。

  你还别说,自言自语这时候还真有用,我的心稍稍安定了一点,加上确实没有任何声响,我渐渐地平复了心情。

  我微微低头,看见自己的鞋带松了,弯下腰去系鞋带,就在我一弯腰的功夫,却感觉背后一阵发凉,好似有人从我背后经过一般。

  我猛的抬头,这一刻,我看见就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张脸!

  就在我前方1厘米的地方,一张比冰雪还苍白,耷拉着眼角,嘴唇鲜红的鬼脸这看着我!!

  这是我和阴魂第一次面对面接触,这么近的距离,几乎就是脸贴着脸。

  我感觉到皮肤上传来冰冷的感觉,甚至有些刺痛我的神经。

  它看着我,眼睛是一片漆黑,浑浊,没有任何的感情。

  ”妈呀!”

  我一声大吼,就想后退,但是身子往后一顶才发现,我在角落里!

  ”你,你别过来啊,你别过来,我师傅很厉害的,很厉害的啊!”

  我大声喊叫,这鬼地方,一个人都没有,我都要哭出来了。

  这阴魂却好似一点都没听懂,又慢慢飘过来,我注意到它只有头,几乎没有身子。臭大叔说过,这类阴魂都是身前太小肚鸡肠,总是看别人的好,脖子伸的太长,死后化作的厉鬼,所以没有身体,只有一个头和脖子。

  ”你,你别过来,我有镇魂符,一发出来,你丫的就玩完了啊!”

  我假装胡乱地在口袋里摸,这时候整个人脑子全乱套了,什么镇定,什么冷静,都被我抛脑后了!

  ”你,是,阴阳代理人吗?”

  没想到,这阴魂竟然口吐人言,虽然说话很慢,但是我还是听懂了,当然这声音就像飘起来似的。

  ”是,是的,你别告诉我,你最憎恨阴阳代理人啊,我是刚入门的,鬼大哥啊,我真是刚入门的,你看我小胳膊小腿的,不好吃,不好附身啊!”

  我一统胡天海地地乱嚎!

  ”我,有事,要委托,你们……”

  就在我大哭大闹之际,却听到了对面说的这么一句话。

  整个人一愣,抹掉眼泪,吃惊地看着面前的阴魂。

  ”你有委托!”

  我又重复了一遍它的话。

  用臭大叔的话来说,我是狗屎运太好,本来是一场他特意安排的练胆考验,结果这阴魂遗愿未了,委托了我们。

  当然,阴魂是给不了报酬的,所以大叔不肯接。

  但是当时为了能够安全脱身,我是一百个答应了这阴魂的要求,于是这单委托就压到了我的肩上。

  当然,臭大叔还是会帮忙的,毕竟我以不烧饭,不洗衣服为要挟,逼他帮忙!

  委托内容是这样的。

  死者是个年轻男子,工作稳定,但是喜欢到处凑热闹,看别人笑话,但是为人乐观,有个可爱的女朋友。死因是因为食物中毒,被认定是意外事故。

  但是,他死后,却对女朋友念念不忘,想让我们带他去见他女朋友最后一面。

  委托看起来很简单,但是令我意外的是,等我真的接下了这单委托后,我才知道,事情远远没有我想的那么单纯。

  这也绝对不是一场意外事故……

  作为一个阴阳代理人,有时候委托的确是会来自阴魂或者厉鬼。

  虽然师傅不接厉鬼的委托,但是这种现象在我们行业里并不少见。

  于是,如何在接受了阴魂的委托后,代表阴魂去和活人商谈,并且让他们确信,能够看见自己死去的朋友亲人,并且毫无危险。

  这就变成了一个非常大的难题,也是成为一个优秀阴阳代理人的准则。

  当时十岁的我,在大叔不怎么肯帮忙的情况下,自己找到了那时候家主虹口区的王小姐,也就是殡仪馆里那个阴魂的女朋友。

  只是,我见到这女孩子的第一眼就看出,她不是善类!

  老话说的好,耳后见腮者刁也。

  当然这是粗浅的看相之术,然而当我见到王小姐的时候,正好是从背后看见她的,她个子不高,也就1.55米左右,穿的很性感,也很暴露,大夏天的一条热裤短的不像话。而且浓妆艳抹的。

  我从背后就看见了她的两边腮帮子,走路也是一扭一扭。

  四周路过的男性各个驻足围观,招蜂引蝶,很是浪骚。

  我师傅看了这女人之后,先是咳嗽了两声,接着义正言辞地数道:”小森啊,这个委托比较复杂,你还太小,算了为师来帮你一把吧。”

  这臭大叔见色忘义!一见到这王小姐立刻就跳出来要帮我的忙,我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他一把。

  我一直以为师傅接手了这委托,肯定马到成功。

  结果当我师傅追上这个王小姐,开口对她说,她死去的前男友想要见她最后一面的时候。

  王小姐很鄙夷地看了我师傅一眼说道:”老男人一个,想要追我还用这种恐怖故事吓唬我,神经病啊!”

  于是师傅满面泪水地走了回来,悲壮地说了一声:”这年头,说点实话还没人信了!”

  当然我们不会这么快放弃。

  要想让一个人相信我们的话,就得先弄清楚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师傅在圈子里名气大,自然黑道白道都认识点人,那时候在市公安局有老熟人,直接调阅了她的档案。

  结果,不瞅不知道,一瞅吓一跳!

  这女的年纪轻轻,但是结婚三次,丈夫都是意外死亡,给她留下了大笔财产!

  这一个发现,让师傅眉头微微一皱。

  ”晚上我们跟踪她一次,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师傅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档案室。

8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六章 殡仪馆里遇见幽魂”

  1. 回复 2014/04/11

    栗泾棋

    行脚写的很好

  2. 回复 2014/09/13

    你爹

    垃圾,一堆大白话,看到这实在看不下去了

    • 回复 2016/07/17

      Anonymous

      你妈,不看就滚蛋

    • 回复 2016/07/25

      天道不仁

      不看滚

  3. 回复 2015/02/03

    同情丨不需要

    不愿意看别看,谁逼你看了

  4. 回复 2015/08/11

    鹅鹅鹅

    还可以,就是有点啰嗦。

  5. 回复 2016/08/02

    labubu

    我是最后一个评论吧

  6. 回复 2016/12/11

    youare

    不看滚,别bb
    就你有个鸡巴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