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第十七章 笑面虎

  丰海行的强势出场,也带动了整个天下尸会的气氛,疤子脸整张脸就和猪肝的颜色差不多,自己精心炼制的女尸在对方的阴阳双尸手下一个照面就给灭了,虽然敌不过云火一脉也是在情理之中,但是输的这么快却也让他一时间颜面扫地。

  “你先下去吧。”

  苦头鬼扯了疤子脸的手一下,疤子脸微微点头,灰溜溜地下了台。

  “我们云火一脉低调隐世多年,如今一出,势必要夺下天下尸会尸魁之位,若是在场有炼尸同行不服,尽可以发起挑战,我们云火一脉的阴阳双尸接着就行。”

  丰海行的口气很大,但也有底气。

  四周安静了下来,有细小的窃窃私语的声音传来,丰海行和一众云火一脉的弟子目光掠过每个炼尸人的脸,最后落在了人群中的钱开眼身上。

  “素问北疆钱家家大业大,实力深不可测,只是不知道这一次钱家三少爷来天下尸会可是带了什么大宝贝吗?请上台来让我们诸位开开眼。”

  丰海行的确太骄狂了,此时竟然主动挑衅坐在台下的钱开眼,四周的人也都将目光落在了钱开眼的身上,这位钱家的三少爷在江湖上的名头那可是大的很。

  钱开眼,今天才三十出头,未到四十,可是比起钱家其他那些低调的少爷,钱开眼二十多年前,还只有十来岁的时候就开始闯荡江湖,十五岁那年带领钱家的一众高手血洗了北疆一处家族,灭了这家族内上百口人,夺了这家族的镇门毒宝。

  之后更是培养自己的势力,在北疆甚至整个中国灵异圈都拥有非常重的话语权,尤其是十年前,他去大漠赴七魔窟之一的三魔头之约,回来之后,大漠七魔窟之一从此彻底消失。

  从此以后,他在江湖上的地位就更重了,而且仗着北疆钱家的大势力,他手上的料更是多不胜数,这一次参加天下尸会也是有备而来,不一定就是为了夺这尸魁之位,真正的目的耐人寻味。

  但是至少蒋天心是知道他身边那口棺材里装着的是什么玩意儿,如今丰海行傲慢地挑衅钱开眼,这一举动在他和白骨眼中可谓是愚蠢至极。

  钱开眼笑了笑,身上没有一丝杀气甚至没有一丝争斗之意,他总是这样,从来都是笑着对人,只是这笑容下面藏着的是什么却谁都不知道,说他是笑面虎也不为过。

  “丰兄弟这是在逼我啊,我可没想过这么早就上台的。再说,你这阴阳双尸这么厉害,我怕是敌不过啊……”

  他这话听起来是谦虚,实际上不过是在用他特有的语气警告丰海行别来惹他,只是丰海行也是被骄傲冲昏了脑子,此刻立刻接话道:“都说钱家三少爷手中必是精品,想来你身边棺材里装着的也是极品僵尸,肯定也是冲着是尸魁之名来的,既然迟早你我之间都有一争,倒不如先来比一比。请上台!”

  他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钱开眼表情未变,只是冷笑一声,点了点头仿佛万般无奈似地喊道:“既然丰兄弟一再邀请我上台来,我也不能抹了大家伙的面子,得了,我就上台来展示展示。小的们,抬棺上台!”

  他说完后一挥手,身后钱家的随从一共八人站在了被黑布照着的棺材两边,这八人都是身强力壮的大汉,身上的肌肉一看就非常强壮而且有惊人的爆发力,加上八人肯定都有功夫在身,这力道比平常人大出好几倍都不稀奇。但是,就是这八个人,抬棺材的时候竟然一个个全都脸色紧张而且非常凝重,棺材倒是不重,八个人轻而易举地就抬了起来,但是抬棺上台的时候,这八个人竟然走的极慢,似乎生怕摇醒了棺材里的僵尸。

  “钱三少爷这棺材可真是宝贝啊,找了八个练家子还抬的这么小心。”

  丰海行冷笑了一声,钱开眼却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直到这八个大汉把棺材抬上了台,却见八个大汉的额头上竟然都有丝丝汗珠渗出来,当真是紧张到了极点。

  钱开眼笑眯眯地走到棺材边上,伸手一把扯下了棺材上的黑布,此时一个精美绝伦的棺材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棺材尺寸并不夸张,但是却是用极难得的陈年黄花梨做的棺材身,棺材盖是一大块白玉,白玉上镶嵌着七块宝石,这七块宝石颜色竟然都不相同,却晶莹剔透,当然,如果仅仅如此这棺材也就只是一件奢侈品罢了,可是在场的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在棺材的四周,刻着密密麻麻但是非常整齐的咒文,这些咒文全部都是以梵文所写,且又小又密,当然,最关键的是这所有的咒文都被施加了莫大的佛力,每一个咒文之间都相互联系,形成一种强大的佛力磁场,为的应该就是封印这棺材里装着的僵尸。

  看一把剑的好坏,首先要看配它的剑鞘的好坏,同样的道理,能够以这种堪称法宝级别的棺材来犯封印的僵尸一定非常强大,四周炼尸人的兴趣被大大地调动了起来,而丰海行的脸色此刻也有一些不好看起来。

  “三年前,我在藏区遇到了一位老僧人,这棺材上的梵文和加持就是他帮忙弄的,也算不上什么好东西,拿出来在大家面前献丑了。”

  钱开眼笑着笑道,对台下面的炼尸人拱了拱手。

  “哼,这棺材的确是不错,就是不知道装在这棺材里的僵尸如何了,还请钱三少爷开棺吧。”

  丰海行冷笑着说道,钱开眼瞟了他一眼道:“还不急,再等片刻,等外头的明月到了天顶,月华之力最强的时候再开棺不迟。”

  说完后,他身后的随从找了把椅子过来,他笃定地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蒋天心朝外瞧了瞧,月亮已经接近天顶,的确这洞窟内的月华之力也在不断地提升,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四周的僵尸们一个个变的越发精神,身上散发出的尸气也越来越浓重。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月亮升到最高点的那一刻,钱开眼猛地睁开眼睛,低声说道:“小的们,开棺吧。”

  说话间他自己从大袖内拿出了一个紫色的小铃铛,这紫色的小铃铛看着像是阴铃,可是比阴铃要大一点,模样更像是密宗的转轮经。

  八个大汉紧张地走到了棺材边上,八人互相看了看彼此,然后一起抓住棺材板的边缘,狠狠这么一抬,八个大汉同时发出大吼的声音,喊声中充满了浑厚的阳刚之气,棺材板飞起,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一股墨绿色的尸气从棺材内涌了出来,丰海行看到这一幕立刻喊道:“快退,别靠近。”

  他和云火一脉的人都迅速往后退,而四周围观的炼尸人也都纷纷后退,只有那八个来不及逃走的大汉被这突然包围过来的尸气覆盖在了身体上,墨绿色的尸气将他们八人遮蔽笼罩,很快从尸气中传出了异常痛苦的惨叫声,一个大汉拼命冲出了尸气内,想要跑进紫光结界中,这个大汉全身已经溃烂,脸上,身上没有一块好皮,眼珠子里还在不断地往外渗血。

  可就在他走到紫光结界边缘的一刻,猛然间一只干枯的大手抓住了他的肩膀,硬生生把他给扯了回来,那是一只皮肤破败,血肉腐烂,让人看了直犯恶心的大手!

  大汉被大手抓住后,惊慌失措地喊道:“别碰我,救命,救命……”

  可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半骷髅半血肉的恐怖头颅从浓烈的尸气内冲出,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碎了这个大汉的脖子!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