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第十四章 尸斗

  棺材用铁的来做,是炼尸人中的大忌!

  之所以用木头做成棺材,是因为木头里有灵性,有灵性之物才能够施加符咒在其上,养尸的同时还要镇尸,镇住了僵尸才能够炼尸。

  但是,铁块却不是刻画符咒的绝佳之物,当然,经过特殊炼化的精铁,或者是有阵法符文高手出手帮忙,这些情况就要另算了。

  但是,怎么看这散客手上的铁棺材都不像是有刻画过任何的符咒,其上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灵气透出,如此一来,让人觉得他很有可能是个外行人,就算不是外行人,也应该是一个冒冒失失的家伙。

  但是,能够参加天下尸会,而且还敢叫头彩的人,真的会是一个外行人吗?

  一只手拎着棺材,他的脚步走的很慢,脸上蒙着黑布,头上的斗笠则遮住了他的眼睛,每走一步这地面都会显露出几道碎纹,一看就知道这棺材肯定非常重。

  “棺材真够重的,这家伙的臂力真是惊人啊。”“看起来可能还真有可能是个高手。”

  四周的人开始悄声议论着,细碎的声音里透出将信将疑的感觉。

  “铿……”

  一声脆响,男子走到了苦头鬼的身边,将棺材放下来后,他一言不发,低下头将铁链子给解开了,这一幕着实让四周的人吃了一惊,就这么毫无顾忌,没有用任何的法术就要解开铁链子放出里面的僵尸?眼前之人是有多自信?如果僵尸暴走,第一个杀死的人就是他这个炼尸人。

  铁链一圈接着一圈被解开,棺材盖显得又厚又重,只见此人一只手扒在棺材盖边缘,重重这么一推,棺材盖猛地飞了出去,四周之人全都往后退了一步,有几个炼尸人甚至放出了自己的僵尸用来警戒和护卫。

  而就在此刻,让人意料之外的一幕发生了,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不是一头僵尸,而是一个人,一个穿着黑色外套,看起来大约40岁左右的男子!

  “你的僵尸是个人?”

  苦头鬼皱起了眉头,低声喝问道,四周围观之人也大多露出了不解的表情,只是蒋天心和白骨却都微微点头说道:“原来如此,这手段倒也算是巧妙了。”

  “你可知这是天下尸会,不是你们寻衅找乐子的地方,要是今天不解释清楚,我会让你知道得罪大元天成府的后果!”

  苦头鬼爆喝了一声,抬手一把抓住了这大个子的肩膀,然而此时却听见从棺材里爬出的男子笑着说道:“苦头鬼前辈何必动怒,我自然知道参加天下尸会的规矩,我也是炼尸之人也不过只是一个散客又怎么敢得罪大元天成府呢?”

  他一跃跳出了铁棺材,然后目光看向四周的炼尸人,最终一伸手“啪”的一下打掉了他身边站着的大个子头上的斗笠,斗笠在空中翻转了几圈,落地之后,众人定睛一望,此刻大家都清楚地看见面前的大个子双眼竟然泛出绿光,而且那双眼睛里也没有一丝神采,倒是透出深沉的杀意和冷漠,一看就知道这肯定不是人类的眼睛!

  “他,他不是人类,他是僵尸?”

  有人喊了起来,男子哈哈一笑说道:“说对了,我不过只是用了不一样的方法向大家展示了一下我控尸的能力,这是我炼制的僵尸,有20年道行,我从二十岁那年开始养它,用上了湘西古丈一个赶尸人寨子里的秘术,才短短二十年的时间,它已经有了一丝灵智,能够说简单的话。而且,还完全臣服于我,听从我的命令。更是力大无穷,刀剑难伤,我想,我这个头彩开的是否够好呢?”

  他最后一句话是回问苦头鬼,苦头鬼冷笑一声,拍了拍手,旋即全场都鼓起掌来,不得不说这铁棺材主人的头彩开的够巧妙,这僵尸也足够份量来参加这一场天下尸会,虽然才20年的道行,可是光是它能够口吐人言,有了简单的灵智,这一条就足够让它力压今天很多的炼尸人。

  头彩已开,鼓掌结束后全场倒是一片安静,能接这一茬的人这里不是没有,但是有不少都愿意观望一下。

  却在此时,有人站起身来了!

  “俺们几兄弟来试试呗。”

  所有人都听见了后排传来的声音,转头一看,立刻都惊讶起来,这说话之人赫然就是之前在林子里对上蒋天心的疤子脸,他此时带头站了起来,还是那副凶神恶煞的表情。

  “哦?这不是疤脸吗?倒是有段日子没见着了,快快上台来,比上一比!”

  苦头鬼显然是认识疤子脸的,此时见都对方站起身来,立刻露出笑容招手让疤子脸上台来,而四周有不少炼尸人都认识疤子脸,此刻场面又热闹了起来,不少炼尸人对疤子脸拍手叫好。

  疤子脸带着几个“兄弟”走上了台去,扛着一口用黑布遮着的棺材,当然,他带的兄弟可都不是人,而是僵尸,虽然是寻常的僵尸,但是数量不少,而且如此服从管教,也是难得。

  疤子脸一边摇阴铃,身后的僵尸缓慢地跟了上来,上了台后疤子脸瞄了一眼对面铁棺材的主人,冷笑着说:“如今这世道,不开眼的人还真是多,以为耍点小花招就能敷衍了事,才二十年的道行,也就通了一丝灵智也敢来开头彩,还敢叫板天下尸会,小子啊,你是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疤子脸的嗓音沙哑,说话的时候用眼睛斜瞄对方,让铁棺材的主人很是不满。

  “疤脸,这一次带来什么好料啊?”

  苦头鬼拍了拍刀疤脸的肩膀,对方冷冷一笑说:“也不是什么太好的东西,前阵子我去了一次西安,在一户废弃的农家茅舍借宿的时候发现这旁边有一口被掩埋起来的水井,到了晚上,有一个女鬼来害命,被我收了之后为了求我放它一条生路就告诉我,它的身子在这水井里已经泡了一百多年,而且已经化作了僵尸,它知道我是个炼尸人,就想以此来作为放它走的交换。我灭了它之后,震碎了水井上的石头,果然从里面蹦出了一头僵尸,在水里浸泡百年,但是身体却不腐烂,不仅有了灵智,而且还吸收了足够的地底怨气,一出来就想吞吐月华之力,我在它成型前将它给封了。如今也炼了一段时间,拿出来给诸位同行看看。”

  说话间,他猛地举起手掀开了身边棺材上盖着的黑布,随后四周的僵尸一起发力,将棺材板给抬了起来,这一开棺,却见其中有大量绿色的尸气往外冒,一个颇为低沉的吼声从棺材中传来。

  “三清在上,道法通玄,我炼尸一脉也是道法之一,大家瞅瞅我这古控尸法可好?”

  他手诀连连变化,左右双手交替环绕,随后伸手手指一点棺材,棺材内立刻飘起了一具女人尸体,身上披着白布,头发很少但是很长,面目已经彻底烂了,一只眼睛也瞎了,可是另一只眼睛里却放出夺目的绿芒,张开嘴,能够看见其嘴里长着的长长的尸牙,估摸着也有五六厘米长,疤子脸手指一点地面,这僵尸稳稳地落在了地上,安静地站在了所有人面前。

  “哼,不就是一具道行百年的女僵尸吗?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铁棺材的主人不以为意地说道。

  疤子脸冷冷一笑,随后伸手一拍女僵尸的背,女僵尸立刻发出一声怒吼,身子跟着一动,居然以迅雷之势冲到了铁棺材主人的僵尸面前,一抬手捏住了大个子僵尸的双臂,接着狠狠一扯,大个子僵尸的双臂竟然在此刻被整个扯了下来。

  “你干什么?”

  铁棺材主人大吃一惊地喊道。

  “我只是让你开开眼。”

  疤子脸冷笑着回答道。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