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百五十二章 太上忘情

  老子想要自由,其实比起被放逐到众神之巅的女娲而言,一直活在鸿元阴影下的老子,反而更受到约束,他没有自由,一直都没有。

  时空锁定,乾坤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面对司马天来势汹汹的神兽之力,老子进入了太上忘情状态后,更显得从容。

  双方基本上实力相当,一个法术超群,一个力量惊人。

  但是,这样的平衡并没有能保持太久,随着许佛和接引的醒来,接引全身佛光被许佛偷袭之后震散,散开的巨大气劲还是波及到了一边的老子,一丝佛光钻入了老子的身体内,形成了巨大的反应,他慢慢地清醒了过来,神志开始一点点变的清晰。

  “师傅,师傅……”

  有声音在他耳边回荡,他慢慢地转过头,却看见一个人站在他的身边,那是一个眉宇间很冰冷,长相英俊中带着冷酷的少年,他叫冰海,是断情人半颗心脏所化,也是老子最喜爱的弟子。

  “冰海……”

  老子喃喃道,伸出手想要去抓冰海的手,可是就在他的手伸到一半的时候,却见一片白影落下,老子抬起头,看见另一个自己站在了面前,一样的脸,一样的衣服,一样的银发白须,只是对方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感情,看不出是喜是悲。

  这是太上忘情状态下的老子,但是他们不应该见面,一个状态下的老子和另一个状态下的老子是不能相见的,也无法相见,只是今天,似乎有一些古怪的事情发生了。

  而此时,司马天和许佛似乎也看出了老子的一些古怪状态,司马天往后回撤了一步,奇怪地皱了皱眉头,而许佛则低声说道:“看来不需要你出手,老子自己的事情让他自己摆平,你去帮断情人,我去帮黑蛋,这场绝张也应该进入结尾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老子吃惊地看着眼前太上忘情状态下的自己,而对方却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伸手抓住了他手腕,很用力,仿佛不想松开一般。

  “你应该去和司马天一战,而不是留在这里,我命令你,离开!”

  老子厉声说道,然而,很快他就听见了对方的一声嗤笑,很清晰地看见对方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听见眼前太上忘情状态下的自己低声说道:“真是孱弱的圣人,你为了自由选择让我来战斗,可是你别忘记了,我就是你,你也是我。我们是一体的,只是,如今在我看来,你不配命令和支配我,因为你太弱小了!”

  老子一怔,微微皱起了眉头,而此时断情人和通天教主的大战却因为司马天的加入而一百八十度大转变,通天教主的优势本来就不明显,此时同时面对断情人和司马天,立刻捉襟见肘起来。

  黑蛋和玄黄三老之间的对决,在许佛没参加之前就已经没有了悬念,我看着天地棋局上的一场场大战接近了尾声,这才缓缓抬起头看向了鸿元说道:“我已经赢了。”

  鸿元却毫不在意地挥挥手道:“是的,你我也应该交手了,不过在此之前难道你不想看看老子内心的大战吗?我很期待,他是否能够从太上忘情中走出来,如果能够走出来,他就有可能踏入道佛之路。”

  “我的确就是你,可是,我更理智,你只知道杀戮,这样的你空有力量却没有境界。”

  老子喊道,可是面前的太上忘情却低声说道:“真是愚蠢,你说这些话前似乎忘记了,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为什么会拥有比你更强大的力量?难道我不是你修炼出来的吗?而且,你应该很早前就知道,你所修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时空之道,而是忘情之道,鸿元教给你的看似是控制时空的方法,可是时空根本就无法真正被控制,时间的流逝,空间的变迁,这些都是忘情的前提,所以你才会修炼出了我,所以我才会诞生,难道不是吗?”

  太上忘情状态下的老子一语道出了惊人的天机,更让老子自己呆立当场。

  “什么有趣的事情?看着自己的弟子被自己修出的魔性吞噬是有趣的事情?鸿元,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变态。”

  我斥责了一句,鸿元却瞥了我一眼后说道:“有些事情你并不知道,当年我传授给老子时空之道前,曾经问过他,是不是想要变强?老子告诉我,他想要守护一切,需要最强大的力量。于是我才传授了他时空之道,但是变的强大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而老子的时空之道的代价就是衍生出来的忘情之道,也是最冷酷的道,当然,对于他而言如今的太上忘情状态是他的一个考验,如果闯过了这个考验,他也许就会鲤鱼跃龙门,要是闯不过去,也许,就会少一个圣人,一切都是当年的选择留下的结果,种什么因得什么果的道理,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吧。”

  鸿元一番话我并不想反驳,因为的确是如此,老子自己的难怪只有让他自己闯过去,只是,太上忘情状态本来就比他自己本体要强,这个难怪,如何才能闯?

  “你什么意思?想要夺权?”

  老子低声问道,对面的太上忘情状态下的他却低声笑了起来,摇摇头说道:“真是可怜,你根本就不明白,我不是夺权,而是来拿回本来就应该属于我的东西。”

  老子一怔,对方的话他没听懂。

  “没听懂是吗?那么,我就来让你回忆一下,你还记得从盘古身体内分化出来的时候吗?那些记忆你还有吗?”

  对方一说,老子皱着眉头,脑海里开始回忆,渐渐地清晰起来,同时他的双眼内伴随着深深的惊讶。

  “想起来了是吗?是的,你从盘古身体内分离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是无情的状态,也就是我!我才是真正的本源,而你不过只是我修炼忘情之道后产生的另一个人格,你还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越来越和善,越来越谦逊的吗?哼,是不是从开始修炼时空之道开始的?现在明白了吧,我才是真正的源头,所以我并不是来夺权的,只是来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对方的一番话让老子彻底没了声音,记忆随着时间渐渐模糊,却又在对方的话语中慢慢清晰起来,心中渐生悲凉,原来自己一直追求的自由不过只是一场梦,因为自己并非本源。

  “所以,将我的东西还给我,仅此而已。”

  太上忘情状态下的老子低声说道。

  老子慢慢低下头,可就在这时候却听见面前的冰海低声说道:“师傅,何必在乎什么大道小道,在我看来,我的冰就是我的道,别在意世俗的眼光,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这是老子的记忆,冰海已经不在了,这是当年冰海对自己说的话,简单的一句话,却回荡在老子的脑海中,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当年他逼冰海学习他的时空之道,冰海不愿意,非要修炼在他看来毫无长处的所谓冰之道。

  那一次,他想要强行剥夺冰海的自由,但是最终却还是被冰海说服了,而今天,冰海的话回荡在他的耳边,做自己,什么才是真正的自己?

  他慢慢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然后又抬起头看向了面前的太上忘情状态下的自己,沉吟了片刻后忽然坚定地说道:“我不愿变成你,你不配拥有我的身体,而且从今往后,我也不再需要你了,太上忘情,不过只是自欺欺人,无论我是不是本源,今日,我都不会放弃,这个身体是我的,自由也是属于我的!”

0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二百五十二章 太上忘情”

  1. 回复 2017/11/25

    冰海

    端木小友,何时将老夫放出葫芦。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