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百四十九章 正义的英雄

  圣人之间的战斗正在如火如荼的展开,每一次出手,每一次攻击都足以让高山崩塌,让大海碎裂,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战斗发生在天外,或许,世界就已经崩溃了。

  我望着眼前的圣人们,心中不免想到,也许元始天尊的理念是对的,也许新的世界真的需要的是无圣的时代。

  因为当力量太过强大后,就会造成实力的失衡,又有几个人在面对实力暴涨,足以毁天灭地之后,能够和老子一样保持一颗平常心的呢?

  元始天尊的理念没错,但是他唯一错的是他用错了手段。

  旧时的这对师徒互相看着地方,当他们之间的情义已经荡然无存,一刀两断过后的两人,到底会有怎样的对决呢?

  金色的神剑在空中流转,每一次罗焱出手都是全力,这是一场连他都无法有所保留的战斗,因为对手是元始天尊,是他的师傅。

  “罗焱,你我之间本不需要这样的战斗,为什么要逼我?我已经退出了战斗的舞台,我已经不再是这一场大战的主角,你为何还要苦苦相逼!”

  元始天尊大声喊道,但是罗焱回答他的却是一道艳惊四座的金色剑光,恐怖的剑光划破长空,擦着元始天尊的衣服飞了出去,在元始天尊的肩膀上撕开了一道伤口,不是很深,但是却表达了罗焱此刻高昂的战意。

  “我每一次战斗都是为了我自己,无论是逆天还是今日和你之间的打斗,亦或者是过往每一次鏖战,我都是为了自己!”

  罗焱说话间,又是接连劈出几剑,已经被逼到一定要出手的元始天尊不由得冷冷哼了一声。大袖之中,一道白光将罗焱从正面劈来的就金色剑光全部挡开,随后脸色一沉,低声喝道:“既然你非要和我一战,那好,我就成全了你!我今日就和你来一场大战,也让你明白,没有了造天之力,没有了血脉之力,你罗焱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你是我的徒儿,永远都无法超过我的弟子!”

  白光与金光,白色的能量和金色的剑气,这两者之间有着恐怖的对冲,可以说,这是如今天地棋局上最精彩的一场对决。

  就在这时,鸿元忽然笑着对我说:“端木森,既然还没到你我交手的时候,那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我一怔,狐疑地看向了他。

  “上一世的逆天大战中,我曾经给过罗焱机会,如果他和他带来的人能够在天地棋局上打赢三场,便能获胜,我也就不会灭世。只是可惜,最后他失败了,如今,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这里一共有五场大战,罗焱对元始,许佛对接引,黑蛋对玄黄三老以及断情人,司马天对老子,以及断情人对通天。五场大战如果你们能够胜出三场,一会儿我和你对决的时候,我可以让你三招,如何?”

  鸿元一边说着,一边嘴角露出玩味儿的笑容。

  “你什么意思?如果我们输了呢?”

  我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冷漠。

  “如果你们输了,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我无非只是想给这一场你我之间的对决增添一些乐趣,而且,你难道对他们没有信心吗?你觉得谁会输呢?是罗焱还是许佛?如果他们输了,结局只有一个,就是死亡!所以,他们不能输,哪么,这一场你稳赚不赔的赌局,你愿意参加吗?”

  鸿元说完之后看着我,他并不是在等待我的答案,而是在等待我说出我应该说出的那句话。

  我看了看天地棋局上的大战,缓缓点了点头,随后朗声说道:“我相信,他们不会败,这场赌局,我参加!”

  鸿元听后笑着点了点头,只是这笑容里却仿佛带着一种我说不上来,可是却让我感觉不舒服的东西在。

  元始天尊已经决定要出全力,因此他和罗焱之间的被动状态渐渐发生了改变,很快战斗就变成了势均力敌。

  “圣威浩荡,天下无极,罗焱,你我之间必须要有一个高下,如今,我便让你看看我真正的道,在圣力之下,寻光之道后我自行修炼的大道。”

  元始天尊双手合十,很快就能够看见他的手掌和指缝间有白色的光慢慢绽放,这些光芒看起来纯洁,可是其内在却仿佛蕴含了精纯的道力,为什么说是仿佛,因为很少有人能够将道力以如此清晰,而且纯粹的状态展示出来,元始天尊却做到了!

  道力,必须以化形后的模样出现,无论是太极圆图还是那些道法化身,都是如此。道力谁都看不清楚,你所看见的黑色的道力,白色的道法本源,也都是化形。

  可是,此刻在元始天尊手中流转的道力,如同水波一般,却又和普通的水波迥然不同,因为这些水波看起来处于半透明的状态,每一次流动都仿佛带着变化的力量,这种变化却超出不了元始天尊的手掌心,就好像,道力根本就无法超出元始天尊的控制。

  “哦?倒是有趣,看来是从我的道痕中领悟到了一些对于道力正确的利用,看来,我倒是小看了自己的这个徒弟。”

  鸿元望着元始天尊,夸奖了一句。

  而就在这时候,元始天尊彻底松开了手,一大片半透明的水波从他的双手间释放出来,随后一道极强的亮光伴随而来,将罗焱师祖给笼罩在了其中,这亮光竟然刺痛了我的眼睛,我微微转头回避,但是亮光却没有持续太久,不一会儿后,白色的亮光就消失不见,半透明的水波纹也同样消失,天地棋局上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什么都没有变化。

  而唯一的变化,却是罗焱师祖,此刻正面对抗元始天尊的罗焱师祖,竟然在这一招后受了伤,而且伤势一看就不清!

  鲜血顺着罗焱的额头缓缓低落,流过了他的侧脸,落在了地面上。没有其他的外伤,甚至连他嘴上叼着的烟头都没有熄灭,但是,我能够看的出,罗焱师祖的内伤很重,而且就是在一瞬间造成的。

  就是被元始天尊这一招打伤的!

  “看来好像很快第一场就要分出胜负了,不过,其实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罗焱虽然是上一世的逆天候选人,可是没有了造天之力和血脉之力,他的修为在元始之下,会输也是正常的。”

  鸿元说的我又何尝不知道,只是身受重伤的罗焱师祖却没有退,反而更紧的握住了手里的金色神剑。

  “这是一个已经没有了信仰的世界,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活着,为了金钱?为了权利?这些明明不应该被当做人生目标的目标却反而成为了所有人都在追逐的东西,可是如果有人说我为了正义而活着,为了自由而努力,却反而会被嘲笑,因为这个社会已经扭曲,人们的心灵已经病态。”

  这是我曾经听过一个灵异学者在酒馆里喝醉后高谈阔论的话,但是,他说的话其实没有错,人们在嘲笑那些肯努力却不是为了赚钱的人,人们也在嘲笑那些还在为正义战斗的人,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个世界上会谈论正义的只有孩子。

  但是,我的师祖却恰恰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人,就是这样一个被很多人当成是另类的人,只是最终他成了英雄。

  “不愧是我曾经的师傅,这一招很强。”罗焱抹去了额头上的血迹,脸上露出了一丝淡笑。

  “知道厉害就速速退走,别找死!”

  元始天尊呵斥道。

  “可是,既然你亮出了你的道,我不亮亮我的道,怕是说不过去吧,元始,我接了你一招,那你也应该接我一招!”

  罗焱说话间,却将手上的轩辕神剑插在了地上!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