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百四十七章 众圣大战(2)

  他们都是骄傲的人,或者应该说,断情人的骄傲是从通天教主那里继承来的,因为他本就是三清道痕所化的生命体。

  他的一切都是三清给的,他的性格,他的记忆,他的道,全部都来自于三清,也就是来自于眼前的男子。

  一身红袍的通天教主,已经彻底恢复了伤势,他的胜负之心已经渐渐消失,随着他看见元始天尊的修为和算计之后,他已经明白,如果想要和自己的这位师兄争长短,就必须要从头来过,而现在,他能够依附的就只有鸿元,也就是最喜欢自己的师尊。

  当年,他是无名宫殿内最聪明的弟子,他的聪明是与生俱来的,或者说也是命运安排之下的结果,老子的沉稳,元始的勤奋和他的聪明,全都来自于盘古,但是落在他们身上之后,放在了鸿元的眼睛里,却变成了另一回事儿,鸿元喜欢通天的聪明,因为修道需要天赋。

  聪明,天赋,鸿元的喜爱,这些都造就了通天教主的骄傲,他是所有圣人中最骄傲的,他创造的截教曾经是天下门人最多的教派,不仅仅是人类,甚至很多妖族,仙族,巫族的大能都是他门下的弟子。

  可是,这一切都毁于元始天尊的算计之下,一场封神之战打碎了他的截教,罗焱的逆天之旅中,他被元始天尊算计,重组的金鳌岛成为了罗焱剑下的牺牲品,不服输的他在罗焱逆天失败之后妄图毁灭世界,再造属于自己的世界,却发现找不到元始天尊,发狂之下,却成了我的敌人,三年多前的圣人一战,让他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心头血被夺走,所有的骄傲被打碎。

  如今的通天教主,已经彻底不同。

  断情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千年前他是人间第一,挥手间众生陨落,弹指间百族毁灭,没有门派敢和他对抗,正道邪道都不敢招惹他,他的无情,他的强大,他的骄傲如同他面具下的另一层看不见的面具,包裹住了他的心。

  直到他遇到慕容飞鸟,动了凡心的道痕就像是吸食了毒品的富人,有再多的钱也会败光,有再高的基础也会堕落。

  千年前和罗焱一战,最终被补天一族偷袭,封印千年之后出世,可是一切都不一样了,自己的老友重生成为了逆天者的候选人,而自己拖着破败甚至是无法愈合的身体,活在了这个世界上。

  罗焱逆天失败后,他的心情其实是很复杂的,悲伤是因为自己的老友下落不明,生死未知,可是却还有高兴的心情,是因为自己爱的女人复活了!

  只是,这一次复活,却彻彻底底将他的一切都摧毁了,包括他最后的骄傲。

  只是如今,重新戴上面具的他,虽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白色面具,可是代表的意义却完全不同,因为他要找回自己,找回属于自己的力量和骄傲。

  圣力在双手间环绕,通天教主还没发难,断情人却已经伸出手,右手手掌对准了通天教主,手心里有白色的光波猛地一抖,融合了圣力的道力冲向了通天教主,同时他的四周化作了一片黑暗,这是他从通天教主那里学来的道。

  黑暗,笼罩住了通天教主和断情人,站在黑暗中的通天教主冷冷说道:“居然用我的道来对付我?愚蠢。”

  黑暗内的他微微向右迈出一步,白光瞬间从他的身边穿过,竟然一丝一毫都没触碰到他。

  “你还不明白我的道到底应该怎么施展,黑暗,将是我的眼睛,我的身体,我的双手,我的一切,我就是黑暗,黑暗就是我!我的道,就是黑暗之道,玄冥之道其实就是我!”

  说话间,通天教主彻底消失不见,随后断情人猛地抬起头,却感觉到了在黑暗中传来深沉的杀机,他微微一皱眉头,往后退了一步,就在这时候,一只手猛地按在了他的腰间,随后通天教主的声音从他耳朵边传来:“我无处不在!”

  剧痛从断情人的腰间传来,他低下头看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整个身体已经被打穿了,甚至肚子的部位已经被打出了一个大洞。

  “还没结束呢。”

  通天教主的身子不见踪影,但是他的声音却不时地从四周传来,就在断情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通天教主已经狠狠地击出一掌,打在了他的心口,将他的心口给打穿了一个大洞,心脏瞬间爆裂,碎了一地,鲜血在地面上流动。

  “这还没有结束!”

  通天教主的攻击依然没有结束,接着黑暗中有一指点在了断情人的额头上,这一次除了黑暗还有红色的光芒闪烁,恐怖的能量击穿了断情人的脑袋,断情人双眼一片无神,身体虚弱而缓慢地倒了下去。

  黑暗散去,通天教主背着手,身上的红色长袍纹丝不动,微微仰起头低声说道:“不过只是我的道痕罢了,妄图和我一战,实在是有些自不量力了。”

  但是,就在这时候,却听见一边观战的我笑着说道:“你真的杀了他吗?”

  通天教主被我一下子给问懵了,猛地低下头看去,却见到刚刚断情人倒下去的地方并没有尸体,相反什么都没有,天地棋局上很干净,只有一道飘荡在空中的金色圣力。

  “你的道的确不是那么容易明白和领悟的,不过,我想我也不至于弱到在你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而且,我所依靠的也不再是你的道和你们三清的传承,我依靠的是我自己的力量!”

  就在此时,断情人的身体却从更远处传来,那里有一片黑暗在空中韵开,断情人那独特的黑白两色的道袍从黑暗中飘来,整个人迈着从容的步伐慢慢地走了出来,他一点事儿都没有,甚至连气息都很平稳。

  “你,为什么没有受伤?”

  通天教主微微一皱眉头问道。

  “因为我是一道规则,你,应该明白对抗规则的方法吧,规则只能由规则来消除,你刚刚只是单纯的利用了圣力的爆发,只是我将自己化作了规则,你看见的不过只是我留在黑暗中的一个分身罢了,你打碎的也不过只是我的分身,我的本体丝毫无伤。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要对付你,我恐怕实力还不够,只是我很好奇,我能够将你逼到什么程度。”

  断情人冷笑着说道,嘴角露出了一丝骄傲的笑容,亦如千年之前,脸上白色的面具下隐藏着一双冰冷的眼睛,没有了爱情,他正在找回自己的王冠!

  而在天地棋局的第三层中央,黑蛋虽然气息虚弱,可是毕竟它是圣兽,对面的玄黄三老被鸿元给推入了战局之中,可以说是非常无辜,也很无奈,他本来就是个来看热闹的,如今却不得不下场战斗,鸿元以这种方式来惩罚他的两面三刀。

  身为工匠之神,玄黄三老能够打造恐怖的神器,可是自己的修为却不高,此时面对圣兽可以说如果实打实地战斗,保证九死一生,黑蛋就算已经和女娲战斗的遍体鳞伤,但是要对付玄黄三老却不是难事。

  但是可别忘了这里是天地棋局,他们的战场是这片由玄黄三老制造出来的法宝上,他是制造者自然知道一些外人不知道的机关。

  当他落地的一刻,已经机灵地将一张灵符拍在了地上,而天地棋局也已经在此时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你将什么东西打入了地下?”

  黑蛋冷冷地问道。

  玄黄三老却阴沉地说道:“你很快就知道了……”

1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二百四十七章 众圣大战(2)”

  1. 回复 2017/02/27

    zrc

    我喜欢你

    • 回复 2017/06/13

      匿名

      mi too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