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百四十四章 好战,护短,霸道!

  人这一生最宝贵的是什么,是金钱吗?还是权力?

  其实对我来说,都不是。

  对我来说,这一生最宝贵的是情,其实对每个人来说,当一生走到尽头的时候,我们回收,所看见的都是情。

  我以为今天我会独自面对伟大的鸿元,我也已经做好了这样的觉悟。

  从我踏入无名宫殿,走入天地棋局的那一刻,其实我就已经没想过要转身往回走。三清又如何,西方两教主又如何,伟大的鸿元又如何?

  当我已经不畏惧死亡,那么他们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可就在接引被我击退,我和三清所化的盘古虚影大战的时候,鸿元却忽然抬起头,看向了远方,看向了天地棋局的远处,看向了还是一片混蒙的天外世界。

  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低声说道:“哈哈,都来了,这才对,这才对,这是一场伟大的战斗,不应该没有观众,端木森,他们都来了,都来了!”

  他能够感觉到我自然也能够,转头,青色的双眼看向远方的黑暗,虽然还没看见人影,但是能够感觉到数股或强或弱,或狂野,或爆裂的灵气。

  这些灵气的主人,无一例外都是强者,而且无一例外,都是来打架的!

  男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从五六岁的时候开始学会打架,即便再怎么克制,再怎么掩饰,都不会忘记这种男人的天性。

  更何况是在江湖中混的人,无论是强大的圣人还是在灵异圈子里底层混迹的小喽喽,生命里都有一股血性,一股无法被磨灭的对于战斗的渴望。

  我飞上天空,往后退了十来米,三清以及接引并没有追赶,他们同样需要时间调整气息,其实刚刚的战斗也一直都是我压着他们打。

  那些从背后传来的灵气越来越强,我停留在天空中,回头的时候,看见混蒙中有几个人慢慢走了出来。

  带头的第一个人便是许佛,扛着巨大的两极锤,满头长长的银丝,桀骜的笑容,即便他已经不再年轻,可是眼神里的嚣张气息却永远都不会改。

  在他身边一起走出来的是背着金色轩辕神剑的罗焱,嘴上叼着烟头,穿着黑色的风衣,那一张沧桑但是平凡的脸上却有着让人信赖的笑容。

  随后跟着的是司马天,断情人,而最后走出来的是一身伤痕,气息有一些微弱的黑蛋。

  我看着他们,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大喊道:“你们来干什么?来送死吗?快走!这是我的使命,这是……”

  我的话还没说完,却听见黑蛋对着我放声狂吼:“是你个屁!有架一起打,要死一起死,你是我兄弟!”

  这一句话让我瞬间愣住了,黑蛋站在天空中,喘着粗气,仿佛是因为用力大喊而用尽了力气,又仿佛是因为已经经历过战斗而在调息,但是它脸上的表情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许佛缓缓飞了过来,众人跟在他的身后,慢慢地飘到了我的面前,三清脸色都是一变,接引,准提和伏羲也都是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而站在混沌青莲上的鸿元却笑的无比灿烂,眼睛里的疯狂更盛了,这是他等待多年的大战,今天终于要得偿所愿了。

  “我是你的祖先,要打架我一定要上。”

  许佛走到我身边,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是你的师祖,哪有让自己的徒孙送死的道理。”

  罗焱一仰头,邪性地笑着。

  “我是你的大长老,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怎么可能放你一个人来应战。”

  司马天换上了一件纯白色的长袍,又变回了那个白衣飘飘的男神。

  “我是你的前辈,虽然不如你,但是我和三清之间还有旧账没算清,今天一并算清了。”

  断情人冷着脸,酷酷地说道。

  最后,黑蛋走到了我的面前,猛地一把抱住了我,它这家伙变身之后比我高很多,我就像个姑娘似的被它一把抱进了怀里,它的刚毛扎的我脸生疼,不禁抱怨道:“你小子弄疼我了!”

  黑蛋哈哈大笑道:“从小我俩就是有架一起上,有敌人一起对付,如今怎么能抛下我!”

  一群由前辈,先祖,兄弟组成的战友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站在了我的身边,也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涌起了一片温暖的感觉,虽然明知道他们不该来,虽然明知道他们不该出现在这里,但是,他们的到来还是让我不由地笑了。

  “罗焱还记得上一次逆天的时候吗?那时候他们中间不少人还是我们的战友,那时候我们还不知道伏羲是叛徒,我们还没有和西方两教主交过手,如今,一次补齐了!”

  老流氓哈哈大笑道。

  罗焱点点头,右手握住了轩辕神剑的剑柄,缓慢踏着天空走了过去,跃过了我的身边,站在了天地棋局之上面对着三清和接引,随后一仰头看向了鸿元,冷漠地说道:“我在人间的师傅告诉过我一句话,这辈子会遇到很多的不如意,我们无法留住所有的人,无法让我们的人生总是一帆风顺。可是至少我们应该做到无憾,应该做到问心无愧,上一世我的确输给了你,但是这一世我的徒孙会替我报仇。”

  说话间,他猛地拔出了轩辕神剑,金色的剑光在空中闪烁出灿烂的光芒,剑尖猛地对准了对面的三清和接引。

  “天地棋局的这一层我们代替端木森来战,元始天尊,你曾经是我的师尊,如今我就以曾经你的弟子身份向你发起挑战,你,可敢一战!”

  一声质问响彻整个天地棋局,让元始天尊目瞪口呆,更让对面的每个人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众人的到来本来就出乎他们的意料,来了之后直接开打更是弄的众人一阵错愕。

  “你们这是找死!”

  玄黄三老对着我们吼道。

  “哈哈,我曾经说过,我有个坏毛病叫护短,不过虽然是坏毛病,可我不想改,今天我的后辈被欺负了,自然要找回场子。你们在方丈仙岛上差点废了我,这场子我要是找不回来,我就不叫许佛!”

  许佛猛地一挥手,两极锤在空中拉出一道长长的极光。

  “断情人,你也在这里!你也配在这里?”

  伏羲望着断情人,来的援军之中只有他不是圣人,所以伏羲故意出言讥讽。

  断情人自然明白伏羲的意思,他成圣很难,甚至是不可能,只是,事无绝对,总有例外。断情人慢慢地从腰间拿出了一样东西,一个纯白色的面具,这个面具没什么特别之处,甚至不算是个法宝,断情人举起这面具,低声说道:“今日,我重新戴上面具,面具便是我的皇冠,我脱下面具是因为我已经不是千年前的天下第一,但是我戴上面具,就说明,我已经有了找回皇冠的实力。”

  他的话引来了伏羲的一阵冷笑,只是这冷笑刚在他的脸上显露出来,却看见一丝丝金色的光芒从断情人的身上散发出来,如同金色的丝绸在他的身上环绕,这是圣力!

  “你,你成圣了?”

  伏羲吃惊地喊道。

  司马天背着手,白衣飘飘,长袍潇洒,他已经不再是野兽的模样,带着平静的神色往前跨出一步,面对准提和接引,低声说道:“当初大雷音寺的战斗,我们还没分出胜负,今日一起解决了吧!”

  黑蛋站在我的身边,冲我哈哈一笑,然后抬起头指着玄黄三老道:“你也别躲在上面了,下来吧!”

  玄黄三老被它给说愣了,鸿元却抓住他的手,轻轻一松,将玄黄三老从云端上给拉了下去,玄黄三老一怔,落地之后,立刻用手一拍棋局表面,将手中一张灵符按入了天地棋局中!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