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百二十五章 比一比

  有因必有果,有回报就必须有付出,这是一个循环往复的世界,因果之间自有公论。

  “你要什么代价?”

  我回头看去,玄黄三老却没有说话,但是我能够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一些细小的信息,他在等,只是在这空无一人的住宅区内,到底还会有谁来呢?

  远处的天空渐渐泛起白光,一个白色的身影缓步从天空中走下。

  “鸿元师尊座下弟子,元始来请玄黄三老前去无名宫殿赴约。”

  白光之中走出的身影正是元始天尊,但是他没有落地,也许是因为害怕我,亦或者是因为某些其他的原因。

  “既然来了我这里,就请下来一叙,和我见上一面才好。毕竟,你我也是老相识了。”

  我高声说道,挥手间,元始天尊四周乌云密布,一道道黑色的闪电在乌云间穿行。

  元始天尊脸色一变,身上白光片刻间冲出,瞬间击碎了四周的乌云,随后一声爆喝:“端木森,此地不是你我交手的地方,除非你想要让这片大地生灵涂炭,否则别来惹我!”

  玄黄三老站在一边看戏并不出声,元始天尊表明狠戾,但是很快声音就渐渐软了下去,低声说道:“端木森,我这一次只是代表我师尊前来传话,要打的话,你的对手也不是我,而是我的师尊。”

  说完后,元始天尊头也不回地冲上天空,消失于夜幕之下。

  有个老词用来形容此时的玄黄三老再合适不过了,那便是坐地起价,此刻夹在鸿元和我之间,虽然我不明白为何鸿元修复混沌青莲也需要玄黄三老出手帮忙,但是所谓术业有专攻,保不齐鸿元还真不会锻造锤打的力气活儿。

  “我要的代价肯定不会低,但是也绝对是在你能够承受的极限之内,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给?”玄黄三老显然是有所顾虑,并没有直接说出来,我正欲追问他的时候,一个声音却从黑暗中传来,低声说道:“真是没想到天下间第一号的神器大师居然是如此贪心之人,看起来你不像是个手艺人,倒是更像是一个商人。”

  说话的声音很熟悉,乍一听起来有一些稚嫩,可是辞藻之间又有几分老气横秋的意味。

  “谁?”

  玄黄三老微微一皱眉头回头望去,却见一个人影缓步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背着手,矮矮小小的个子,走路的时候喜欢踮着脚,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年幼的孩子。

  但是,孩子只是他的外表,他真正的身份是两个世界妖族乃至整个灵异世界,最大的灵异商贩——开水蛙。

  一别许久,它还是老样子,只是虽然外表没变可是今天出现后我分明看出它细小的眼睛里似乎有一些不对劲。

  “我不过是妖族一个小贩子罢了,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路过此地知道有老朋友在所以来看看。没想到,还真被我遇到了一个传闻中的大人物。”

  开水蛙语气不善,但是我却不明白为何它见到玄黄三老会如此厌恶对方,难道两人过去有过什么仇怨不成?

  “我也听说这凡人间有一个修行时间不算太久的千年妖怪,只是却拥有整个妖族甚至灵异界都堪称瑰宝的妖典,想来,这个妖怪就是你吧,的确修为不怎么样,身上似乎带着几件宝贝,只是都入不了我的法眼。”

  玄黄三老也很不客气地回敬了开水蛙几句,我回过头对着开水蛙微微一笑说道:“你怎么来了?”

  它走过来,拍了拍我的手,示意我先不要说话,而是缓步走到了玄黄三老的面前,抬眼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看起来年轻实际上却从最初时代存活到今天的老不死。

  “我活的岁数比你小太多,不过懂的道理不一定比你少,见过的好东西也有不少,可是还是第一次听到你这么大口气的工匠。只是打造法宝是一门手艺活,讲究的不仅仅是资历更需要高人一等的天赋和勤学苦练的毅力。传闻中是你打造了天地棋局,也是你当年出手将开天神斧的部分碎片重组成了新的开天神斧,但是传闻只是传闻,说不得有假。你要坐地起价可以,但是不拿出一点本事来怕是很难让我们信服。”广助丰亡。

  开水蛙话里有话地说道,我听的出来,它是在帮我。

  要说打架,一百个一千个开水蛙加起来也不及我,但是要说谈生意,那我还真不如眼前在和矮个子的妖怪,所以我直接闭上了嘴,站在一边看戏。

  “哦?你不信?哼,你也不用对我用激将法,这招对我没用,你若是不信也就罢了,我自然不会强求,反正鸿元开给我的价格一定不低,我索性直接去他那边得了。那,诸位回见,端木森你我在无名宫殿再聚。”

  他说完就要走,开水蛙的嘴角却露出一丝冷笑,抬手示意我不要留玄黄三老,自己则在一边冷言冷语地说道:“某人大概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我质疑的不是你谈生意的手段和你坐地起价这件事的对错,而是质疑你的手艺!玄黄三老的确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传奇人物,但是如今一见,怕是不过尔尔。就算天地棋局是你所创,就算开天神斧,混沌青莲你也有本事重塑。但是在工匠界,不是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吗?技无顶,艺无边,我过去见过好些个曾经的能工巧匠,最后都被自己的年轻后辈超过,这在工匠界里也不算稀奇。在我看来,你,也许早已被人超越了!”

  此话一出,我都听出来分明就是激将法,可是明知道是激将法但是玄黄三老的身子还是停了下来,猛地回头,我这时候看见其双眼内露出灼热的愤怒,如同烈火一般在疯狂地燃烧,这是一种尊严被挑战后露出的恐怖表情。

  “你说我被超越了?”

  他的语气并非是疑问,而是质问,一种带着不可思议口气的质问!

  “是的,我觉得你已经被超越了,而且超越你的人就在你的身边,就是这个叫做魏海的年轻人!”

  开水蛙抬手指向一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的魏海,此时我才注意到这个凡人还留在此地,刚刚他的存在感真是够弱的。

  “哈哈,真是笑话!”

  玄黄三老大声笑道,的确开水蛙这句话真的像是一个笑话。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玄黄三老在工匠界的地位几乎等同于鸿元在整个灵异界的地位,他的技巧和传奇超越了所有工匠,虽然我这种工匠界外的人并不知道他的大名,但是凡是和灵异法宝,或者是工匠有关系的人都知道他的名号!

  打造天地棋局,重组开天神斧,有能力修复混沌青莲,这样的本事让鸿元都需要他的帮忙,从最初时代到现在,他一直活的逍遥自在,也是因为他的这份本事会获得鸿元或者是其他大人物的保护。

  而魏海,就像是灵异界里的一个最底层的灵异人士,甚至他都算不上是真正的灵异人士,只是一个搞技术的工程师出身。

  这样的人,被开水蛙提出来,说他超越了玄黄三老,连我都觉得开水蛙这话说的有点过头了。但是开水蛙的脸上却满是坚定的神色,低声喝道:“怎么?你不信?如果你不信,那我们就来比一比!”

  又是开水蛙主动提出的比试,而且还是一场绝对没有机会胜利的比试,魏海吃惊呆滞的表情,玄黄三老脸上因为被对方挑衅而产生的愤怒,此时无人的住宅区里一片寂静……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