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百零三章 盘古心头血

  的确正如我所想的那样,阴冥和鸿元为什么会大战,这个世界有什么吸引他们的地方?为什么最终鸿元要选择将这个世界封印起来?这一系列真正的原因,很有可能是连白绝之王或者是其他人都不知道的真相,那个真相如今就站在我的面前。

  “当年的我发现自己只是被鸿元单方面的利用,于是勃然大怒,希望将其打败,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我输了,而且输的非常惨,开天神斧被打碎,我的肉体被震裂,灵魂更是被破坏的残缺不全。他已经彻底超过了我,但是最终,我选择了玉石俱焚的做法。”

  说到这里,黑影飘到山洞口指着外面的大地说道:“这便是我玉石俱焚的结果,山川,河流,全部都毁于一旦,我将开天神斧的部分碎片引爆,其内蕴含的神力几乎席卷了整个最初时代,寸草不生,生命在那一瞬间几乎全部陨落,遥想当年,这片大地上又何止百族?这些事情都是百族的先祖知道的,只是最后达成默契,离开最初时代后谁都绝口不提这些事儿。而我的残魂则被封印在了这片已经凋零的世界内。”

  我一愣,随后皱了皱眉头,奇怪地问道:“你之前说阴冥和鸿元是为了争夺开天神斧的碎片而大打出手,可是你右手开天神斧是在你和鸿元大战后破碎,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黑影却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你听的很仔细,但是有些事情是你所不知道的,开天神斧并非只有一把,而是一大一小,大的开天神斧在盘古破开天地之时碎裂,但其中器魂飘出,重新在碎片中凝聚成新的开天神斧,这便是我手中的开天神斧,只是却在和鸿元的战斗中破碎了,而那时候我输给他,不仅仅是因为我的修为已经远不如鸿元,更多的是因为被他手中的造化玉蝶压制,我的开天神斧说到底还是器魂重新凝聚而成,但是他的造化玉蝶可是天下间唯一一件保存完整的混沌神器,我被彻底压制。”

  这么一解释,我心里渐渐有了当时大战时候的画面,鸿元当真是心机深沉,实力更是天下无敌,不由得反观我自己,却越来越没有信心,如果盘古的心头血加上一把重生的混沌神器都不是当年鸿元的对手,那么如今的他已经成长到了这样的地步,谁还能阻止他?

  “那为何将我召唤来此?”

  我接着问道,暂时压下了心头的不安。

  “我的残魂已经和开天神斧的器魂融合一体,我需要这些开天神斧的碎片作为载体才能重生,才能离开这里。但是,要复仇的话我必须借助别人的力量,这个别人就是你。我可以将盘古的修炼功法教给你,也可以在重组开天神斧后帮助你的实力突飞猛进,就像当年我帮助鸿元一样。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两件事。”

  他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隐藏在黑影后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

  “什么事儿?”

  我已经心动了,开天神斧,盘古的无敌功法,虽然不一定能够战胜鸿元,但是至少能够解开摆在我面前元始天尊这一关的大难。

  “第一,我要你一定杀了鸿元,无论如何,都一定要灭了他!”

  黑影咬着牙说道,我点点头道:“这是自然。”

  “第二,你若是逆天成功,我希望你再造一个世界。”

  黑影的话让我一怔,双眼露出了迷茫,不由得问道:“再造一个世界?什么意思?”

  黑影缓缓飘到我面前,透过浓浓的黑气,仿佛能够看见一双诡异的眼睛,我听见他的声音在我耳边环绕,说出了一个让我不能拒绝的理由,也是一个让我彻彻底底愣住的理由。

  “因为你是造化玉蝶所化,造化玉蝶为鸿元之物,所以如果你不再造世界,那么原本的这个世界就会渐渐地变成鸿元重生的温床,如同盘古开天辟地一般,修习盘古功法最终会变成第二个他……”

  方丈仙岛上,战斗激烈的进行,阿呆的身体支离破碎地落在地上,虽然还没有死,但是也只剩下一口气了,黑蛋倒在离它比较远的地上,地面上是一个大坑,黑蛋的一只脚已经被打断了。另一面,断情人释放的黑暗彻彻底底被压制在了角落里,而司马天更是满身鲜血,全身上下遍布密密麻麻的小洞。

  唯一还在战斗的只剩下了女娲和老子,两位超级圣人虽然实力不如元始天尊,但是联起手来还能勉强和元始天尊周旋。

  “师兄,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过去的你并不是这样的,你不冲动,性格温和,总是站在宫殿的角落里默默地看着我们,如今,怎么和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小鬼一样向我出手?你应该知道,和我对抗,你没有一点胜算。”

  元始天尊放出一道白芒,不过这道白芒却被对面的老子双手挡开,眼睛里一片冷漠地说道:“我过去不争只是因为我不愿破坏和师兄弟们的感情,在我看来,师尊是永远都无法超过的,再争也不过是在师尊面前演一出猴戏而已,但是如今我要争,是因为我已经看见你一步步走向了深渊。我争,是因为你做错了事儿,我争,是因为要将你拉回来!元始,你已经走的太远了!”

  时空结界无限扩大,时间,空间尽在老子掌控之中。

  “对?错?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幼稚单纯了?天下哪有什么对错?更没有善恶!只要我的实力够强,我说的话便是对的,师尊便是这样,我也是这样。师兄,你的时空结界控制不了我,你更不是我的对手!”

  双手往两边狠狠一撑,白光化作长龙在四周环绕,将一片片时空打成碎片,老子口吐一口鲜血,脸色瞬间苍白往后退了一步,此时女娲伸手在老子肩膀上轻轻一按,木行灵气包裹住了老子的身体,老子的脸色这才转好,低声说了一句:“多谢。”

  时空结界如此轻易地被破去,此时在这片方丈仙岛上已经没有能够和元始天尊对抗之人,形式,已经非常严峻。

  深海中,莉莉安娜看着四周的场景,远远地能够瞧见方丈仙岛被打碎的样子,不由得一愣,片刻后微微皱起了眉头,和自己脑海中奇怪的方丈仙岛地图对照了起来。

  我从白家获得的地图看起来非常奇怪,大部分地方都和如今眼前的方丈仙岛对不上,但是总的外形却和方丈仙岛一致,虽然方丈仙岛用上了须臾纳芥子之法,地域非常广阔,可当时我和莉莉安娜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到底无敌功法藏在了哪里。

  只是,此时莉莉安娜看着方丈仙岛的碎片,这才渐渐反应了过来,留下这地图之人并非是在方丈仙岛之上所画,而是沉入了海底之后从下方观察方丈仙岛才画出来的,也就是说,这地图所画的是方丈仙岛的底部!

  看出了这一点后,莉莉安娜立刻开始搜索地图上的中心点,慢慢摸索,终于在地图中心点的地方发现了一个窟窿,那是一个凹槽,但是凹槽里什么都没有。她在海底左右看了半天,这时候一道乌光从下方的海底照了出来,落在了她的眼睛里,她往下一看,远远地似乎能够看见一些黑乎乎圆形的东西,身子缓缓下潜,等到距离近了,这么一看,才发现,在她面前的赫然是一个巨大的黑色法阵!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