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两百零一章 包围

  未来,是谁都不知道的旅行,所有在这片天空下会发生的事情,都并非能够预料的。

  这是一场惨烈的大战,这是一场谁都无法预料的在战争,每一个这个时代的英雄却都无法预料这一场大战的结局会是如何。

  因为,太多的人陨落在了这里。

  绝望衍生在每个人的心中,从过去到未来,谁都无法想象如此多的圣人共聚一地,更无法想象会有超越圣人的存在。

  最初时代内,手中擒着开天神斧的碎片,也许这是我的一个机会,仿佛冥冥之中已经有的定数,我落进黑暗的法阵,被传入最初时代内,取走所有的开天神斧碎片,重新握住这把神器,也有了和鸿元一战的机会。

  “将你手上的碎片交给我们。”

  巨大的怪物对我伸出了手,很显然,谈话也应该在此时结束了……

  我嘴角冷笑渐渐展露,反手握住了破魔神剑,黑色头发微微飘荡,右脚深深地踏入地面上的泥土中,过了片刻后往前猛地一冲,破魔神剑重重地刺出,带着一片狂风。

  方丈仙岛外的天空中,黑暗被元始天尊释放的白光照的通亮,断情人和司马天交换了几个眼神后,黑暗慢慢散开,整个人如同一道疾驰的黑云,又是佯攻吸引元始天尊目光,司马天偷袭的配合。

  但是,这一次这样的配合并不奏效,黑云刚到元始天尊面前就被元始天尊挥手间发出的一道白色极光给正面击中,瞬间打成了碎片,另一边,司马天已经到了元始天尊面前,青色的大手被盘古之力包裹,充满了暴虐气息的双手狠狠一扯,想要撕开元始天尊的护体白光。

  “这一次可没这么容易!别给我太得意忘形了!”

  元始天尊声音低沉,双手重重往下一按,白光化作大手竟然捏住了司马天的肩膀,片刻后元始天尊一声爆喝,白光大手将司马天整个人蛮狠地甩了出去,司马天人在空中,却被一道极光打穿,另一边的断情人更是在之前就被白光强压到了地面上,只是因为修习通天教主的道,因此在落入海面的一刻,身前立刻展开了一张黑色的太极圆图,躲过这致命的一击。

  “哼,群光陨落!”

  元始天尊冷哼一声,双手从空中按下,天空中大片大片的白光轰然坠落,整个海面波涛汹涌,方丈仙岛附近所有海域都被从天而降的白光笼罩住了。

  “我已经没有耐心自己和你们玩下去了。”

  元始天尊站在白光中,四周的黑暗已经彻底被驱散了,正在此时一个黑色的身影从远处飞来,手上抓着两个昏迷的人,正是米洛克和罗切特,他们之前不敌化作最后一枚黑色棋子的王旭,沦为俘虏。

  “如果你不出现,那我就杀掉这些人,我知道你躲在这片海岛下,我知道你一定能看见我,但是,端木森,你莫要以为躲过去就没事了。我已经不想再和你继续玩这种捉迷藏的游戏了,快点给我出现,不然我就杀光所有人!”

  元始天尊开始急了!

  当所有的计划开始出现小的变故,当这些小的变故越来越多,渐渐积累起来,最终就会让元始天尊的全盘崩溃,从他的手臂被司马天撕碎的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有了不好的感觉,很多事情开始脱离了他的掌控。

  黑蛋看着米洛克和罗切特狼狈的脸,还有身上明显的伤口,他们输的并不可耻,因为他们的对手太强大了。

  又看了看眼前的女娲和老子,当圣人已经习惯了悠长的生命,当他们已经开始变的自私甚至是唯利是图的时候,他们身体里就少了那一份血性,少了那一份本应该存在的坚持。

  它问过他们为什么不出手帮忙?他们给它的回答是不愿意有多余的牺牲。

  但是,有时候,牺牲或者不牺牲是一回事儿,是不是敢于迈出这一步却是另一回事儿!黑蛋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身体外的伤口已经基本上都愈合了,内伤虽然还没有愈合但是却也开始慢慢变好,四肢的气力也渐渐恢复。

  迈开脚步跨出了那一步,女娲惊讶地问道:“你想干什么?别出去!”

  黑蛋却摇了摇头说道:“我必须要去,或许对于你们来说活着就是全部,但是对我来说,朋友才是全部。”

  随着它的脚步一起动的还有阿呆,默默地不发一言地站在了黑蛋的身后,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元始天尊,他比黑蛋更弱小,在元始天尊的面前他比蝼蚁更渺小,但是这样的阿呆却和黑蛋一样坚定。

  “我们在这里代表的就是端木森,或许对于你们来说朋友这个词已经很遥远了,但是对我们来说,少了这两个字所代表的人就活不下去。”

  黑蛋一边说着一边慢慢腾空而起,女娲还想说什么却被老子给拉住了,老子对她摇了摇头,因为他明白阻止不了此时的黑蛋。

  “元始天尊,放人!”

  黑蛋大吼一声,身后狼妖虚影乍现,黑暗中露出一双满是血腥的绿色眼睛,深深地看着对面的元始天尊。

  “哦?有意思,真有意思,居然还敢出头,也好,正好将你们一起抓来,我正愁手上的筹码不够呢!”

  元始天尊这边正要动手,四周却有异变,黑暗中断情人随着一片黑云而动,脚踩纯黑色的太极圆图,另一边,烈焰双翼带动着司马天缓慢地飞到了元始天尊的身边,阿呆吞吐着尸火站在元始天尊的下方,合围之势已经形成,虽然每个人心中都明白,即便全力出手也一定会命丧于此。

  “师妹,我过去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老子忽然开口道,他的眼睛一直看着眼前的大战,脸色有一些若有所思。女娲奇怪地望了过去,却听见老子低声说道:“我过去总在想,这么多年活下来,参悟了那么多的道法,学会了那么多的道理,我们被凡人敬仰为圣人,他们认为我们无所不能,但是我却觉得这辈子我就像是白活了一般。一样会畏惧,甚至此时我的畏惧远比之前更加强烈,一样会害怕,甚至我的害怕比过去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深沉。所以我们才会选择退缩,可是这样的退缩,真的好吗?我们是不是在漫长的岁月里丢失了一些东西呢?”

  老子一边说着,一边挥手在自己的身边炸开了无数白色的雾气,伴随着白色的雾气他也慢慢地飞了起来,女娲一怔,显然是明白了自己这个师兄的用意,他准备出手了!

  “师兄……”

  女娲喊了一声,但是话到嘴边却又收了回去,她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师兄了,他并不是一个特别勇敢的人,当年在无名宫殿内他也从来都是默默地站在一边,他是让鸿元最放心的一个弟子。

  她还记得当年伏羲和鸿元大战,老子想要帮忙最后还是没有,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默默地退到了一边。

  这样的他,看起来懦弱,可是女娲明白只要自己的这位师兄下定了主意,只要他踏出那一步,那么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不会回头。

  “真是的,一个个都被热血冲昏脑袋了,诶……”

  女娲苦笑了一下,自己却同样飞了起来,加入了对元始天尊的包围圈。

  “哈哈,你们终于都出手了,如此看来,在和端木森大战之前,你们这些碍眼的家伙都应该消失了,来吧,我元始天尊以一己之力,独战天下圣人!”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