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两百章 无悔

  黑夜,狂风,消失于元始天尊眼前的断情人,无声无息。

  元始天尊微微皱起了眉头,方丈仙岛上有很多事情开始越来越脱离他的计划,虽然他还能轻松的应付,但是这一系列的变化却并非是一个好兆头。

  当所有的变化叠积在一起,就会慢慢地发生惊人的质变,他心里真正担心的还是消失的我。

  “你在想什么?”

  断情人的声音忽然突兀地在元始天尊耳边响起,元始天尊刚刚确实走神了,说他足够强而轻视了断情人也好,说他被这片黑暗所蛊惑也罢,这一次当断情人的声音出现在他耳边的一刻,他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黑色的夜幕下,拳头猛然间打出,对准了元始天尊的脸,元始天尊的护体白光轻易地就挡下了断情人的拳头,随后大袖一挥,将断情人从空中打落而下,可就在这一来一回之间,司马天却已经到了他的面前,这一次突进非常快,也是元始天尊没有想到的,司马天青色的手抓住了元始天尊的手,狠狠一拧,接着再是一扯,竟然将元始天尊的整条手臂都扯断了!

  鲜血喷洒而下,惨叫声在海面上回荡开,这是方丈仙岛大战开始到现在,元始天尊第一次遭受重创。

  “这只是一个开始,断你一臂还远远不够。”

  断情人站在黑暗中,冰冷地低语道。

  元始天尊的断臂快速生长,血肉眨眼间就得到了重生,但是其脸色异常的难看,司马天和断情人任何一个单独对上元始天尊都没有任何的胜算,他们的下场或许和许佛一样,不是他们不够强,而是超越圣人的元始天尊太强了。

  许佛满怀杀意的一击,也没有伤到元始天尊,但是这一次偷袭却让元始天尊第一次受了重伤,大意,轻敌,骄狂,这些缺点都让元始天尊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看来,的确不能留手,耻辱,居然被你们两个宵小所伤!”

  双臂展开,白色的光芒在天空中猛然间炸开,黑夜在瞬间明亮起来,元始天尊一指天空,狂吼道:“属于我的大道规则现化,白色闪电之下,众生陨落,什么筹码,什么谈判,都不需要了,给我毁了这里,灭了这些胆敢冒犯我的人类!”

  愤怒的吼声在天空中回荡,断情人依然站在黑暗中,他看见渐渐放亮的天空,表情里一片凝重,和司马天互看了一眼,低声说道:“再配合一次,我们要撑到那个人回来。”

  司马天微微点头,火红色的翅膀猛烈地扇动,七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坚毅。

  在另一个世界的我此刻脑中一片惊骇,三大混沌神器,造化玉蝶孕育无穷世界,开天神斧内蕴无边蛮力,混沌青莲安定八方能量。

  除了造化玉蝶之外,其他的两件神器,混沌青莲破碎后化作了无数神器,而开天神斧却下落不明,没想到是遗落在了最初的时代内。

  “你说开天神斧?谁告诉你是这件神器的?给我说清楚!”

  我一脚踏在了怪物身上。

  “是,是我主人说的,它还说谁要是能够集齐这些碎片就能够离开这个世界,重见天日,但是碎片一直都集中在不同的家伙手上,不过你出现后立刻就灭了刀山之魂,打破了这个平衡。”

  怪物还没说完,天字纹就已经在我的手臂上旋转了起来,拳头上开始燃烧起灼热的火焰,被火焰包裹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怪物的身上,将其另外半边的身子也打成了碎片,只剩下了一个脑袋。

  “你,你可别把我的脑袋也给打碎了,我,我能带你去见我的主人!有事儿您和他说。”

  好一个卖主求荣的家伙,我还没逼它,就自己给招了。

  拎着它的脑袋一步步向前走,山洞中那个黑影看着我的背影,试着伸出手,但是它的手刚刚落在外面阳光中,立刻燃烧了起来,它急忙将手收了回来,黑气大片大片地上升,低声说道:“还是不行,别说是这个世界了,就连这个山洞我都走不出去……”

  最初时代的风光看多了也就是千篇一律,试想一下,第一次到史前的地球,一定会非常兴奋,但是看多了也就那么回事,更何况触目所及之地都是虚假的,树木,草地都是假的,我是这里唯一的生命。

  怪物只剩下了一个脑袋,被我拎着的时候更加害怕,每走几步就一个劲地喊:“你可别杀我!我知道你们这些外面的人,都是过河拆桥的家伙……”

  “闭嘴!”

  我低吼了一声,正想发飙呢,就看见前面山坡上,慢慢地站起了一排怪物,大小不一,身体都和我手上拎着的这个家伙差不多,站在地面上的时候,形成了一排如同墙壁一般的队伍。

  “你们谁是头领,出来!”

  我喊了一声,顺手把这怪物的脑袋给扔到了一边,没一会儿,一个个头特别大的黑色怪物越众而出,不得不说,这家伙虽然不是很高,但是那真是很厚重,一出来,每走一步,地面就抖一下,还不是微微的抖动,而是震颤。

  双眼也是一片漆黑,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地上的怪物头颅,冷漠地说道:“你就是那个误打误撞闯入最初时代的人类?我没去找你,你倒是先找上了我,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我白了它一眼,一般来说,这种在封闭环境内的怪物出场总要装装逼,我都习惯了,喊道:“你也别说了,我知道你手上有碎片,交出来放你们一马,不交出来,全都玩完儿,给你们几秒钟时间考虑。”

  有时候,和流氓就不能讲道理。

  另一边,莉莉安娜在海里飘浮着,司马天回归野兽,压抑在心里的杀意彻底爆发,从那个白衣飘飘的通天会大长老,变成了如今舍生忘死的猛兽,这却不是她所想要的。

  无论是谁,无论是怎样的女人,都不愿意看见自己爱的人,变成嗜血,恐怖的样子。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了元始天尊之前对她说的话:“只要你在端木森回归之后,从背后对其下手,我保证,在将来我所统领的无圣时代内留下司马天一条命。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看见了元始天尊的强大,看见了疯狂的司马天,希望已经渐渐从她眼前消失了,我没有回来,谁都不是这个无敌的圣人的对手。

  许佛陨落了,该隐死在了大海中,黑蛋和其他两位圣人不敢动手,谁还能拯救这个世界,也许到了该选择的时候了。

  只是,这个选择那么艰难,背弃自己的朋友,背弃自己的信念,也许是将自己丢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中,可是,她会后悔吗?

  答案,也许从一开始就已经有了,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后悔的女人。就像她爱着高高在上的司马天,就算只是每天看见他,就算只是默默地跟在他身边也就足够了。

  她的爱和她的性格一样,只需要付出,从不求回报。

  慢慢沉入了海底,分水石隔绝了海水,她向着海底沉去,光芒渐渐消失在了她的眼前,安静的世界内,她的眼神反而越来越坚定了。

  黑蛋,躲在老子和女娲的身后,刚刚踏入圣境的它在这场大战中依然出不了力,深深的不甘在心中蔓延开,攥紧了拳头,低声说道:“为什么我们不能出手?”

  女娲安抚地说道:“牺牲,也要看是不是有回报,你还年轻,你不该死在这里……”

  黑蛋没说话,只是,期待着希望的归来,期待着,我踏着黑暗回来的那一刻……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