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九十八章 黑夜降临

  “你的骄傲因何而来?”

  通天教主开口问道,他对面坐着断情人,没有了面具的断情人却看起来更加冰冷。

  “因为我足够强大。”

  断情人冷漠地开口说道。

  通天教主点点头道:“那么现在为什么你的骄傲不在了呢?”

  断情人没有说话,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个“明知故问”的意思,通天教主却冷漠地说道:“是因为你早已不是天下无敌的断情人,即便如今你再次走回了黑暗中,即便你抛下了所有的儿女私情,可是你也早已不是天下第一,不是那个走到哪里都能够呼风唤雨的强者。说的难听点,现在的你距离罗焱已经太远了。”

  通天教主最后一句话直击断情人的灵魂,他全身一震,脸色非常不好看,低声喝道:“就算我不如罗焱也轮不到你来教训我!而且,你在元始天尊的眼中和我一样,如今都是蝼蚁。”

  通天教主却不动气,只是默默地站起身来,缓步走到了断情人的面前,弯下腰,看着眼前的断情人,双眼中猛然间有愤怒的火焰燃烧起来,低声说道:“是的,你明白就好,那么如果我们两个在他眼中的蝼蚁能够一起将他打倒,那我们是不是能够将我们失去的都夺回来呢?你失去的骄傲,我失去的是尊严!”

  断情人一怔,眼睛微微低垂,沉声说道:“你要怎么帮我?”

  通天教主默默地冷笑一声说道:“很简单,我要你继承我的道,我的道是当年鸿元师尊为我所选,但是你应该知道,当年的鸿元师尊最喜欢的弟子便是我,所以,他为我所选的道,也是所有弟子中最好,最强的道。”

  断情人这下子是彻彻底底的愣住了,天下间居然会有人和别人分享自己的道,这就好比将自己致胜的秘密武器告诉了别人。

  “你真的要告诉我?”

  断情人皱着眉头,重复了一遍,却看见通天教主脸上露出了阴沉的笑容。

  在方丈仙岛上,有两个人知道断情人肯定会来,第一个人是女娲,第二是老子,两个人都在之前和通天教主通过气。

  断情人的到来,却给了元始天尊一个巨大的惊讶,他惊讶的不是断情人会来助拳,而是惊讶断情人居然有胆子出现在这里。

  “元始,你的道是寻光之道吧……”

  断情人冷漠地问道。

  元始天尊微微点点头,没说话,眼里冰冷的眼神如同能够看穿一个人的灵魂。但此时却看不穿断情人,看不穿这个由他们三个圣人的道痕所化的男人。

  眼前的断情人仿佛比黑暗又多了一些东西,又仿佛更加神秘诡异,看起来像是多了一层面罩,又像是多了一层更神秘的力量环绕。

  “那么,你知道通天教主的道是什么吗?”

  断情人忽然开口问道,这一问却将元始天尊给问住了,这些年来,他虽然和通天教主一直在斗,不过这只是表面上,实际上和通天教主的争斗只是他表面上的阴谋,他的野心本就不在和通天这么多年的争斗上。

  胜负,输赢,不过只是他的幌子,又怎么会费力去关心这位表面上的劲敌的道呢?

  “不知道了吗?”

  断情人黑白两色的长发微微飘荡,嘴角微微扬起的笑容里带着三分嘲讽。伸手一点自己脚下的太极圆图,整张太极圆图立刻化作一片乌黑,不仅仅是这片太极圆图,随和墨色的散开,整个天空,方丈仙岛四周的所有天幕,大海,树木,全都被笼罩在了这片黑暗中。

  当年的无名宫殿,通天教主是最后一个走进房间内的,穿着素色长袍的他脸上洋溢着远比断情人更加傲慢的表情。

  “师尊,您唤我前来,是要传授我道吗?”

  通天笑着问道,也就只有在鸿元面前的时候,他才会如此尊敬。

  “你看这片黑夜,能见到什么?”

  鸿元指着窗户外面的黑暗问道,深沉的黑暗,什么都没有,这是天外,甚至连一颗星辰都无法看见。

  “什么都没有。”

  通天奇怪地说道,口气里带着一丝丝不确定的感觉。

  “你再看一看。”

  鸿元伸手轻轻一挥,黑暗更加深沉了,只是却依然什么都不存在,安静而诡氛。

  那一年的通天教主走到窗户边上,看向外面,年轻骄傲的脸上缓慢地涌现出一片惊喜,仿佛能够从这片黑暗中看出一些让他感觉新奇的事物。他明亮的眼睛里闪烁出越来越多喜悦的光芒,轻轻地说道:“我看见了整个世界,不,不仅仅是整个世界,是很多个世界,它们隐没在黑暗中,师尊,您到底要传我什么道?”

  鸿元微笑着走到通天身边,轻轻地点了点他的肩膀,随后说道:“我传了元始寻光之道,让他追随的是心中的光,他说我便是他心中想要追随的光,而我将你视作我的接班人,所以,我要让你变成这片夜幕中的光,这便是我传你的道……”

  当年的这一次传道,鸿元是偏心的,七个弟子,每个人的天赋不同,每个人的性子不一样,所能成长的未来各不相同。

  鸿元站在道佛之路的尽头,他能够看见这些还未踏上道佛之路的弟子们的未来,如今的他们或许只是一群桀骜生来天赋异禀的天才,但是未来,他们会成为这个世界,乃至无数个世界的最强者。

  只是,他或许没有料到,多年后的今天,元始的野心让他走上了一条霸权之路,他也无法看见,通天的骄傲让他变成了一个失败者。

  命运这东西,真的说不清,即便圣人也不过只是命中的沧海一粟罢了。

  方丈仙岛上,元始天尊看着眼前的断情人,赫然明白了一件事,今天断情人的到来,并非代表的是他自己,而是他和通天教主一起的复仇。

  他们身上有太多的相似点,他们一样天赋异禀,他们一样骄傲,他们一样曾经强大,他们一样拥有辉煌的过去。他们一样如今输的一败涂地。

  两个失败者的复仇,带来的将是一场震撼整个大海的风暴。

  “你不知道通天的道,身为你们三清道痕所化的我过去也从来没想过要去了解,但是如今,他的道成了我打败你的希望。”

  断情人的话语听起来激昂,可是声音里却非常平静。

  “千年之前的我,戴着面具遮蔽了我在面具下冰冷的脸,千年前的我,无情地活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正道还是魔道,见到我都望风而逃,我孤独地活着。我曾经是高高在上孤独的王者,但是当我脱下了我的王冠,我输掉了一切,最终也没有留下我最爱的人。我输掉了一切,但是,正因为我输掉了一切,所以,我无所畏惧。”

  断情人脸上露出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他脸上的诡异笑容,黑暗之中的他看起来那么像通天教主,两个身影慢慢重合在了一起。

  “今日,便是我们的复仇!用通天之道,用当年鸿元没有赐给你,但是赐给了通天的道,玄冥之道!你以为你是天下光芒之主,真是笑话!我要这天再亮不起来,我要这世间不在有一丝光明,我才是真正的光芒之主!”

  断情人的声音和身体随着他的话,慢慢消散在了黑暗内。天之骄子,头戴王冠的他,终于在这片黑暗中化身为幽冥杀手,慢慢拾回自己的骄傲,慢慢找回自己失去的尊严!

  留下了,随着冷风呼啸而过的杀气……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