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光之主

  司马天的牙齿深深地咬进了元始天尊的肉中,很快金色的血液顺着元始天尊的脖子往下流,滴在了地面上。

  “居然敢咬我,还真和野兽一样。”

  元始天尊冷哼一声,疼痛并没有带给他太大的伤害,但是司马天疯狂的举动和一瞬间爆发出的力量却让他心头的大患终于成真!

  力圣对于圣人们来说是一个未知数,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力圣到底有多强,更不知道力圣到底有多可怕,所有关于力圣的传闻都来自于神话故事。

  但是,元始天尊却同样明白,今天司马天的疯狂举动并不属于力圣范畴,因为他更像是一头被逼疯了的野兽。

  被震开的司马天在空中倒转了几个圈,然后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眼睛里露出深深地警惕,看着前方的元始天尊,微微拱起身子,七彩的龙瞳内有一道道非常神秘可怕的杀意,他踱着步子,在元始天尊的左右徘徊,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

  “你不是要报仇吗?那好,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原本我只是想把你变成我要挟端木森的一个筹码,不过如今看来,你已经成了我新的心腹大患,要报仇是吗?我就在这里,看你能不能伤的了我。”

  元始天尊低声说道,司马天身子往前踏出一步,背后的火焰翅膀再次扇动,整个人直冲了过去,眼睛里的杀意比这大海更深沉,低吼声不绝于耳,司马天的速度依然非常快,带着火焰的翅膀重重地拍击在了元始天尊的护体白光上,没有任何意外,护体白光并没有被单纯的元凤之力打碎,但是很快司马天青色的拳头就重重地打在了护体白光之上,只看见护体白光猛地一震,随后就像是被打出了一个大窟窿一般,往下凹陷了一大块。

  “果然如此,你的力量主要来自于莫名其妙产生的盘古之力,而三大妖兽之王的力量也不过如此,司马天,你要是以为凭借单纯的盘古之力,就能打败我?那未免太小看我了?早在我拿到鸿元道痕之时我就已经和狂暴的端木森战斗过,他的盘古之力可比你强大多了,只有这点伎俩,你绝不是我的对手!”

  元始天尊低声喝道。

  白光虽然被打穿,但是元始天尊这一次的脸色却一点都没有变,相反的还阴沉了不少,嘴里露出冷笑,低声说道:“拿出一点真本事来对付你吧。”

  元始天尊伸出右手,五个手指对准了天空,指尖有灵光闪烁,方丈仙岛的天空竟然露出了一丝丝的裂缝,慢慢地破开了一般。

  “天,天空怎么裂开了?”

  众人大吃一惊,妖兽们也抬起头看向天空,发出恐惧的低吼声。

  “当年鸿元为我选定了我将来要成为圣人的道,他让我研习寻光之道,虽然我之后偷偷开始修炼在我看来更加强大的大道,但是我却一直没有放下对寻光之道的修炼,如今,我便以我多年未曾使用过的寻光之道来对付你,你们看见的是天空塌陷,但其实并非如此,天空没有塌陷,而是天空中所有的光都被我剥夺了,我为光之主,我寻到的光就应该为我所用,我追索光,吞噬光,我才是天下光芒的主人。今日,我以无尽光芒做出审判,司马天,我要让你葬身于满天神光之中!”

  元始天尊伸手往地面上一按,天空中所有的光都开始疯狂地落下,拼命地冲向下方的司马天。

  光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有人说光是希望,有人说光是信仰,有人说光是力量,它们可以没有一丝一毫的重量,也可以像泰山一般沉重,它们可以看起来没有纯净无暇,也可以看起来一片漆黑,光可以说是天下间变化最多的事物。

  但是,谁能够被称为光的主人?也许除了鸿元之外也就只有一个人了,那便是站在我们面前的元始天尊。

  当年的无名宫殿内,鸿元看着还很年轻的元始天尊,平静地说道:“你想学什么道?”

  元始天尊抬起头望着面前的老师,他心中有疯狂的声音在喊着,要学习最强的大道,要成为天下间和鸿元一样强大的人。

  但是,他依然没说出口,冷静的意识占据了上风,微微低下头,沉声说道:“师尊,我并无想法,还请师尊赐我大道。”

  元始天尊压制了心中的野心,鸿元微微点了点头,随后看着自己手边桌子上的烛火,随后说道:“你可修习寻光之道,此道可助你成为圣人,亦可让你成为光之主,但是,寻光之道为追随之道,若是修习的话,你需要追随一人,为心中之光,此人越是强大,那你之道就越强,你心中可有这样的人选吗?”

  元始天尊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看着鸿元微笑着说道:“我心中追随之人,自然是您。”

  满天的光从空中落下,仿佛整个天空从空中坠落,司马天站在天空下,这一次不是光靠对危险的预感就能够避开的,因为整个天空都将他包围,他慢慢地弯下腰,双脚发力,从空中冲起,很快就冲入了光芒中,大片大片的光芒包裹在司马天的身上,司马天全身巨震,即便有盘古之力保护,但是他的皮肤还是不断地破碎,鲜血顺着他的血肉往下流。

  “哼,你就在这片光芒中消散吧,我绝对不会让你这样一个大危险还留在人间。”

  元始天尊对司马天的杀心已定,司马天站在光中,却出奇地没有反抗,这一幕很快就引起了女娲和老子他们的意外,司马天就算是重新找回了兽性,也不至于不反抗,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安定。

  就在这时候,天空中的光芒,或者应该说是整片天空居然都在倒转,大片大片的光源被吸上天空,一片又一片极芒消散在了一片混蒙中。

  “怎么回事?”

  元始天尊微微一皱眉头,就在此时,一张巨大的太极圆图从混蒙中现化出来,顺时针的旋转,速度并不快但是却将元始天尊招来的光芒彻底吸收,司马天抬起头,同样看着头顶上的太极圆图。

  在太极圆图上站着一个人,身穿黑白两色的道袍,同样留着黑白两色的长发,满脸的冷酷,道力在他四周环绕,虽然没有圣人之威,但是气势却一点都不比圣人要弱。

  “居然是你!”

  元始天尊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不仅是元始天尊,黑蛋和其他人也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只有老子和女娲表情镇定,因为他们已经算准了这个人的出现。

  他是他们布置的一步暗棋,如今这步暗棋终于到了要用的时候了。

  太极圆图缓慢地从空中落下,漂浮在了司马天的身边,太极圆图上的人对司马天微微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面前的元始天尊,冷漠地说道:“我一早就讨厌你,只是过去我对你的讨厌更多的是我的性子使然,但是如今我才明白为什么你让我如此讨厌的真正原因,那便是你的灵魂和你所做的事情,你已经走上了一条没有回头机会的歧路。”

  元始天尊听后哈哈大笑道:“区区一道道痕,也敢在我面前张狂。断情人,你来又如何?难道你还以为你有能力阻止我?难道你以为你是罗焱有能力站在我的面前,成为我的敌人?你不过只是我的道痕所化的一个生命体罢了。说到底,你不过只是一道道痕,一条规则……”

  这场大战,断情人终于赶上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