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复仇(2)

  “这条路太孤独了,你不怕吗?”

  白光中,司马天孤独地站着,面前,身边没有一个人,一切都那么的明亮,如此耀眼的光芒映衬下,司马天脸上的泪痕那么的清晰。

  “我不是已经走了这么久了吗?”

  司马天苦笑了一下,笑容在他的嘴角边蔓延开。

  “那今天会是你的终点吗?你想让今天成为你的终点吗?”

  白光中的声音低声说道。

  “终点吗?也许吧,我需要力量,既然是终点了,那么就燃烧起灼热的光芒吧。”

  司马天双手举起,拳头紧紧地攥着,就像是要抓住头顶上的天空。

  “如你所愿……”

  声音渐渐退去,仿佛是司马天心中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方丈仙岛四周的海面上,三头被火焰包围的妖兽之王在空中旋转,随后直冲天空,鸣叫和怒吼的声音不断地回荡在天际,三头妖兽之王终于落下!

  狂风席卷司马天的脸,吹动他的长发,白色残破的长袍不断地在风中摇曳,他疯狂的吼声却被狂风吞噬,三头妖兽之王的魂魄终于落入了他的身体中,在他的身体中回转,横冲直撞的妖力在他的身体内膨胀。

  “噗……”

  猛然间喷出一口鲜血,司马天的脸色一片苍白,吐出的鲜血都燃烧着灼热的火焰,他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显得非常萎靡的样子。

  “妖兽之王的魂魄,它们本就是天地间的异种,不仅仅拥有强悍的外表更有可怕的魂力,它们的魂魄绝不是人类能够吞噬的。即便,你是司马天,即便,你已经踏入了力圣的门槛。成为了圣人,你的生命的确得到了升华,可是灵魂已然无法容纳这三头妖兽之王所有的魂魄。你,太高估自己了。”

  元始天尊低声说道,声音里带着嘲讽之意。

  司马天嘴角流着鲜血,身体微微颤抖,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而且,即便你吞噬了三头妖兽之王的魂魄,你认为就能战胜我了吗?天真,幼稚,愚蠢!一个已经被打的一败涂地的力圣,加上三个已经彻底被打败,残破的妖兽之王魂魄,加在一起又能获得怎样的助力?你以为你吞噬了这三头妖兽之王的魂魄就能对付我了吗?”

  元始天尊冷漠地说道。

  而这些话,司马天却一个字都没听见,他趴在地上,全身不住地颤抖,每一口从其嘴里吐出的鲜血都像是燃烧起了烈焰一般,疯狂地,带着狂野的力量。

  人类随着在文明世界所存在的时间越来越长,就会变的越来越弱小,失去了野性,每一次战斗的时候就总是会留手,这是一种自我意识的约束。

  但是,当一个人开始找回灵魂中的兽性,开始重新变回野兽,那么这个人就会变回他最强的模样,只是,这样的人,还能被称为是一个人类吗?

  司马天站在灼热的鲜血中间,这些鲜红的血液看起来就像是熔岩一般,地面上被烫出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黑色坑洞。

  他闭着眼睛,喉咙里发出一些歇斯底里的声音,就像是惨叫,又像是愤怒。三大妖兽之王的模样不断地在他的皮肤上显露出来,很快司马天的头发,眉毛也开始燃烧,不多时,他整个人就彻彻底底被火焰所包围,衣服在火焰中被烧成灰烬,甚至是皮肤和血肉都在火焰中被烧成了黑色的焦炭。

  即便强如力圣,身体早已不是普通人类所能比的,此刻都已经变的支离破碎起来。

  “力圣,身体强大的战士,恐怖的战神,具有毁灭力量的圣人。的确,这些称号都不足以用来形容力圣,可是即便如此,司马天也是刚踏入力圣境界不久,他本身也并非是妖兽,三大妖兽之王的魂魄合一之后便是盘古元气,司马天无法融合盘古元气也很正常。”

  女娲远远地看着司马天,声音里带着一丝急迫。

  “那如果融合失败了会怎么样?”

  一边站着的黑蛋急忙问道。

  女娲缓慢地转过身来,看着黑蛋,眼神里只有一片悲哀,黑蛋仿佛能够从女娲的眼神里看出一些什么,它急忙转头望着老子,而老子眼睛里的悲伤更深更沉。

  “你们倒是说话呀!”

  黑蛋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可依然用近乎狂吼的声音喊道。

  “如果吞噬失败,司马天的魂魄和肉体就会形神俱灭,也就是说,司马天自己走上了一条也许没有归路的道路,而且如今看来,他很快就要失败了,连力圣都承载不了三大妖王的魂魄,更承载不了盘古元气……”

  老子的声音很低沉,但是黑蛋听的很清楚,如同锤子狠狠地砸在了它的心头上。

  “不,不会的,这不可能!”

  黑蛋从地上跳了起来,想要冲向司马天,却被女娲的木行灵气牢牢地缠住,它本就虚弱,此时更是被女娲的木行灵气所压迫,站不起来。

  “放开我,已经死了两个人了,不能让司马天也死在这里,你们快放开我,我要去救他。”

  黑蛋大声喊了起来,只是木行灵气却收的越来越紧,它咬着牙想要从地上站起来,可是身上的妖气和圣力都被木行灵气给裹挟住了。

  “黑蛋,你要是过去了,今天死的就会是四个人,我不会让未来妖山之王丧命于此,你不能过去。”

  女娲斩钉截铁地说道。

  做出这样的决定,看着司马天的陨落,是一件让女娲,让老子,让在场每个人的心都特别沉重的决定,尤其对于一个人。

  莉莉安娜默默地站在白绝之王身后,从司马天出现的第一刻开始,她的眼睛就一直落在司马天的身上,根本就没有移开过。

  他一直是她眼中的大英雄,身穿一尘不染的白袍,潇洒地走在风中,他虽然并非无敌,但是却让人打从心里尊敬,他虽然看似冷漠,可却永远站在正义一边。

  英俊的脸上那一双忧郁的眼睛,让人看去心中满腹哀愁。

  只是,她心中同样知道,这样的一个人,不属于她。

  缓缓从白绝之王身后退开,一点点往后走,当一个女人如同烈火一般爱上一个男人后,当这个女人的性子如同快要爆发的火山一般灼热,当这个女人眼看自己深爱的男人即将灰飞烟灭的一瞬间,她将会比天下任何人都愿意去牺牲,哪怕只是毁灭在一起。

  如果不能让他爱上我,那么我就算是死也要和他在一起,至少,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还能在一起。

  她走进雨林中,跳入海水里,向着司马天的浮岛游了过去,旅途并不那么地长,海水却刺骨一般地冰冷,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疯狂的女人,谁都没有看见这个正在海水里游向死亡的女子。

  司马天的脑海里一片空白,耳边只有三大妖兽之王发出的怒吼,烈焰从他的双眼,鼻子和耳朵里往外喷,手背和手心中不断地冒出奇怪的刻印。

  鲜血依然在流,他的皮肤已经大片大片地被焚毁,只是没有呼喊。

  “我要怎样才能够吞噬三大妖兽之王的魂魄?我要如何才能够获得盘古元气?”

  他在心中疯狂地问。

  “变回野兽,回归兽性,将自己变成一头饥渴,充满本能和杀意的野兽……”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这个声音明明不是很响,但是却异常的清晰,明明没有盖过三大妖兽之王的吼声,却能够让他听的清清楚楚。

  “回归兽性,变回野兽……”

  司马天忽然安静了下来,嘴里开始呢喃着古怪的话。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