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九十一章 血溅大海

  江湖是很残酷的,并非每个人梦中的乐园,也不是冒险家发财的天堂。

  文人千般笔墨也写不出江湖的凶险,导演万般手法也拍不出江湖的血腥。

  这是一个凡人想象不到的可怕世界。

  司马天很久之前就明白这个道理,当他浑浑噩噩地在江湖中厮杀的时候,就明白,也许今天还和你把酒言欢的朋友出了门,就会被杀。

  可是,即便这五百多年来他看惯了生死,但是当许佛消失在白色闪电下的时候,依然无法承受这样的痛苦。

  “徒儿你可知为什么江湖中人人都不快乐?既然不快乐,为什么又要入江湖呢?”

  跟着许佛修行之时,他曾经问过这样的一个问题。

  司马天只是冷漠地说道:“因为江湖中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名,利,或者是一些平时根本就得不到的东西。”

  许佛却摇摇头说:“不,他们入江湖是迫不得已,有时候人做一件事不一定是有原因的。就像当年的你毁了自己的家族,你如今如此后悔,可是却还是因此而入了江湖。就好像我,如果不是当年鲲鹏的一次屠杀,也许我也不会成为江湖中的传奇,其实我们都没的选。不是我们想入江湖,而是我们注定要入江湖。”

  谁也不曾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只有许佛说过。

  司马天慢慢地将头点在地上,深深的,将脸埋进了土里,黑色的泥土蹭在他的脸上,海水滴落在他的身上,冰冷冰冷的感觉。

  连一声告别都没有,连一声再见都没有说,当许佛的灵气彻底消散于空气中的一刻,四周一片安静,方丈仙岛彻底被打成碎片,这就是圣人级别战斗的结果,即便是久经沧桑磨砺的仙岛也无法抵抗恐怖的圣人法术。

  游轮在海面上翻滚,静悄悄的,其上已经没有一个活人。

  一道血红色的影子慢慢飞来,缓缓地落在了司马天的身边,该隐气息虚弱地倒在了司马天的身边,看见司马天跪在地上,看见整个方丈仙岛被打成碎片,看见圣力和灵气的气流在空中肆意的飞旋,他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你怎么在这里?许佛呢?”

  他伸出手想要解开司马天手上的道力,可是手指刚刚触碰到司马天手臂上的道力就立刻被震飞了出去,这是元始天尊留下的束缚,不是该隐能够解开的。

  “该死的,这么强的束缚,看来还要等许佛来解了。方丈仙岛怎么会变成这样?米洛克他们都被抓了,那个该死的黑色怪物太厉害了,王旭原来是叛徒,我们被偷袭了。”

  黑蛋低声说道。

  司马天依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跪着,肩膀颤抖,毫无生气。

  “你怎么回事?是不是中毒了?还是被元始天尊给打伤了?”

  该隐急忙走过来问道,却见司马天面前的地上一片湿润,眼泪落进了泥土中,他的肩膀颤抖是因为哭泣,他不说话是因为声音已经嘶哑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

  该隐心中已经有了一丝丝不好的预感,司马天依旧不说话,海岛的碎片不断地浮动,该隐往后退了一步,双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低声说道:“是不是,是不是他死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谁杀了他,谁杀了他?”

  该隐对着司马天咆哮,后者还是说不出话来,而就在这时候,原本正在越飘越远的海岛猛然间停止了起伏,一股莫大的吸力拉着海岛碎片一点点聚拢起来,仿佛四分五裂的版图正在重聚,拼凑在一起。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对付我吗?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够逃走?真是可笑,如今一个圣人已经陨落,天下间第一个陨落的圣人死在了我的手上,哈哈,剩下的人呢?你们剩下的人还有什么力量能对付我?”

  远处白光中,元始天尊站在光芒下,双手高高举起,他身上的伤口已经尽数复原,此时已然是一副无敌之姿。

  在这里,他是无敌的,谁都无法打败他,谁都不行……

  黑蛋他们同样安静,老子,女娲,黑蛋,白绝之王,莉莉安娜,谁都没有想到许佛会在这里陨落,虽然没有看见他的尸体,可是在那么强悍的攻击下,已经无比虚弱的许佛怎么可能活下来?

  过去没有人能够杀死圣人,是因为除了鸿元之外没有人比圣人更强,但是如今,他们的敌人就是一个超越圣人的存在。

  圣人再也不是不死的了,让众人意识到这一点的是一场血淋淋的惨剧。

  该隐怔怔地说不出话来,那一年他们在罗马尼亚相遇,他一心求死,另一个玩世不恭,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对于该隐那一颗冰冷的心来说,许佛是唯一几个能被称为朋友的人。

  “不,不可能,司马天,你还跪着干什么?难道不报仇吗?你师傅被杀了,难道你不报仇吗?”

  该隐对着司马天怒吼,司马天一愣,表情瞬间停滞。

  “哼,怕了吗?真是可笑,许佛引以为傲的徒弟居然如此贪生怕死,可我不怕,哈哈,反正我只求一死,如今,倒是能成全了我!哈哈!”

  该隐猛地从地上飞起,掠过海面,向着白光中的元始天尊飞去,带着无畏和疯狂,一头冲向了无敌的元始天尊。

  “纳命来!”

  该隐不该疯狂的,有时候他比许佛更加冷静,因为他有一颗冰冷的心,他从出生开始就被背叛,他看清了这个世界,憎恨自己还活着。有的人一生都很冷漠,可是唯一一次被点燃了热情,却带来的是死亡。

  “哼。”

  元始天尊冷哼一声,在该隐冲到白光之前还有数米的地方,大袖一挥,一道灵光落在了该隐的身上,该隐红色的身体被当场缠住。

  “我知道你好像是西方的吸血鬼吧?据说是因为诅咒而不会死去是吗?不过,你以为这样我就杀不了你吗?真是可笑!”

  元始天尊的话却换来了该隐的冷笑:“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有本事就杀了我!”

  接着,司马天抬起头,在风中,却看见元始天尊释放出来的白光将该隐当场捏碎,鲜血喷溅出来,随后白光释放出比太阳还要灼热的能量,该隐的魂魄在白光中惨叫,大声喊道:“终于,终于要死了,哈哈,许佛,我来陪你了……”

  司马天再一次愣住了,海风有一点咸,吹过人们脸颊的时候让人感觉生疼,莉莉安娜捂着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黑蛋怔怔地睁着双眼。

  有一个人死了,逆天小队又有一个人死了……

  “哈哈,杀,杀,我是无敌的,谁能伤的了我……”

  元始天尊在风中狂吼,声音里充满了骄狂之意。

  多年前,许佛第一次带着该隐站在司马天面前的时候,司马天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是妖怪吗?”

  对方不屑地笑了笑说道:“我才不是你们东方的妖怪,我是吸血鬼的始祖,圣经中的名人,我是该隐。”

  而听了该隐一番自我介绍后,司马天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声,当做没听见。

  从此以后,他们见了面就如同水火一般不容,可是虽然表面争吵,但是他们互相都知道对方是可以信任的人,是可以将自己的后背交付给对方的人。

  他们,其实是朋友。

  司马天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心中已经没有了感情,逆天者不在,谁都不是元始天尊的对手,可是难道看着元始天尊肆意地杀戮吗?

  “你夺走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还夺走了我朋友的命,元始,这笔账,就算死,也要和你好好算一算。”

  说话间,司马天背后的始麒麟血脉开始沸腾……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