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八十七章 时空之道

  那一年,下着大雨,乌云和今天的方丈仙岛一样浓,山路上没有人,也没有光,他偶然间飞过一片山庄,看见了下面是一场大火之后的废墟。

  一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孩子倒在了废墟中,已经昏迷了过去,身上的衣服非常残破,本该英俊的脸上满是黑色的焦痕。

  黑色的浓烟飘上了数十米高的天空,这个孩子的身上散发出浓浓的魂力,仿佛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他从空中落下,站在了这个孩子的面前。

  孩子幽幽醒来,看见了面前站着的男人,眼神中透出深深地悲伤,整个人就像是木偶一样毫无生气。

  “你被诅咒了,怕是死不了了,不过也不错,至少别人都追求的长生不死,你小子这么轻易就得到了。”

  那一年的许佛还喜欢用调侃的语气面对四周的人和事。

  孩子用手揉了揉已经被雨水打湿的脸,虚弱地问道:“你是谁?”

  许佛往前走了一步,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孩子,双眼中闪烁出异样的神采,就好像是看见了一件至宝一般,吃惊地低声说道:“天赋真不错。你是个好苗子,以后跟着我吧,做我的徒弟。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低声说道:“我叫司马天……”

  许佛一生只有一个徒弟,在那个雨天,在那个机缘巧合之下,他收了司马天为徒,从此以后,司马天成了许佛的逆鳞,谁都不能碰,而许佛也成了司马天唯一认可的人,他继承许佛的意志,甚至在上一世逆天之前,司马天做事的风格,行事的习惯都和许佛一样。

  这是一对命中注定有无数因缘的师徒,上一世的许佛死在了司马天的手中,这一世的司马天由许佛来救。

  元始天尊指尖的白光爆裂开来,强悍的光芒裹挟着惊人的能量直冲对面的一群圣人而去,老子已经释放了巨大的太极圆图,时空尽在其掌握之中。

  白光击中太极圆图的一瞬间,时空也在此刻停止下来,老子对于时空的控制力超过所有圣人。

  “时光,空间,这两种亘古不变的力量就在我的手中,我掌控这种无上的能量,体会这种惊人的大道,万物,所有的能量都逃不出这两种力量的控制。如今我以时空之主的身份命令,时空停滞!”

  老子的声音随着大风飘扬在整个方丈仙岛的上空,太极圆图上爆射出黑白两色的光芒,元始天尊的白光射过来的一瞬间,却被这两种力量所包裹。

  时间,静止了。空间,停顿了。

  时空是不可能绝对静止,只能相对静止,这句话说的是对的,元始天尊所操控的时空之力,也无法做到将时空绝对禁止,他使一处时空停顿,就代表了另一处时空相对流速加大,这便是老子对于时空之道的操控。

  当众圣人面前的光波,能量停止下来的一刻,会在某一处时空,比如海底,比如天空,时空流速大大加快。

  元始天尊的光波被停止了下来,面前的一草一木,都停止了摇摆,天上的云朵停止了向前飘行,每一滴浪花,每一滴蓝色的海水都凝结在了空中,鱼儿不动了,妖兽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喘息,一切都停止了下来。

  “过去,我就很羡慕你的时空之道,师傅为你选择这一条大道其实也是他对你的一种恩赐,在我们众师兄弟之中,你的道是最适合你自己的。但是,你的道也是我们众师兄弟中最难修炼的,因为时空实在太大,也太难捉摸,你能够依靠时空之道成圣,说明其实你的天赋一点都不比通天教主差。我一直都为你感到可惜,师兄,如果你有和我一样的野心,也许此时站在我这个位置上的人,是你。”

  元始天尊对于老子的态度还算是比较尊敬的。

  当年无名宫殿内,每一个人都对这位老实本分,与世无争的师兄保有最高的尊重,老子挥了挥大袖,摇摇头说道:“我不会变成你,也不会有你这样的野心,你的这个假设是不可能的。”

  老子斩钉截铁地说道,对面的元始天尊点点头道:“是啊,所以,如今的你挡不住我,时空之道本是大道,但是如今你我实力天差地别,所以,我要破你的时空之道,很容易。”

  明明老子已经冻结了元始天尊四周的好似空,但是后者还是轻而易举地举起了手,就仿佛他的手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禁锢,太极圆图前,被黑白两股气息挡住并且被时空封印的白光又一次动了起来,随着元始天尊的手一点点举起,白光也在跟着移动,一开始移动的很缓慢,但是当元始天尊的声音传来,低沉的念咒声响起的一刻,白光彻底冲破了时空的封锁,狠狠地撞击在了太极圆图之上,太极圆图如同一张纸一般被轻易地击碎,随后幻化成一条巨龙的模样,白色的巨龙,只是龙形却有着超越圣人的恐怖破坏力,老子双手护在身前,女娲在此时打出三道比一般的木行灵气更深更浓的灵光,护在了老子身前。

  “轰隆!”

  巨响传来,两个圣人,两头圣兽都被震退,黑蛋震退的距离最远,长达百米,老子和女娲各自被震退了十多米,许佛爆退五米。

  虽然众人都没有受伤,但是以一己之力对抗四大圣人,而且只出一招就让四大圣人疲于对抗,甚至在同一招下一起爆退,这样的强者,如今天下间恐怕就只有元始天尊一人了。

  “哈哈,哈哈,你们不是扬言要联手打败我吗?许佛,你不是要救司马天吗?老子你不是要拉我回到所谓的正道吗?女娲,你更可怜,你一直在摇摆不定,最后还是变成了我的敌人,可是变成我的敌人就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你的本名木行灵气也只能勉强挡住我刚刚的一击,还有什么招数?你们还有什么招数能够对付我的就快点使出来!”

  元始天尊的骄狂已经到了极限,再也没有了过去深不可测的圣人模样,当一个人得到了他一直希望得到的东西,就会非常愉悦,可如果这个人想要得到的东西是金钱,权力的时候,就会变的骄狂。

  常言道,骄兵必败,可是这是指凡人,而此时此刻,在这方丈仙岛上,谁又能够真正对付元始天尊呢?

  四个圣人,四个随便放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够堪称无敌的人,四个在凡人眼中比神更高存在的强者,今天,联手都不是元始天尊的对手。

  “铿!”

  许佛将两极锤放在了地上,沉重的声音打断了元始天尊的笑声,他看着眼前天空中的元始天尊,又看了看元始天尊身后的司马天,眼睛里的战意越来越浓,渐渐变成了恨和愤怒。

  “上一次我不是你的对手,的确,这一次我也许依然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绑了我的徒弟,我决不答应,不是要打吗?你不是因为自己能够以一人之力对抗我们四个人而骄傲吗?你的这份骄傲,我不认同。我输过一次,这一次也会输,但是这一战,我要一个人来打!你,我要一个人来对付!”

  许佛此话让其他三人都是大惊。

  “许佛,你别乱来。”

  女娲焦急地喊了起来,许佛却摇摇头,举着两极锤缓步走向前方,低声说道:“这不是乱来,这是我的个性,老子这辈子活的太久了,早想死了!我不怕死,更不怕战斗,元始天尊,你我来单挑!”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