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七章 诱敌

  当一个人的灵觉越来越强,一个人对四周事物的感知力也会变的越来越强,这是一种成长,或者说是一种进化。

  有一些知道灵异世界却自己不是灵异人士的学者曾经提出过这样一个想法,修行灵力,或者是修行灵觉,也许是一种将人的身体本质提升,开发身体潜能的一种特殊方法。

  甚至在他们看来,灵异人士就是一种进化后的人类!

  当然,这种论调在我看来就是扯淡,所有妄图用科学来解释我们世界的反常想象的人,在我瞅着都有点白费力气。

  在深海之中,我感觉不到海水的流动,很静的空净,只是灵觉准确地捕捉到了一个人的存在,他站在黑暗内,不露面,不显山不露水,甚至连杀意和气息都消失不见,只是,我能够感觉到他的存在,依靠我的灵觉,我知道有个人站在我的身后。

  猛地回头,天机眼在海水中展开,一道圣光照射在背后黑暗的海水中,圣光天机眼虽然并没有太强的攻击力,但是瞬间爆发出的强光,却能够照穿伪装和黑暗,让一些躲藏在暗处的家伙无所遁形。

  强光于面前乍然亮起,黑暗被瞬间洞穿,周遭的事物被照亮,甚至连海底的沙石,水中浑浊的鱼鳞都看的异常清晰,但是却没有发现那个跟踪我的家伙。

  我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阿呆在我身边低声问道:“怎么了?主人。”

  黑暗中没有人吗?还是说对方一直盯着我,已经预判了我下一步的行动,知道我会向四周攻击?所以才提前一步躲开了?

  可是时机把握的也太好了,我释放圣光天机眼可是突然转身的,天机眼内的圣光爆发出来也就一秒钟的事情,对方却躲的没有一丝蛛丝马迹。

  还是我自己感觉错了?其实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是我自己疑神疑鬼?

  我摇摇头道:“没事,我们继续前进,再继续探索十分钟,如果再没有发现任何线索,那就退后,我有预感岛上此时肯定已经炸开锅了。”

  我的预感总是很准的,特别是对坏事情的预感,刚刚打退了三个黑甲敌人的该隐三人此时又一次陷入了大麻烦中,刚刚费力灭了三个敌人,此刻竟然又有三个黑甲敌人出现,形态,模样,全都和之前的三个黑甲怪物不同,但是唯一相同的是它们身上的杀气,纯粹的,为了杀戮而存在的杀气。

  “怎么没完没了的……”

  该隐嘟囔了一句,身子再次化作一片血雾飘荡在空中。

  游轮再一次被包围,只是无关人员都已经撤离,整个游轮甲板上异常空旷。

  十枚棋子,此时已经出了九枚,只剩下了一枚还在暗处,元始天尊站在云端,双眼俯瞰整个方丈仙岛,脸上露出一丝镇定的笑容,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计划还在进行。

  我和阿呆依然在黑暗的海水中摸索前进,找不到让河图洛书震动的源头,只是自始至终,我都能够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无声无息。

  我靠近阿呆,在阿呆耳边低声说道:“阿呆,现在我以造天之力包裹住我们俩,外面听不到我们说话的声音。”

  阿呆一怔,有一些吃惊地说道:“这里有别人?我居然没感觉到!”

  我挥挥手,继续说道:“我感觉到了,但是我刚刚以圣光天机眼逼他现身却没用,这样,一会儿你打我一拳,要重,要突然,力量要大到将我震飞出去,至少要让我在空中持续五秒时间,我要在这个时间内把他给逼出来!”

  阿呆点点头,我们继续浅见,才走了没一会儿,阿呆猛然间抓住我的手臂,随后一拳狠狠地打在了我的腹部,力量非常惊人,出手的时机更是突兀,拳风加上阿呆本身的巨力将我远远打飞,水下亦有阻力,我往后退的同时,右手捏了个法决,脸色平静。

  我捏的法决正是散仙印!

  五秒时间,四周依然一片平静,这个躲在暗中的家伙没有趁机对我出手,然而,就在第五秒我落地之时,猛然间感觉到身后的水流微微流动了一下,而且还是横向流动,这种流动很突兀地发生,随后我的余光瞄见一把看起来纯黑色,一点都不反光的匕首向我的脖子刺来。

  暗中果然躲着人,此时也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既然看见了,我自然做出了还击,虽然对方下杀手的速度极快,这把纯黑的匕首更是对准了我的脖子刺来,距离我的脖颈不过数厘米的距离,但是如今的我早已今非昔比,身上道力外放,狠狠一震,将这黑色的匕首和其四周的水流当场震碎,只是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一震并没有将监视我的家伙打出来,只是水流有一些混乱而已。

  难道这黑色的匕首是什么法宝?能够自己杀人?

  我没停留,神心流身法一开,我脚步轻轻一迈,整个人刹那间消失不见,随后出现在了百米之外的一块海底礁石后面,手中一直捏着的散仙印此时往前一推,立刻在面前铺开了一层光幕,我的身体躲在了礁石之后。

  这是我的计划,为了逼出这个躲藏在暗处不动声色,甚至连道力都震不出来的家伙,就要比耐心,阿呆此时一个人在明处,我躲在暗处,借助阿呆的力量将我震飞,逼暗中的家伙对我偷袭出手,证明的确有人在暗中对付我,如果没有成功抓住这家伙,我就躲在刚刚一路游来见到的礁石之后,比的就是一个耐心!

  散仙印能够遮挡我的正面,礁石遮挡住了我的背后,我的眼睛看着四周的黑暗,阿呆的尸火包裹住其身体,在一片黑暗中,那一团燃烧着的绿色火焰显得异常显眼。

  “还不动手吗?真是好耐心。”

  我心中暗道,此时的阿呆可以说是一个诱饵,虽然不知道对方打的是什么主意,也许是元始天尊派来的,或者是和方丈仙岛内的无敌功法有关系,不过至少对我出手了,就是我的敌人。

  这一耗就是将近十分钟,依然没有任何异变,黑暗很平静,阿呆来回走动,并没有任何的人想要攻击的征兆。

  可就在这时候,我的身后,礁石的缝隙中慢慢地有一些黑色的水流透进来,我压根就没有注意到,黑色的水流轻轻地在我四周环绕,却被造天之力所挡钻不进来。

  我没发现黑暗中的敌人,又等了五分钟,依然没见他的踪影,也没有攻击阿呆,心中的耐心也快磨光了,就在我站起身来,准备撤掉散仙印走出去的一刻,四肢却猛地被黑色水流绑住,这一刻我才发现,自己的造天之力惊人被这黑色水流钻出了两个小洞,我被绊倒在地上,双手双脚都被牢牢锁住,阿呆已经发现了我这边的异状,回头向我奔跑过来,可是还没走两步,就看见又是黑色的水流汇聚过去,形成一片黑色水幕挡住了阿呆前进的道路,阿呆一拳打在黑色水幕上,这黑色水幕却根本就打不破,拳劲落在其上立刻就消退了。

  我四肢动弹不得,勉强回头看见黑暗中终于有了异变,四周的黑水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汇聚成了人的模样,一个站在海底,全身由黑水凝聚而成的人!

  “猎杀你比我想多要简单的多,也许,元始天尊将你看的太重了。”

  他的声音很轻,身上也没有任何杀意。

  “哦?是吗?”

  此时明明四肢被锁住的我却忽然笑了起来。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