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最终的试炼(2)

  我一直崇拜他,一直渴望变成另一个他,哪怕我知道自己远不如他。

  就像是追随者巨人脚步的孩子,他们告诉我他的光辉传奇,他们告诉我他是救世主,他们告诉我他所在的地方,便有耀眼的光芒,他们说只要跟着他走,就能够看见希望。

  曾经的我,也是这么想的,曾经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那一天在公园内,送别鬼纹,直到跟随我那么久的黑木被毁灭之后,我开始反思。

  我到底要不要走在光中,于是,我选择了黑暗。

  破魔神剑紧紧地握在手中,我缓缓从地上爬起来,一直低着头,因为眼前的光芒刺痛了我的眼睛。

  “师祖,你说如果我输了就代表了死亡。你说,这是我最后的试炼,那么,我应战便是!”

  挥动神剑,仰起头,眼中的冰冷仿佛无边无际的冰雪国度,寒冷,透彻,即便金光刺痛了我的双眼。

  盘古之力,造天之力,逆天之力,全部被封,从罗焱师祖那里继承来的血脉之力同样被封,我能够依靠的就是我手中的破魔神剑,黑色闪电,天机眼和我自己的道。

  “应战便好。”

  罗焱低声说道,神剑之上的剑光第二次凝聚起来,金色的剑芒越来越亮,我站在金色的剑芒下,这一次,心中已经有了准备。

  “那么,来吧,让我再次领教一下,号称必胜的神剑剑光吧。”

  心中的豪气被罗焱带动起来,双臂展开,迎着风,大声呼喊。

  “哼,好。”

  简单的话语,金色的剑光再一次在轩辕神剑上凝聚,我能够感觉到罗焱在神剑上所附着的道,那种深沉的,带着悲情但是却无比正大光明的道。

  “战,必胜!”

  当听到罗焱第二次喊出这句话的同时,我脸色无比凝重,刚刚的一击应该还不是罗焱的全力,但是已经能够打碎我的防御,虽然是有出其不意的感觉,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但是我深知,即便我反应了过来,也不一定能够在如此强大的一击下毫发无伤。

  他,毕竟是罗焱,他,毕竟是曾经仅次于鸿元的强者,他,毕竟是我的师祖!

  金色的神剑之光,在地面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距离,快速地,就像是一颗陨落的太阳,冲击力比起之前的一击又大了数倍。

  “来吧!”

  我喊了一声,看见自己四周的黑暗这一次被击溃的速度比起之前一次更快了。

  神剑之光不断地入侵,冲击力也越发变强,一般来说,剑气剑光法术的力量都会不断地变弱,但是罗焱释放出来的轩辕神剑的剑光却是越来越强。

  等所有的黑暗被击垮,金色的剑光又一次冲击在我身上的时候,黑色闪电快速落下,在我的正面交织出一片黑色的电网,这些看起来是闪电的电网,实际上却是大道规则,金色的剑光落在其中,立刻爆发出了比刚刚更加恐怖的对撞。

  摩擦,火花,电话,碎光,爆裂……

  一系列的变化就在我的面前发生,黑色的电网在剑光的强悍冲击下,越来越薄也越来越弱,大道规则居然挡不住承载了罗焱的道和力量的一剑。

  我伸出手按在了黑色的电网上,却感觉到黑色电网的虚弱,或者说是我的虚弱。

  大道规则并不弱小,但是这道大道规则是我吞噬下去的,以我对道的认知和了解,这道大道规则如此表现并不奇怪。

  说到底,还是我自己对于道的领悟不够,我所选择的情之道,我从未真正认识它。

  “破!”

  罗焱伸手一指我,随着他的话音刚落,金色的神剑剑光顷刻间爆裂,这一次爆炸的攻击力直接撕裂了黑色电网,将我整个人炸飞了出去。

  这一回,我被炸飞了数百米,身子在地上连续滚到,四周的妖族大军急忙又往后退了千米,刚刚散开的余波可是将不少靠前的妖族给杀死了。

  我趴在地上,又一次被打飞了,果然,当所有我从罗焱那里继承来的力量被封印,当我要依靠自己的时候,还是如此孱弱。

  “在道佛之路上走的远,并不代表战力就一定高,更何况,你在道佛之路上还没有超过我,不是吗?如果拿不出绝地反击的气势和强悍的斗志,小子,你真的活不长了。”

  他没有乘胜追击,给了我充足的时间,是因为他的自信,他不会败,至少此时的我在他面前还是如此无力。

  双手撑住黑色的乌云,我双眼望着下方,冷汗一颗接着一颗地往外冒,顺着我的额头落下来,摇了摇头张嘴的时候,却有鲜血顺着我的嘴角往下流,这一次不再是手臂被震伤的小事儿,而是心肺被震伤,已经有了内伤。

  罗焱握着轩辕神剑越走越近,眼中的冰冷更盛了,一边走一边摇头道:“我将灵觉给了你,我将力量给了你,可是仅仅依靠我的力量,你绝对无法打败鸿元。拿出你自己的本事来,端木森,下一击我会使出全力,如果你不拿出真正的本事,绝对会死在我的剑下。我不是在开玩笑……”

  中国有一句古话,严师出高徒,罗焱对我的却已经不是严格,而是死亡的威胁。

  “站起来,我要看你真正的本事!”

  罗焱对我大吼,我全身巨震,张开嘴,一口鲜血喷出,随后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衣服上的血迹还没有干,胸口隐隐作痛。

  我站直了身子,伸手拍了拍额头,手中的破魔神剑散发出的血光都在我的眼前微微摇晃,我皱了皱眉头,往前跨出了一步,嘴角的鲜血顺着牙齿流下来,咬着牙,这一次没有过多的动作,举起破魔神剑对准了罗焱的脸,直刺过去。

  破魔神剑的血光刺穿了罗焱身前的金光,可是就在刺向罗焱脸的一刻,我却看见罗焱微微摇了摇头道:“毫无章法,难道,真的不过如此了吗?”

  一道烈焰喷出,血色的破魔神剑被震开,我整个人再次被击飞,重新摔在了地上。

  毫无还手之力,和多年前一样,我一度认为自己已经追上了他,我曾经骄傲地想,也许我和罗焱师祖大战能够获胜。

  但是今天事实却无情地嘲讽了我的无知和愚昧,仰卧在地上,头发被我喷出的鲜血和汗水打湿,粘连在我的额头上。

  罗焱慢慢地走到了我的面前,轩辕神剑的剑尖点在了我的额头上,我听见他低声说道:“下一剑,就是永别了,在此之前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上一次我告诉了你要为我们这一脉而战,你到底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

  我一愣,双眼凝望着罗焱,轩辕神剑缓缓举起,剑尖的金光比任何光芒都要刺眼,女娲站在宫殿前,看着罗焱举起的剑尖,双手紧紧地握着,低声说道:“逆天者,就要陨落了吗?”

  伏羲虽然被木行灵气缠绕,可是此刻却望着我,心中一片震动,难道罗焱真的要杀我吗?

  四周围观的妖族大军,这一刻更多的是冷眼旁观,之前的大战有太多的妖族被我所杀,此时我是整个妖族大军的仇人,它们巴不得我被千刀万剐。

  我慢慢闭上了眼睛,不想放弃,想要沟通身体里的盘古之力,却在下一刻,在我闭上眼睛后眼前的一片黑暗中,有一道青芒闪烁,这是盘古之力,如此熟悉,可是不是被罗焱封印了吗?

  而此时,正准备刺下这一剑的罗焱看见我身上的盘古之力覆盖全身,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沉声说道:“终于要动真格的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