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 白家之谜(1)

  血线在我的手中扭曲,我从梦境中醒来,缓缓睁开眼睛,心中一片震撼。

  那团黑影是谁,鸿元为何和他对话,为何又说它已经死了?

  还有,让我最在意的便是黑影嘴里所说的功法,我第一时间联想到的便是河图洛书内秘密,难道黑影嘴里所说的功法就是河图洛书内的秘密吗?

  “你,你说过会放过我的,一定要守信……”

  血线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我低下头看着这道大道规则,它非常害怕,因为我只要动动手指也许就会将它捏碎。

  “我的确会放过你,我也不会失信,不过,他是不是会放过你我就不知道了。”

  说话间,我将血线抛给了断情人,断情人一把捏住血线,冰冷的眼睛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端木森,你不守信用,你骗我!”

  血线对着我大吼了起来,断情人已经回归了冷酷,杀伐对他来说不过只是消除眼前的一个目标而已。

  对于血线的喊声我置若罔闻,背起地上昏迷的白羽,径直向外走,走到花园大门口的时候,停下脚步并不回头却高声说道:“断情人,慕容飞鸟和血线如何处置由你自己决定,但是有一点我要说明,下次如果慕容飞鸟还参与进这场混战之中,并且成为了我的敌人,我绝不会留手!”

  贵阳的震动来的太突然,也太壮烈。

  这一日死在花园里的人比我预料到要多一些,这些人的身份都不简单,作为贵阳乃至整个贵州地界上各门各派的继承人,这些人的死亡代表了这些门派重大的损失,也代表了这些门派希望的破灭。

  每一个门派都想变成新的茅山,每一个家族都想成为第二个轩辕家族。

  而这些继承人,就是他们的希望,可是今天,希望全都破灭了。

  哀悼厅内正在举行白家的哀悼仪式,今日白家要送走两个人,其一是守护白家数十年的神长老,其二是白家这一代的大公子白孚。

  两个人都死在了花园内,我站在最后一排,靠近门口,身后就是走廊,白家的人不少,我作为一个外人被挤到了门口的位置也不稀奇。

  白羽站在第一排,这小子哭的稀里哗啦的,这眼泪里有几分是真的,又有几分是装的,这我就不知道了。只是我没从这大厅里感觉到一丝一毫的悲伤和亲情,更多的只是冷漠。

  如今的社会,眼泪不代表忏悔和伤心,有时候眼泪比笑容更加虚伪。

  我默默地往后退了几步,站到了走廊的窗户边上,今天举办哀悼仪式的家族还真不少,下面一层楼的大厅也都被保了,远远地走过来一个人,修长的身子,黑白两色的道袍,被扎成一束的双色长发,只是脸上没有了面具,却多出了一张没有任何表情,异常冰冷的脸。

  断情人缓步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笑着说道:“你不戴面具的样子帅多了。过去,有点恶心。”

  天底下敢这么嘲讽断情人的人不多,我是一个,我师祖是另一个。

  断情人并没有动气,当然我从他那张彻底没了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他是不是动气,看了看我后说道:“我过一会儿就会出发,带慕容飞鸟回老子那里,也会尽量不让她再参与大战。只是走之前,我有一些话想对你说。”

  我笑了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断情人双眼深深地凝望着我,片刻后才开口道:“我曾经站在黑暗中,杀人,毁灭在我眼里不过只是弹指一挥间而已,但是我因为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所以走出了黑暗,如今,我却因为这个人而回归了黑暗。只是,比起你所在的地方,我所身处的黑暗就显得光明了许多。你放弃了很多,放弃了温暖,放弃了光明,放弃了美好的生活。可是,如果你放弃了这么多,最后却依然完不成逆天的使命,你又该何去何从呢?”

  我一愣,旋即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道:“我早就想过了,你也不是第一个对我说这番话的人,要是逆天失败,我肯定会死,与其死不如一搏,不是吗?”

  断情人却摇摇头,靠近了我后低声说道:“你明白的,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身体里的黑暗真的只是黑暗吗?你是选择回归黑暗,还是选择了要成为第二个它……”

  我一怔,猛地抬头紧紧地盯着断情人,断情人却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双手一挥,长袍在风中飘散,向着远处的出口走去。

  留下一脸严峻的我,很多人都看出了我身上的问题,很多人都知道,其实我变强的原因在于那个我身体里的人的觉醒。

  我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手心,我左手的手纹已经几乎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我手心中央一块青色的斑纹,这是盘古之力造成的斑纹,但是却并非是我故意为之,而是盘古之力自己覆盖在我的手上,它,在等待我的彻底觉醒,或者说,它代表了某些我身体里让鸿元都害怕的东西的觉醒。

  就在此时,哀悼大厅内传来一片哭声,此起彼伏的喊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抬起头,看见人们围着棺材大声地哭泣,倒是白羽眼圈通红地走到了我的身边,低声说道:“恩公,等送走我的大哥和神长老后,我会带您去白家禁地,里面就保留着我们白家世代相传的秘密。”

  终于要见到河图洛书之谜了,但是一个让西方两教主,这么多圣人都无法解开的秘密,一个小小的人间家族就能够知道吗?

  白家这么一个在圣人眼中不入流,甚至在江湖中也算不上超级家族的灵异家族,竟然保守如此重要的秘密,是真是假呢?

  尸体盖棺火化,黑烟冲上天空,哀悼会结束之后,白羽立刻安排了车子带着我去了白家的本部大宅子,这是一所巨大的宅院,很是古色古香,在贵阳这么一个已经很现代化的城市里也算是少见的。

  白羽带着我回来之后,家族内的人基本上都已经在门口候着了,这些人也都是见风使舵,过去白孚势力大就依附在白孚身上,如今白孚死了,白羽回来了立刻一个个开口喊白羽为家主,当然,如今白家也只剩下了一个继承人。

  入了白家,跟着白羽一路走到了白羽爷爷的房间,整个房间有很厚的积灰,在家大业大的白家,老祖宗的屋子里不可能有这么多积灰,而眼前的状况唯一能够解释的理由只有一个,这间白家祖爷爷的房子是外人不允许进入的。

  进了房间,白羽将房门一关,老旧的房间内扬尘不少,设施都没有移动过,我看了看四周,没瞧出什么奇特之处,故而奇怪地问道:“怎么回事?带我来这个地方干什么?”

  白羽却笑着说道:“您请稍安勿躁。”

  随后他走到了香炉边上,伸手抓住了满是灰尘的香炉,轻轻一拧,香炉的底座竟然被转动了起来,发出“咔咔咔……”的齿轮转动的声音,随后从香炉后面的案台上升起了一个小平台,小平台上放着一个小册子。

  白羽很是郑重地将小册子拿了起来,接着双手捧着册子走到了我的面前,我微微一皱眉,结果册子之后仔细端详了起来。

  这本册子很薄,总共只有十来页,看起来很老旧,纸张也很老了,不过不像是原本,更像是后世刻印复制的版本,其上都是一些我看不懂的文字,比古神语言更加古老……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