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回归冷酷

  人都要付出代价,我为了变强选择了黑暗,而断情人为了变强,选择了放弃爱情。

  其实每个人做出决定只需要一秒钟时间,其他时候只是在犹豫要不要接受这个决定。

  断情人一直在犹豫,其实他比谁都更清楚,自己已经被很多人超过了,风光不再,也早已不是无敌。

  可是他却一直在坚持,至少他能够让这个让自己动心的姑娘留在自己的身边,是不是天下无敌对他来说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只是眼前的女子。

  可是,最终,他还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女子回不来了,如果他不放手,甚至连最后的骄傲,也留不住了。

  断情人,因此放了手。

  冷漠的表情重新覆盖在他的脸上,虽然没有了面具,可是这张脸上也再也不会出现任何的表情,心中的爱情,在悄然间被压制。

  剩下的只是藐视众生的圣人道痕!

  大道规则施展出来的意志已经无法左右断情人,他的身体开始规则化,金色的规则有着可以和大道规则相比的地位。

  四周无形的力量,根本就伤不了他分毫,三米世界即便对付这种无形之力也同样有用。

  他,已经回来了。

  惊慌失措的慕容飞鸟往后爆退,如今局面已经彻底脱离了她的掌控,四周的血雾被对方打散,根本就伤不了眼前的圣人道痕,甚至连意志都对对方无用。

  她,心中已经有了退意。

  可是走的了吗?显然是走不了的,当她往后退出第一步的时候,断情人身后的道力已经开始外放,很快就化作一个巨大的笼子,罩在了对方的身上,黑白两色的气流在困住慕容飞鸟的牢笼四周徘徊,威胁,慕容飞鸟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如果你不放我离开,我会吞噬了这个女人!”

  大道规则显得很无奈,因为今天的变化远远超出了它的预估,虽然通灵已经很多年,可是像今天这样的惊变而且还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惊变,是它所没有预料到,也不会预料到的。

  大道规则的意志镇压不了对方,甚至连法术都对对方无用,对方的道力倒是将自己给困住了,此时的大道规则只有最后一张筹码,那就是慕容飞鸟。

  它是附着在慕容飞鸟身上,影响她的心境,让她的意识沦陷,但是慕容飞鸟还活着,只要还活着,就是它的保命符。

  断情人冷着脸,缓步走了过来,站在了牢笼前,用很冷的眼神看着牢笼内被困住的慕容飞鸟,亦或者说是大道规则。

  后者不断地喊叫:“你不能杀我,如果我杀死了这个女人也不要紧吗?这个女人不是对你很重要吗?我一旦离开她,她会瞬间死亡,真的没关系吗?”

  它知道断情人一定会往后退,然后打开道力所化的牢笼,放它离开,因为这是断情人深爱的女人,可是,事实却不是如此。

  又一次超出了它的预料,断情人将手伸入了道力牢笼内,随后一把抓住了慕容飞鸟的脑袋,这一抓,大道规则就明白,这一回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爱情,那是什么?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只是,你刚刚带给我的痛苦,我会十倍还给你,仅此而已……”

  说话间,断情人的手心里有一股黑色的道力冲入了对方的身体内,慕容飞鸟全身巨震,黑色的道力钻入她的额头中,没一会儿,就拉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线,这条血线如同一条细长的蚯蚓,在黑色的道力上扭曲,变化,还发出一声声尖利的喊声:“你不能杀我,我知道很多事情,我见过鸿元,我在道佛之路的尽头见过鸿元!”

  听到它此话,我一个闪身到了断情人的身边,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低声说道:“且先听听它是怎么说的?”

  血线这才安静片刻,大声说道:“别杀我,我曾经跟着鸿元一段日子,他曾经用过我,我知道很多关于他的事情,都能告诉你,只要你不杀我!”

  我想了想后,微微一笑说道:“我也知道鸿元站在道佛之路的尽头,说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血线沉默片刻后开口道:“我,我曾经在道佛之路上见过鸿元和一个人对话。”

  此话一出,我顿时一怔,道佛之路的尽头应该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鸿元,无论是元始天尊还是罗焱都远远地被他甩在后面,可是血线却说鸿元曾经和一个人对话,这个人是谁?谁又有本事能够走到鸿元的身边。

  “你没骗我?”

  我厉声质问道。

  血线立刻喊道:“我可不敢骗你,绝对不敢骗你!当时我跟在鸿元身边,站在道佛之路的尽头,曾经有一团黑影靠近鸿元,我看不清那家伙是谁,但是我敢肯定,那绝对是一个狠角色,因为它对鸿元说话的时候,声音里还稍显流露出了一丝丝的不悦。”

  一个狠角色,一个对鸿元说话也能够流露出不悦的大人物,到底是谁!

  我心中充满了疑问,急忙问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快点告诉我!”

  血线却摇了摇头道:“除非你保证放了,我不然的话,我绝对不会告诉你的,你保证!”

  我点了点头,发了个誓后,血线这才低声说道:“当时是黑影找到了鸿元,并且告诉鸿元,如果想得到他的功法,就必须付出代价。鸿元大人当时只是笑了笑说,他已经领悟了功法的真谛。还对对方说,对方已经死了,即便还活着也一样不是他的对手之类的话。“

  血线的记忆并不清楚,我听了个云里雾里,此时心中焦急的我,猛地伸出手指点在了血线之上,这一点,血线瞬间放亮,光芒刺眼。

  “你,你想干什么?”

  血线大喊了起来,我的双眼内金芒微微一闪,喝道:“梦道之术第二境界,开,以我之梦入你之梦,既然你有意识,就该有灵魂,就算你没有灵魂,我也要看一看你的记忆!”

  血线还来不及反抗,记忆已经全部展现在了我的面前,而我也看见了它说不清的那段记忆。

  道佛之路的尽头,鸿元身穿一件白袍,冷漠的脸上带着一丝飞扬的神采,没一会儿从左后方飞过来一团黑影,这团黑影应该就是大道规则所说的那团能够和鸿元平起平坐的黑影了。

  黑影停在了鸿元身边,果然是看不清面目,只是能够感觉到,对方没有生命,此时黑影开口道:“你就是获得最初世界的那个幸运儿?”

  鸿元微微点头道:“你已经死了,功法留在你的身上也已经没用,不如交给我。”

  黑影却哈哈大笑道:“哼,我的确死了,甚至残魂都不存在,不过功法却不能交给你,你已经修炼到了这么高深的地步,为何还要我的功法?还是你觉得,我的功法能够打败你?”

  鸿元却冷冷一笑说道:“打败我?你功法的真谛我即便没有看过,也一样已经领悟,我站在你们都没有到过的境界,我是天地间最早的生命体之一,你们这些盘古的旧部,也无法和我对抗。”

  黑影却哈哈大笑道:“难道不寂寞吗?”

  鸿元却没答话,对方继续说道:“我们的确无法和你对抗,可是并不代表你已经无敌,没人是永远无敌的,无敌就代表了无法进步,那多寂寞。而且,我们的主人,伟大的盘古也会在未来苏醒,你要睁大眼睛看好了,他将会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并且站在你的面前,打败你,我们所有人的力量都会帮助他。他,将被称为,逆天者……”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