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面具,碎了……

  人们,当站在高处时间久了,就会骄傲,骄傲是人类的天性。

  即便伪装的再好,可是内心深处依然渴望着被别人称赞,渴望着得到别人的赞美。

  对于人性来说,有时候虚伪等同于骄傲。

  但是对于断情人来说,骄傲和虚伪并不同。

  他是三清道痕所化,生来就代表了道法本源,他脚踩在这片大地上的时候就应该成为绝对的强者,就应该将众生踩在脚下。

  骄傲对于断情人来说是生命……

  然而,今天,当他那张骄傲的面具破碎的一刻,当他被大道规则压在地上翻不了身的时候,当他用哀求的眼神望向我的时候。

  他就已经不是那个三清道痕,也不是另一个世界千年前的天下第一了。

  只是一个无能者,只是一个无力救回女人的弱者……

  可当我走到他的面前,低下头,轻声说话之后,断情人内心中有一种东西在苏醒。

  到底是选择爱情,还是选择变回原来的无敌之姿,这是放在断情人面前的选择题。

  而此刻,附身在慕容飞鸟身上的大道规则却看向了我,沉声说道:“他不过只是一个插曲,不过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弱小。我的意志有这么强吗?好了,我们接着刚刚的话题,只要你放过我,不要灭了我,我可以放了这个女人,我不惹麻烦,今天也杀了十几个人了,我也稍稍得到了一些满足,那么,就看你的了。”

  我靠着已经被打的千疮百孔的墙壁,摇摇头说道:“不,不是插曲。”

  慕容飞鸟一愣,疑惑地望着我,我却指着地上的断情人说道:“他不是今天的插曲。”

  慕容飞鸟还是没听明白我的话,却在此时,感受到断情人身上刚刚已经散去的杀气正在慢慢凝聚起来,双手撑住地面,竟然一点点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嗯?居然还想反抗!”

  慕容飞鸟敏锐地感觉到了断情人的异动,伸手一压,又是一道看不见的意志落在了断情人的身上,我看见细密的汗珠顺着断情人的额头流下,他撑着自己身体的双手不断地颤抖。

  脑海中回忆着曾经罗焱对他说的话:“我说臭脸,你面具下面是什么?是不是摘掉了面具就会变强?”“你说我们两个实力半斤八两,什么时候真正打一场,分出个高下可好?”“我说,你那些道法是从哪里来的?很厉害啊!”

  那时候,天下只有罗焱一人能够和他交手!

  可是如今,已经有那么多人超过了他,天下第一,天下无敌,这些名号早就和他无关,他早就应该认清事实了。

  “我,一直活在过去……”

  在如此重压下,断情人站不起来,却依然艰难地开口说道。

  “还有力气说话!该死的!给我趴下!”

  慕容飞鸟再次释放大道规则的意志,这一回三重意志的压迫降临在断情人的身上,我看见他剧烈颤抖的手臂已经冒出了血丝,皮肤,骨骼随时随地都会破碎,如此狼狈,如此不堪,如此弱小,可是这样的断情人,身上却不断地冒出战意,他未曾放弃过!

  “因为一直活在过去,所以我认不清自己,我以为只要我还戴着面具,我就是天下第一,我以为只要我还叫断情人,我就依然天下无敌。其实,早已不是了……”

  他双手手臂上冒出的鲜血越来越多,可是双眼中的迷茫已经消失了,换来的是不屈的杀意。

  “三重还不够吗?那么,就来四重!看我不镇压了你!”

  慕容飞鸟暴喝道,正要释放第四重压力,我却暗中出手,黑色闪电在天空中一闪而过,将慕容飞鸟所释放出来的第四重压力瞬间击碎。

  “我,不想败,我一直不想败。可是,我却不断地被打败,从我醒来之后,补天一族的始皇打败过我,通天教主力压过我,端木森打败过我,西方两教主也打败过我,你说的对,我一直在输。可是我总相信,只要她在我的身边,输了就输了。哈哈,看来我错了,是我错了!我用我的无敌,我用我的骄傲,换了一场本不属于我的爱情。我是断情人,我是三清道痕所化,我是一道规则,我只是碰巧变成了人类,仅此而已。我失去的太多了,既然爱情不属于我,我,便不要了!”

  当最后一句话说出的瞬间,断情人双手猛地一撑地面,我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随后便是大量的道力在他身后流转,“嘭嘭嘭……”连续传来的爆炸声,断情人背上那三重无形的压力顷刻间被击碎!

  慕容飞鸟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用不可思议的声音说道:“不可能!身为规则,我是更上层的规则,我的意志你不能违背,除非,除非你已经变成了和我一样的大道规则……”

  她的话说到一半,便看见一身是血的断情人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的面具已经碎裂,被压抑的道力全开,形成狂风在花园里席卷。

  然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可怕的是断情人半边身体开始释放出金色的光芒,在我的心眼看去,这金色的光芒蕴含着和大道规则一样的意志。

  “我们的决定是对是错呢?”

  天空中暗处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人白须飘飘,眼神里透出一丝丝的悲伤。

  “如果不打败元始,端木森就没有机会挑战鸿元,为了打败元始我们需要断情人的觉醒。只是,是不是能够让他成为真正的大道规则,还需要他自己的决心,如今,这个决心端木森已经帮他开启了。”

  另一人眉宇间透露出霸道,低声说道。

  而此时的我靠在墙壁上,嘴角微微一笑,有意无意地往天上看了一眼,心里嘀咕道:两个圣人老家伙,好算计啊。把这烂差事丢给了我,还好,断情人没有让我们失望,终于回归了原来的他……

  金色的光芒越来越盛,虽然只是半边,可是散发出的是能够和大道规则比肩的意志,对面的慕容飞鸟半张脸被金芒遮蔽,映照出了她眼中的吃惊,原本不过只是一个被她随手镇压的道痕罢了,如今却打破了她的镇压,还释放出了如此恐怖的力量。

  不过,很快她就调整了过来,摇了摇头说道:”哼,就算你觉醒了大道规则之力,又如何?你不过只是半边身体规则化,如何和我一战?我要灭你,并不费力。”

  心眼之中,我敏锐地捕捉到了无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古怪能量,这是之前没有观察到的,这些古怪的能量在接近断情人之后,全部化作了鲜血的模样,捆住了断情人的四肢,随后慕容飞鸟手指一点地面,一把血剑从地上慢慢升起,剑尖对准了断情人的心脏部位,接着慕容飞鸟一咬牙,手往前狠狠一推,血剑直奔断情人的心口飞去!

  “就算你半边身体规则化,剩下的半边一样也是你的弱点,虽然不一定能够杀死你,但是击穿你的心脏,一样能够让你沉睡千年。”

  血剑在慕容飞鸟地喊声中,刺进了断情人的心口处,断情人眉头一皱,又是喷出一口鲜血,可是古怪的事情发生了,血剑的剑尖竟然就这么插在断情人的心口处,一动不动,根本难以前进分毫。

  “怎么回事?”

  慕容飞鸟大喊道。

  而此时她看见的断情人的脸却和之前完全不同,冰冷的面容,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甚至胸口插着剑都没有一点反应。

  只是漠然地说了一句:“不过如此……”

0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面具,碎了……”

  1. 回复 2017/04/04

    破魔长剑

    我被扔哪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