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样的目的

  慕容飞鸟站在高天之上,天上一大片乌云慢慢地飘了过来,整个世界,花园仿佛在此时都被阴影遮蔽住了一般。

  大风之中,一身白裙,她依然化身成纯洁无比的女神,只是白色的丝带上已经沾染上了鲜血,白孚刚刚被杀,尸体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全身还在不自觉的痉挛。

  四周的人全都被惊呆了,死亡,瞬间来到,从他们的眼前带走了一条本应该鲜活的生命。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还是白羽,他一把抱住了白孚的尸体,猛地摇了摇,可此时的白孚已经彻底没气儿了,甚至脖子上都能够看见一个透光的血口,他死了,死的如此之惨!

  “哥!”

  白羽大喊了一声,可是怀抱中的白孚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连灵魂都被慕容飞鸟刚刚一击打成了碎片,这样的下场着实有一些凄惨。

  “什么人?”“在天上,凶手在天上!”

  人们终于有了反应,大声地喊了起来,神长老第一时间做出了攻击反应,整个人猛地冲上了天空,双手手心里的烈焰打出,只是他和慕容飞鸟之间的差距着实有一些大,烈焰还没落在慕容飞鸟的身上,就已经被一道白光震飞,原本就带伤的神长老更是被慕容飞鸟的这道白光压在了地上。

  “轰隆”!

  一声巨响,神长老落地之后,竟然在地面上打出了数道裂缝和一个深坑。

  贵州灵异圈里有名的高手居然一招就败了,这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没想到,但是看着地上的裂缝,每个叫嚣的人都收住了声音,没有人说话,有的只是深深的恐惧,众继承人们开始往后退,由自己的护卫保护着向后一点点退去,慕容飞鸟却在此时放出一片亮光罩子,这罩子乍一看好像是透明的,一开始很小,只有慕容飞鸟的巴掌大小,但是慢慢升上天空后,却一点点变大,其上的亮光越来越强盛,范围也越来越大,最终不一会儿就彻底变成了一个非常巨大的法罩,轰然间落在了地面上,将四周的一切全部都压在了其下。

  距离罩子边缘最近的人转身想要打穿罩子,可是双手在罩子上敲打了半天却只是发出“砰砰”的声音,根本无法冲出去!

  “都躲开!”

  有人大喊,手中放出法术,灵符,可是无论是多强的法术落在这罩子上却都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到底是谁?”

  此时老修士现身说道,表情凝重严肃,比起四周慌做一团的人群,老修士就显得镇定了太多,他抬起头仰望着天空中的慕容飞鸟,随后低声说道:“阁下身上仙气环绕,身姿更是如同天上仙子,不像是魔道中人,又为何要与我们贵州的灵异势力作对呢?如果和白家有任何的仇怨,又为何要迁怒他人呢?”

  老修士还是很客气的,因为看出了慕容飞鸟的不凡,所以不愿意和慕容飞鸟为敌,只是听了老修士的话,慕容飞鸟却摇摇头道:“我和白家没有仇怨,也和你们贵州的灵异家族没有仇怨,一切只是我师尊的命令,而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找一个人。”

  说话间,慕容飞鸟猛地抛出了白色的丝带,看似轻柔的白色丝带在天空中舒展开的时候,却如同白色的利剑向我飞来,我微微皱起眉头,果然慕容飞鸟的目标是我,白色丝带到了我的面前,立刻被造天之力震开,这时候众人才将目光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这人不是白家二公子白羽招来的那个神秘高手吗?”“是啊,我听说就是他将白家的神长老打伤的。”

  四周的人立刻议论了起来,慕容飞鸟见白色丝带伤不了我,冷笑一声说道:“堂堂轩辕家族的家主,却非要戴上面具装扮成普通人的样子,混迹在一群人中间,这又是何必呢?”

  此话一出,四周的人全部都吃了一惊,端木森的名号这里的人可都是听说过的,却没想到我这个脸上戴着面具,看不清真容的神秘高手就是端木森,这大大地出乎了众人的意料。

  既然已经被慕容飞鸟说穿了身份,我自然不会在继续隐瞒下去,缓步从人群后面走出来,迈步的时候,黑暗,阴影随我而动,身上的杀气若有似无地散开,人群渐渐让开一条路,我一边走一边伸出手摘下了自己脸上戴着的黑色面具。

  当那一张苍白,年轻却带着冰冷的脸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道门第一,天下家族第一,在北京青门内宣布君临天下的男子会在今天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没有人说话,沉默成了此时此刻唯一的旋律。

  白羽看着我,见我一路走来,他知道我不愿表露身份,但是今天却被逼现身。我缓步走到他的身边,黑色的面具在手心里被捏碎,我仰起头看着天空中的慕容飞鸟,冷冷说道:“你又在挑战我的底线了。”

  慕容飞鸟依然站在云端上,芊芊玉手轻轻地摘下了自己脸上的轻纱面罩,露出了一张倾国之容,低声说道:“这一次可不是我在挑衅你,我说过了我只是奉师尊之命行事罢了,而且,你和我的目的应该都是一样的吧,你帮助白羽,我扶持白孚,其实不够都是为了那个秘密而已。只是可惜,我今天才刚刚知道白孚这个笨蛋根本就不知道白家世代守护的秘密,所以他对我来说就是一张弃牌,没有存在下去的意义,杀了也是正常。”

  慕容飞鸟居然也是为了白家守护的关于河图洛书的秘密而来,看来知道这件事情的不只是我。

  “就算如此,就算如此,你也不应该杀了我哥哥,我早知道有人在背后帮他,这个秘密爷爷也只告诉了我一个人,哥哥不知道,你大不了就离开他,为什么要杀他!”

  白羽显得特别激动,对着天空中的慕容飞鸟吼了起来,慕容飞鸟的眼神里一片冰冷,轻轻一笑说道:“真好笑,每个人都会死,全天下每一天都有人死去,为什么你的哥哥不能死?”

  如此冷漠的话让在场的人全都吃了一惊,就在此时,老修士却叹了口气,伸出双手,手心里有微风环绕,双掌合十低声说了一句:“姑娘,你已走入魔道,天地不容,今日杀人偿命,你还是留下吧。”

  他竟然要对慕容飞鸟出手,合十的双手缓缓打开,手心里露出一阵疾风,疾风冲上天空的瞬间,化作一道道利刃刺向慕容飞鸟的脑袋。

  长袖挥动,白衣飘舞,慕容飞鸟轻轻这么一挥,老修士释放的法术就轻易地被破解,随后白色的丝带从天空中直落而下,老修士反应不够快,眼看就要和白孚一般要被白丝带刺穿,白羽转头急忙喊了一声:“老前辈,快躲开。”

  老修士双眼发直,可是刚要动,白丝带已经到了他的面前,避无可避,躲无可躲。关键时候,我一个闪身到了他的身边,左手一把拽住了白丝带,狠狠一扯,道力将白丝带当成撕碎,碎片落了一地。

  慕容飞鸟眉头紧皱,凝望着我说道:“我以为你已经彻底走入了黑暗,如今看来,你的心还不够黑暗,还会为了无关之人出手,端木森,你还没彻底变化!”

  我将手收回了背后,冷笑道:“若是师祖知道如今的你已经变成这样,他一定会后悔当年带你离开了小山村。慕容飞鸟,其实变化最大的是你,你,已经彻底堕落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