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入了这门,便下了决心

  门卫被抽了一耳光后也是一怔,咬着牙没有反击,毕竟今天来这里都是非富即贵的大亨,一个个都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就在这时候,大门内的走廊上却传来了脚步声,低沉的声音传来:“让他进来,他是我弟弟。”

  白羽抬起头,看见白家大公子穿着一身黑袍站在走廊的入口处,站在高高的台阶上望着他,白羽记得很多年前开始自己的大哥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他看人的时候,眼睛里永远都带着那种高人一等的感觉,他是白家的大公子,是白家的老大,也是众人眼中白家原本的继承人。

  “哥。”

  白羽低声说道,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深深地凝望着眼前的男子。

  “我知道你回来了,只是没想到你没先来见我,而是来了这里。”

  白家大公子沉声说道,眼神渐渐落在了我的身上,此时的我一身黑色的斗篷,脸上戴着黑色的面具,外人看不真切。

  “我应该来这里。”

  白羽的语气渐渐硬了起来,有些话不适宜在众人的面前说出。

  “哼,不过你要想清楚了,跨进这道门,就要付出一些东西,甚至是付出一些非常珍贵的东西,我不会阻拦你,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白家大公子让开了一条路,伸手指着大门和门后铺着红色地毯的路说道。

  白羽却微微摇头,看了我一眼后,又看向了已经敞开的大门,他就这么笑着,坚定地向着大门内走了过去,大门开着,门后的路已经敞开了,只是对于白羽来说,有我在身边,今天他不会有危险,而对于白羽的大哥来说,今天,应该是他的不归路才对。

  阳光如此好,天空如此蔚蓝,空气里的火药味很浓,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说话,所有的眼睛都落在了白羽的身上,看着他一步步向着大门内走了进去。

  在进入大门的一刻,白羽忽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他的大哥笑着说道:“哥,你我都变了,不是吗?”

  语毕,白羽的脚落在了大门后,这一刻木已成舟,谁都无法挽回,白家大公子眼睛里露出一丝阴沉的光,缓慢地说道:“你已经做出了选择,不要后悔。”

  白羽却笑着没有再说话,而是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跨过了这一步,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畏惧。

  会议室内,地方很宽敞,坐着的人少,但是站着的人多,白羽坐在第一排,我对他轻声说道:“我到后面转转,不走远,你随机应变,如果遇到了危险我一个闪身就能到。”

  白羽点了点头,随后我转身慢慢地向后走,站在了会议室的后排的黑暗通道内,我一离开,会场内的灯光都好像明亮了一些似的。

  主持会议的是一位贵阳本地的老修士,辈分算是很高了,也是德高望重类型的,伸手拍了拍桌子,很快四周就安静了下来。

  老修士看了看四周的人,眼神里并没有露出兴奋的神情,这样的会议他已经主持过一次了,在他的心里看来上一届的那一群继承人里就只有白家的家主还算不错,其他的都是混吃等死的模样,而今年这一届更是如此,年纪小的继承人只有十来岁,年纪大的也不过三十岁,一个个都不算是功成名就。

  不过,若是硬要从这群继承人中间挑出几个还不错的,那还是白家的大公子,虽然手段太狠了一些,可是要当家不狠一点怎么成,他的目光继续往前推移,却意外地看见了坐在前排的白家二公子,眼睛里终于露出了一丝吃惊的神情。

  随后他默默地对白羽点了点头,白羽也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一幕落在了白家大公子的眼中,空气里的寒意似乎又往下沉了几分,此时老修士高声说道:“十年一届的大会,本不需要什么我这个老人主持,不过只是为了挑起个话头,也是让诸位未来贵州灵异圈的继承人们见见面。不过,作为一个上了岁数的老人我还是喜欢唠叨两句,我们不一定能争天下,但是至少不能输了他人,如今天下年青一代第一,诸位都来说说,谁当属第一!”

  站在暗道里的我听见这个话题倒是一愣,心里没来由地蹦出了自己的名字,不过自己这个天下第一倒是有不少人不承认。

  “在我看来,这天下第一还是要输端木森,轩辕家族本就是天下第一,之前北京的事情更是闹的这么大,说他不是天下第一那都没人信。”

  一个大汉喊了起来,声音很粗犷,他这么一喊顿时引来了一群人的议论,大部分人都是表示赞同的,可是这个社会,特别是年青一代,特别不服软,不一会儿就有人跳了出来,高声喊道:“北京我们又没去过,青门,三大超级家族的确是被吞并了,可是吞并又不说明什么。轩辕家族本来就是庞然大物,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或者有什么勾结谁说的清?搞不好,端木森就是一个傀儡,这种事情在大家族里也不是没有出现过。”

  此话一出,又有不少人点头表示赞同,不过很快有人喊道:“在我看来,茅山,龙虎山,都有天骄,就是我们这贵阳,不是也出了白孚大哥这样的人杰吗?要我看,学习端木森还是其次,还不如好好学一学白孚大哥,白家以后就是白孚大哥的天下了。”

  有人提到了白羽的大哥,场面这下子变的更加热闹起来。

  白孚挥挥手喊道:“不,我不过只是无名小卒,放在江湖上都没人知道我。再说了,我还没继承白家,老爹还在呢。”

  他是谦虚,不过很快就有人看见了坐在另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白羽,白家今天来了两个继承人。

  白羽看着四周的人,笑了笑说道:“是啊,白家将来谁来继承还不知道呢。毕竟,老爹是希望我来继承白家的,大哥,这件事情父亲和爷爷已经不是第一次提起了吧。”

  白羽声音很冷,让会场内的气氛变的非常尴尬。

  白家的家主之争已经蔓延开来,从白羽回到贵阳的那一天开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对兄弟的身上,他们之中谁会成为白家下一任的家主呢?

  白孚慢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缓步向着白羽走了过去,身后有身穿黑衣的保镖跟着,一步步向着白羽走来,而此时白羽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我站在黑暗的走廊内,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如果白孚敢动手,只需要一个眼神,我就能要了他的命。

  白孚终于站在了白羽的面前,声音低沉地说道:“弟弟,你真的要和我争吗?可是如今的白家已经属于我了,你凭什么和我争?你拿什么和我争?”

  白羽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但是笑容却一点都不温暖,反而满是一片冰冷,低声说道:“哥哥,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愚蠢了?我要是没有底牌会回来吗?”

  整个会议室内一片安静,此时我看见站在白孚身后的神长老向四周看了看,应该是在找我的踪迹,但是没有发现我,在白孚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白孚点点头后立刻高声说道:“老前辈,我记得过去有过一个先例,如果在大会上发生了家主之争,那么就用武力解决,没错吧?”

  老修士一愣,随后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有过这个先例,怎么?你想和你的弟弟动手?”

  白孚哈哈一笑道:“当然不是我们亲自动手,他可是我宠爱的弟弟,不过我的手下,倒是可以陪我弟弟的手下耍耍。”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