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伪装

  “咚咚咚……”

  敲门声从外面传来,白家大公子没回头低声喝道:“谁在这个时候如此不开眼的来打扰我!”

  可是很快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轻声对他说道:“是我,怎么?因为端木森的出现而让你抓狂了吗?”

  白家大公子一愣,回过头来,却看见一个穿着白裙的女子站在大门口,她看起来很美,非常漂亮,而这不是白家大公子第一次见到她。

  同时,白家大公子也明白,当看见她的一刻,就代表了自己有了希望,他深深明白眼前这个女人背后所代表的势力,救星出现了!

  时间过的很快,大会终于要开始了,在贵阳远郊一座私人的山中会所内,有豪华的装饰,巨大的花园,一流的装修和服务。

  我走在白羽身后,透过脸上的黑色面具能够看见一片不一样的天空,面前的庄园很大,大门口有穿着红色练功服的警卫迎接。

  我们来的比较晚,这是白羽决定的。

  半个时辰前,白羽站在房间内,一边对着镜子调整自己脖子上的领带,脑中却在不断地回忆,回忆自己的过去,就好像是缓缓散开的流波,今天是他和自己大哥对决的日子,可偏偏又在这样的日子里,他想起了很多往事。

  有时候人的记性真的不能太好,因为记性一好,就会记住很多不应该记住的事情,让自己变的犹豫,变的脆弱。

  那一年,他八岁,上的是贵州的贵族学校,因为从小看起来温温柔柔,而且那时候也还没开始学习法术,所以竟然被班级里的人欺负。

  有一次,大哥跟着家族里的长老来看他,那时候的大哥在外头的口碑就不是那么好,经常做一些出格的事情,甚至伤了好几次人,平时也没少挨家里的人骂,父亲很不喜欢他。

  白羽却在那一天刚刚被人给打了,虽然脸上没有什么伤,还换上了一件干净衣服,长老没看出来,但是却被他那个怎么看怎么像是混混的哥哥给发现了。

  长老出去后,他看见自己的大哥走到了他的身边,一把拽住了他的衣服,将他的肩膀上的衣服给扯了下来,这一扯,露出了他肩膀上的一大块青紫,白羽有一些害怕,因为他看见了自己大哥眼睛里闪烁出的愤怒。

  “大哥,没事的,我没事的,是我和他们打架留下的,我也打他们了……”

  白羽一个劲地解释,他害怕自己的大哥嘲笑自己,也害怕自己的无能暴露在大哥的面前,可是随后却听见自己的大哥沉声说道:“你从小就不会打架,他们就是欺负你。告诉大哥,谁打你的,我帮你报仇。”

  那一天,三个一直欺负他的家伙被大哥狠狠揍了一顿,遍体鳞伤,甚至最后一个的手指直接被白羽的大哥给折断了,哭的哭爹喊娘的。

  这件事后,白羽知道自己的大哥被禁足了一个月,甚至还挨了家法,可是他却深深地记在了心里,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刻的感受,全天下唯一的大哥的感觉。

  而如今,一切都变了……

  走在这条通往会议室的大路上,四周有不少门派和家族的人,他们都看见了白羽,并且一个个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虽然知道了白羽回来的消息,不过很多人都认为他应该没有和自己大哥争天下的勇气,在他们看来,白羽今天应该不会出现。

  可是,偏偏今天他来了,而且还是如此坦荡地走在了众人的面前,迈着坚定的步子。

  白羽一边往前走,回忆依然没有停止过,那一年是爷爷的葬礼,贵阳是一个阴天,在葬礼上,他穿着黑色的西服,默默地低着头,葬礼来了很多人,但是真心送别爷爷的人却没有几个,甚至还有很多自己家族的人对爷爷满怀着憎恨,因为当年继承白家的时候,爷爷也是一路打拼下来的,兄弟相残也是免不了。

  白羽站在第二排,心里满怀着悲伤,爷爷就这么走了,仿佛他的笑容还在脑海中,葬礼结束后,白羽在卫生间里听见有很多家族里其他分支的人在小声地嘀咕着。

  “老头子死了真好,哼,当年要不是他如今白家就是我们当家了。”“是啊,当年这老头子的手腕可也是够狠的,很多人都死的不明不白的,他儿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听说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呢。”“他们这一系两个小子好听也不错,老大够狠,老二倒是比较老实,不过这老头子喜欢的是老大。将来难免要上演一出兄弟相残的好戏,也是报应了。”

  人们的话让躲在卫生间格子里,年纪还很小的白羽感觉畏惧,他想到有朝一日要和自己的大哥兵戎相见,全身就不住地冒出鸡皮疙瘩,甚至开始轻轻地颤抖了起来。

  外面的声音渐渐消失了,人们走了,白羽打开了格子间的门走了出来,却看见自己的大哥站在了卫生间的门口,望着他,那一年的白家大公子已经出落的和大人一般无二,身材高大,虽然面相凶狠,可是还是非常英俊,而且天上有一股霸道的气势。

  “哥哥,他们说有一天,我们也会兵戎相见,他们说有一天,我们之间也会拼个你死我活,你说会有那一天吗?”

  白羽用稚嫩的声音问道。

  可是这一刻的白家大公子却缓步走到了白羽的面前,低下头沉声说道:“如果将来,你不追求白家家主之位,此事便不会发生。如果你没有野心,我会照顾你一辈子,你会是我一辈子的弟弟。”

  这样的话在他的耳边回荡,此时他走在通向会议室的大厅内,阳光落在他的身上,如此温暖的光芒却晒不掉他心里的寒意,他很冷很冷。

  因为白家的大公子,自己的大哥要杀自己,正如多年前外人说的那样,总有一天这对兄弟一样也会拼个你死我活,而这一天如今来了,就在今天,就在等一下。

  终于走到了会议室的大门口,人很多,有不少人都认出了白羽,却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打招呼,因为如今的白家是大公子当家,在他们眼中,今天的白羽应该会败。

  继承人们开始入场,没进去一个都会报一下名号,这是对这个门派或者是这个家族的尊敬,很快就轮到了白羽。

  “请您将邀请函给我看一下。”

  门卫说道,伸手问白羽要他的邀请函,白羽却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我没有邀请函。”

  门卫一怔,奇怪地看了一眼白羽,随后摇着头说道:“如果没有邀请函,就不能进入,您可以离开。”

  白羽没有邀请函,是因为这一次的邀请函是白家统一发出的,他的大哥并不希望他来。

  我看见白羽的嘴角露出一丝淡笑,伸手撩起了额前的头发,沉声说道:“我是白家二公子白羽,你也敢拦我!滚开!”

  蛮狠,嚣张,猖狂,这些贬义词用在一个人的身上,说明这个人品性不端,更说明了这个人的不良,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

  白羽用这些词语来伪装自己,化作了一张套在他脸上的面具,人们看见的是那个不务正业的白家二公子,而今天,他也将戴着这张面具走进会议室,争夺属于他的天下。

  “不行,我不能让您进去,只有……”

  守卫还是在阻挠白羽,却在此时,白羽猛地抬起手,对着守卫的脸抽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众人都愣住了,却听见白羽低声喝道:“我说过了,我是白家二公子,我要进去!”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