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零九章 白家内斗

  偏厅的气氛一瞬间变的凝滞,跌坐在沙发上的孙图看着我,眼神里满是震惊。

  刚刚的接触时间虽然很短,可是爆发出的惊人冲击力作用在他的身上,却让他感觉异常的惊人。

  “少爷,这位道友是何方高人?”

  另一位长发长老同样震惊,急忙低声问道。

  白羽摇了摇头说道:“是我在北京游历之时遇到的一位高人散客,被我好不容易请来做护卫,也是助我夺取白家家业。”

  白羽没有说出我的身份,两个长老也不好再多问什么,只是对我点了点头。

  我退回了角落里,眼神像是鹰隼一般地望了过去。

  白羽立刻转移了话题,走到两个长老面前,低声说道:“两位长老来找我,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孙图和另一位长老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之后都微微叹气,随后开口道:“如今你不在贵州,这家里大公子说了算,很多反对他的声音也都被他压了下去,情况对您很不利啊。”

  白羽眼中露出一丝无奈,不过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预料到这一点了,现在还不是和他撕破脸皮的时候,我要找一个机会,真正回到众人的视线内。而且这一次有了身边这位散客的帮忙,一定事半功倍。”

  我依然没说话,孙图点了点头,想了想后说道:“这个出现的机会一定要适合,而且一定要隆重,要让您的回归引起我们贵州灵异圈的轰动,这个时机很重要,让我想一想。”

  两个长老低头想了起来,过了片刻后,孙图忽然猛地一拍手,大喊道:“有了,后天,大公子和诸多咱们贵州的灵异家族和门派的年青一代会开一个大会,是我们贵州灵异圈每十年举行一次,基本上年青一代的人一生就只能参加一次,也基本能够确定接下来贵州各大门派和各大灵异家族的当家人,如果您参加这个大会,并且压过大公子,那将会是您的强势回归,这个机会很难得!”

  听到孙图这么一说,白羽眼中有了一丝神采,却在此时另一个长老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可是,大公子身边有不少高手跟着,而且您不在的时候,整个贵州的灵异势力基本都已经站在了大公子的身边,怕是到时候您会很危险,我们两个老家伙又不方便出面,万一要是出了事儿,怎么办?”

  白羽听后却挥了挥手,看着我说道:“有这位高人在,贵州没人能动的了我,还请两位长老到时候告知我大会的具体时间和地址,我要给大哥一个惊喜!”

  两个长老互相对看了一眼,随后微微点头,接着商量了片刻后外面天色也已经晚了,两位长老匆匆离开了白羽的府邸,上了轿车。

  坐在轿车里,孙图看着另一位长老,低声说道:“刚刚我和那个神秘的高手交手之时,并未感觉他身上的灵气有波动,可我还是被他身上的怪力给震开了。”

  另一个长老微微皱眉说道:“那你觉得,大公子身边的神长老对上这个神秘高手,孰强孰弱?”

  孙图思考了片刻后说道:“不好说,不过神长老的本事你我都是知道的,尤其是如今大公子还和那群人勾结在一起,这股势力太强大了,我们能帮的也只有那一点,希望少爷能够闯过这一关吧。”

  两个长老走后,我摘下面具坐在了沙发上,白羽看着我,眼睛里透露出他有话说,但是却没说出口,我挥了挥手,看着外面渐渐暗下来的天空沉声说道:“不用怕,贵州的天下还是你的。”

  在白家大宅内,一座最大的房间外面,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短发,面露凶相的男子站在大树下,这时候远处有一个穿着蓝色长衫的男子以缩地成寸之术闪烁而来,落在了黑袍男子身边,低声说道:“大公子,孙长老两位从白羽那里回来了,似乎告诉了白羽关于大会的事情。”

  黑袍男子点了点头,冷冷一笑说道:“通知下去,今晚就派人去杀掉白羽,不要让他在后天的大会上露面,我不希望看见他。”

  声音冰冷里透出杀意,长衫男子随后退入了黑暗中,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大公子回头看着亮着微弱灯光的房子,眼睛渐渐眯了起来,沉声说道:“老头,你最喜欢的儿子活不过今晚了,你是不是很失望?整个白家很快就会落入我的彻底掌控中,而你将会彻底睡去,永远都醒不过来。后天一过,我就让你永远安眠!”

  夜里,我睡在床上,眼睛虽然闭着,但是脑子却非常清楚,夜里总是会有很多时间思考,也会想很多事情,像我这样睡眠不好的人,夜往往比白天头脑更加清晰。

  白羽睡在我隔壁的房间内,一张顺风耳符和一张千里眼符就放在他的床边上,如果有人晚上来偷袭,绝对会让偷袭者有来无回。

  心眼开启,也许是因为四周太安静的缘故,我又一次出现在了佛道之路上,抬起头看着远处的那个身影,模糊的代表了我要超越他的身影。

  只是也许是自己的错觉,也许是一种直觉,我仿佛感觉到远处代表鸿元的身影此时竟然慢慢地转过身来,目光好像在看着我。

  虽然我们之间的距离还很远,虽然我甚至连他的背影都看不真切,甚至连我们中间的距离都算不出来,但是我知道他就在那里,他看着我,目光和我之间互相交接。

  左眼下的黑色闪电标志微微跳动,仿佛在提醒我什么,就在这时候,远处一道强风猛然间吹来,刮的非常快,威力非常惊人,从极远处吹来,将我的头发和身上的黑色大衣整个吹动,我双眼圆睁,这里是道佛之路,这里不属于任何世界而是大道的意识之地,但是这突然吹来的大风刮在我的脸上还是隐隐作痛,这种疼痛感和刺激感很真实。

  谁能够在道佛之路上掀起大风,只有一个人有这个本事,鸿元!

  大风迎面扑来,我整个人一激灵,随后猛地睁开了眼睛,刚刚明明应该没有睡着,甚至没有一丝睡意的我,却在进入道佛之路后睡着了,当我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却听见了隔壁传来的一声大喊,白羽遇到袭击了!

  我伸出手猛地一拍墙壁,道力将墙面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我转头一看,一个身穿长衫的男子站在了房间里,双手内有吞吐不定的烈焰,白羽惊恐地躲在床底下,地面上满是烧焦的痕迹。

  此时的我已经将面具戴了起来,从床上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长衫男子低声说道:“胆子不小啊。”

  对方回头看着我,微微皱了皱眉头,我感觉到一股类似心眼的意识扫过我的脸,而他皱眉头一定是因为他的心眼看不穿我的真面目。

  “我听说白羽带回来一个什么高手,看来就是你了。不过,白家的事情你一个散客还是不要管的好,有几分本事就好好在江湖里混下去,别引火烧身,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对方冷冷地说道。

  我迈开脚步,从床上走了下来,穿过刚刚被我一掌打碎的墙壁,站在了白羽的房间内,白羽大声对我喊道:“他,他就是神长老,是我们白家的首席长老,是我哥那一派的高手!”

  我点点头,活动了一下手腕之后,嘴角露出冷笑,沉声说道:“虽然算到了会有人来偷袭,不过一上来就派出了自己麾下的第一高手,倒是我没想到的,正好将你留下,也省的后天再费手脚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