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零八章 白家新保镖

  花园中,满地的焦痕,天空中星光黯淡,夜风微凉,黑暗在我的身边环绕,我回头看见身后的男子,虽然身穿华衣,但是脸上却带着惊恐的表情,却又有深沉的期待,他在等待我的回答。

  河图洛书,虽然不是天下间所有人都知道在我的手上,可是,也早已不是秘密。

  只是因为我太强大,所以才没人敢来染指,而河图洛书内真正的秘密则在于其内有无敌的功法,号称能够打败鸿元,无敌天下的力量。

  圣人为之疯狂,众生却被蒙在鼓里。

  如今河图洛书在我手中,如果我能够参悟其中秘密,那么或许就能够在鸿元破封而出之前成就无上神力,我成功逆天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

  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想过,会从白羽的嘴里听见这样的话。

  我慢慢转身,看着身后的白羽低声问道:“你说什么?”

  白羽望着我,脸上满是郑重的表情低声说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的话,但是我知道河图洛书内存在一个惊人的秘密,这个秘密是我们白家世代守护,如果不是我们白家没有能力夺取河图洛书,这个秘密早就帮助我们白家成为天下最强的家族了。如今,我用这个秘密换取你的帮助,端木家主,这就是我的诚意,只要你愿意帮我!”

  当一个人面对死亡的威胁时,一定会寻求自保,哪怕自保要付出的代价很高。

  我望着白羽复杂的双眼,微微翘起了嘴角,低声说道:“好,我愿意帮你。”

  只是一句话却是一句承诺,帮助白羽并不是什么难事,他要白家的家业,我要河图洛书的秘密,他用一个白家永远不可能用到的秘密换来了自己的安全,我随手就能灭掉的一个家族换来了有可能会帮我成为天下无敌的机会。

  这笔交易,无论是对我,还是对他,都不亏!

  只是一直紧张的不行的白羽猛然间跌坐在了地上,大声地喘气,我缓步走到他的面前,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臂,然后慢慢地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沉声说道:“你们白家的水也挺混的,如果我出手,可能白家会有所破损,也许会有不少人死。如果真是你哥哥要对付你,最终,可能他会死在我的手里,你想清楚,你可以在轩辕家族的庇护下生活,但是这只是我的建议,你自己决定。”

  有些人,为的是野心而活着,有些人,为了活着而有了野心,白羽却是前者,思考了一会儿后,白羽慢慢地抬起头,双眼内一片冰冷,但是之前的犹豫已经消失了,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们的交易,达成!

  桂林的事情还没了结,慕容飞鸟我还要找她算账,带着白羽往桂林慕容飞鸟的老巢飞去,最终却扑了个空,整个慕容飞鸟的老巢已经彻底没人了。

  都说狡兔三窟,慕容飞鸟的狡猾还在兔子之上,而且她的身后肯定有元始天尊撑腰,在我看来,这一次对抗的不仅仅是慕容飞鸟,而是元始天尊。

  我和元始天尊之间的战争,终于要开始了!

  这将是我出道以来遇到过最大的战争,也将是我在和鸿元决战前最大的一次考验,也是我不能败的一次战斗!

  只是,在慕容飞鸟的老巢里,却看见了她故意留下来的一行字,白家之地,决战之日。

  这一行字让白羽异常惊讶,我却微微一笑说道:“有意思,有意思,决战?是替元始天尊向我下的战书吗?还是你慕容飞鸟已经有了能够和我一战的实力?也好,正要去白家走一遭,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翻出多大的浪来。”

  中国哪个省的山最多,当属贵州,白家便在群山环抱之中,被当地的灵异圈称为群山家族,贵州贵阳,轿车慢慢地靠边,我从车子上下来,并没有通知当地的轩辕家族,这一次可能会造成比较大的动静,我并没有露面,而是借助白羽在贵阳的势力形式。

  没有下车,把玩着手上的面具,一个简单的黑色面具,在车子里换上了一件异常宽大的黑色斗篷,我这一次不会一开始就现身。

  车窗一点点摇下来,外面站着几个白羽的保镖,看起来是等了一段时间了,见到轿车之后都急忙迎了上来,先是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白羽,保镖立刻低声说道:“少爷,家族里有老人在等您。”

  白羽点了点头,车窗重新升起来后,他看着我低声问道:“我需要将您的身份说出来吗?”

  我摇摇头道:“这一次我只是站在你身后的一个保镖,关键时刻我会出手。”

  白羽点点头,先一步下了车,我随后跟着,一起走进了白羽在贵阳的府邸。

  白家的总部在贵阳,虽然算不上是贵阳最大的灵异家族,但是号召力并不弱,也说的上话。当年跟着白羽的爷爷打天下的一群老头,如今剩下的也不多,不过还活着的也是有一些道行的,被家族里称为老人或者是长老。

  这些老人基本也都是帮着白羽,但是奈何家族里的局势比较复杂,白家长子的手下也有不少高手坐镇,而且背后还有神秘高手坐镇,所以白家的老人很多都是敢怒不敢言。

  进了房子,在一个比较隐秘的偏厅,门口站着四个保镖,打开门之前我的心眼就已经观察到了两股比较强的灵气波动,大门被人打开,我看见两个老头子坐在偏厅里面,都是白发,不过一长一短,身上都穿着道袍,其中一人手上还拿着拂尘。

  白羽迈步走了进去,我跟在他的身后,看见我这个戴着面具的神秘人跟在白羽身后,两个白家的老人都露出了疑惑和警惕的表情。

  白羽立刻解释道:“这是我新招来的保镖,很忠心,是自己人。”

  白家两个老人这才点了点头,只是其中短发的老家伙似乎对我不是很放心,瞄了我一眼后低声说道:“少爷,最近您的身边总是有暗杀事件发生,在桂林的事情我们也听说了,寻常保镖的确是不能够确保您的安全,找一两个灵异修士也是应该的,只是却不知道眼前的这位道友本事够不够大,能不能好好地保护您。”

  这是对我的不放心,虽然我将气息全部都收了起来,可是身上散发出来若有似无的杀气这两个老家伙应该能够感觉到才对,这么说估计是想试试我。

  白羽正要打圆场,我却低声说道:“我自信,白家没人能伤的了我。”

  我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大,可是落在两个老家伙的耳朵里就是另一回事了,短发的老人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缓步走了过来,看着我露出一丝冷笑,低声说道:“还未请教道友大名,在下孙图,白家长老之一,几十年前在江湖上也有几分威名,别的不敢说,我见过的高手可是不少,你这话可是说的有点大了。”

  说话间,他伸出手抓向我的肩膀,这个看起来随意的动作,可是他的手指上已经带上了灵气,我冷冷一笑,身上有金色的光芒微微一闪,孙图的手在落下的一刻,立刻被造天之力所阻,无法再往下分毫。

  孙图脸色顿时变的有一些难看,这时候我贴近孙图的脸,双眼透过黑色的面具直望着他,低声说道:“你见过的高手在我眼中,连根草都不算。要试探我,至少要有能够试探我的本事,你还不够格。”

  造天之力一弹,直接将孙图弹回了沙发上,老家伙跌坐下来后,脸色大变,面色苍白,额头上有虚汗直往外冒!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