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零七章 无奈人生

  砍刀越来越接近,这一瞬间白羽甚至已经能够想象,砍刀砍进自己身体内的感觉,那种剧烈的痛觉,然后便是自己肉体的死亡,他的大哥甚至连他的灵魂也不会放过。

  “要死了吗?”

  白羽的心里低声地说道。

  有人说,当一个人面对自己的死亡时会看见很多奇妙的幻象,可能是过去年少时候的自己,也可能是一些奇怪的梦境,但无论是哪一种,在面对自己死亡的那一瞬间,一切都会变的非常缓慢,缓慢地好像时间停滞了一般。

  而在这一刻,白羽的世界,时间渐渐停止了。

  那是一个午后,天空有一些阴沉,白羽那一年只有五岁,他站在雨廊下,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袍,肩膀上别着一块大黑布和一小块红布,那一天是他的爷爷出殡的日子。

  作为上上代的家主,白羽的爷爷可以说是真正一手打下白家天下的人,将一个小家族建立成了有一定影响力的中等灵异家族,白羽的爷爷功不可没。

  但是,即便如此,也敌不过命运,被人暗中毒害,死在了自己的卧室中。

  而在所有的后代子嗣中,白羽的爷爷是最疼他的。

  里面一片哭泣的声音,雨廊外面的天空开始滴下雨水,一开始雨水并不大,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雨水越来越大,仿佛是天空将所有的雨水都一起浇下了一般。

  “在想什么呢?”

  一个浑厚但是很温柔的声音落进了白羽的耳朵里,他迷茫地睁大了眼睛,抬起头看着身边的人,同样是一身黑色的长袍,眉宇间和他很相似,鬓角已经有一些发白,他的父亲,站在了白羽的身边。

  “我在想爷爷。”

  白羽沉声说道。雨水越来越大了,庭院里白羽的爷爷种下的芭蕉树开始微微摇晃起来,绿色的叶片就好像被人用颜料涂刷过了一遍,颜色很深。

  “爷爷只是累了,所以要睡一个好觉,等你长大了,还会见到他的。”

  白羽的父亲笑着说道,伸手摸了摸自己这个小儿子的脑袋。比起从小就到处调皮,总是依仗自己身份到处欺负人的大儿子,自己这个乖巧的小儿子更加讨自己欢喜。

  白羽默默地转头,望着自己的父亲,摇了摇头,小脸上一片严肃,低声说道:“不,爸爸。我知道的,爷爷已经死了,灵魂也被人灭了,他回不来了。”

  那一刻,白羽看见自己父亲脸上吃惊的表情,这样的话出自一个五岁的孩子嘴里,而且如此有逻辑,如此镇定,这让白羽的父亲心中,满怀吃惊。

  但是,在惊讶了数秒之后,白羽的父亲还是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同样一脸严肃地说道:“羽儿,我将接替你爷爷的位置,成为白家的家主,而你将接替我的位置,成为下一任的白家家主,这是我给你的承诺……”

  回忆在这一刻结束,白羽忘记了很多小时候的回忆,可是唯有这一件,唯有当时父亲脸上严肃的表情和郑重的话语让他永远都忘不了。

  他应该是白家的家主!

  “不想死,不想死,我要活下去,我要一直一直活下去!”“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我可以给他想要的一切,金钱,美女,权力,只要让我活下去。”“快来救救我,爷爷,爸爸,救救我吧,我不想死在这里!”

  白羽的心里疯狂地呐喊了起来,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也是冥冥之中有一双手在庇护着他,就在砍刀落下的一刻,一片烈焰在他的身体四周燃烧起来,烈焰包围着他,如同一道坚实地保护层,砍刀瞬间被熔化,四周靠的近的人也在一瞬间被烧死或者烧伤。

  唯有站在烈焰中间的白羽毫发无损,随后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上,白羽慢慢地抬起头,这一刻在烈焰的映衬中,在星光的闪耀下,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站在了他的头顶上,一张巨大而古怪的法阵悬浮在天空之中。

  白羽双眼圆睁,震惊中透出狂喜,傻傻地说道:“端,端木森……”

  我站在天空中,只是碰巧路过,听见了地面上的战斗声,才看了一眼,却见到了之前在青门中遇见的白家公子哥儿,也算是遇到了熟人,看见这家伙正在被围杀,才出手帮了他一下,救了他一命。

  地面上的杀手们看见烈焰落下的一刻,全都脸色大变,吃惊地喊道:“端木森,轩辕家族的端木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别过去,地面上的烈焰不要碰,触之即死!”

  杀手们不愿离开,又不敢动手,僵持在了现场。

  白羽抬起头,看着天空,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我缓缓从天空中落下,站在了白羽的身边,冰冷的眼神看着还未退走的杀手们,黑暗已经在我和白羽的脚下铺开了,虽然没有动手可是我的杀气已经散开,覆盖在整个花园内,每个在场的杀手都感觉到了来自我身上非同凡响的杀气,人群开始不自觉地往后退,有几个杀手甚至都已经开始颤抖。

  “滚!”

  我冷冷吐出一个字,灵气和杀气形成巨大的气浪向四周猛冲,前排的杀手们当场就被震倒在地,后面的一看这个架势,更是吓的屁滚尿流,往后疾退,不出十来分钟,所有的杀手全部都跑光,甚至有几个人连滚带爬地往后逃,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花园内,我收起了天机眼法阵,回头看了白羽一眼,冷笑道:“你的仇家还真不少啊。这么多人要杀你。”

  白羽一怔,摇摇头低声说道:“都是我大哥派来的,他怕我会继承家业所以想要在父亲死之前要了我的命。”

  我随意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对于这种兄弟争夺家业的事情我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连知道的欲望都没有,正想要抬脚离开,却被白羽一把拉住了,我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白羽立刻知道自己的动作有一点冒失,赶忙松开了手。

  “端木家主,在下有一事相求。”

  他还没说完,我却已经开口道:“要我帮你的忙的话肯定不行,我没时间,而且你们家族的事情和我无关,我不缺钱,也不需要权力,我要的东西你给不了,今日救你不过只是路过罢了,日后你的生死和我无关。”

  我将白羽想要说的话全都给堵了回去,随后挥挥手,就要往外走,却在此时,听见了“扑通”一声,再回头一看,却见白羽跪在地上,额头紧紧地贴在地面上,全身颤抖地向我下跪。

  我一愣,质问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以为向我下跪我就会帮你?起来!”

  正要用道力将他托起来,却听见白羽大喊道:“端木家主,我只求您听我说完下面一番话!”

  我收回了手,看着白羽发抖的身体和因为激动而变红的脸,皱着眉头不过还是说道:“说吧,不过快点,我赶时间。”

  白羽立刻兴奋地抬起了头,望着我,深深呼吸后开口道:“我是白家的次子,也是父亲和爷爷指定的继承人,我的哥哥从小品行不端,善使手段,从父亲生病之后他就一直把持着家族的大权。我为了自保,只能装出一副花花公子,到处耍狠的模样,为的是麻痹他,但是却没想到他还是派人来杀我。如果白家落在他的手上,势必我会死,白家也会败亡。这不是我的爷爷和父亲想要看见的结果。请您,请您一定要帮帮我,只要您帮我,就能够拯救整个白家,我们白家也将誓死效忠您!”

  白羽并没有说出太多让我震撼的话,我摇摇头说道:“说完了吧,我走了。”

  可就在我转身的一刻,白羽忽然喊道:“我,我们白家世代守护着一个惊天的秘密,有关河图洛书的惊天大秘密,只要您帮我,我可以告诉您这个秘密!”

  这一刻,我准备离开的脚步顿时停住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