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零五章 冰之道

  黑暗的街道,已经被黑色闪电打成粉末的“暗”随风飘散,四周没有人说话,诡异的安静。

  女子的魂魄看着我,魂魄因为恐惧而微微震动,如果当时我要杀它,它会比“暗”死的更快。

  我迈开脚步走到了房子前,天机眼一扫,面前的房子整个被打穿,露出了地下的大洞,四周的气机依然锁定我,就在我要第一次出手的时候,一股寒气从地下涌了上来,这股寒气可远比雪女的寒气要厉害多了。

  我心知,冰海终于坐不住了。

  说起冰海,我接触的不多,但是罗焱师祖接触的比较多,冰海是老子的徒弟,同时也是老子最喜欢的入室弟子,他本是断情人在上一世丢失的半颗心脏所化,所以严格说起来,也应该算是大道演变而来,但是比起断情人周身都是大道所化,冰海却更有前途,因为他比起断情人有更大的希望成圣。

  可是,他却放弃了老子给他选择的诸多道路,老子曾经认为他的冰是小道,但是冰海却告诉他,大道无数,他将一直走下去。

  这样一个执拗的男人,在罗焱还弱小的时候他曾经是罗焱需要仰视的存在,虽然最后被断情人所杀,但是他依然是个传奇人物,而且也应该算是在正道一方的朋友。

  可是,如今要杀我的人却恰恰是他,这让我心里很疑惑,没有直接动手也是给足了他面子。

  蓝色的光团托着他的身体一点点飘浮了起来,我终于看清了在蓝光背后的脸,带着坚毅和冰冷,却又透出一丝丝的悲伤。

  “为何要杀我?”

  我冷漠地问道,既然已经见到了冰海,我的杀机也就暂时收敛了起来。

  蓝色光团中的冰海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飞了起来,低声说道:“随我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他带着我避过了地面上的手下,站在了层层云团之间,寒气冰冻住了一片云朵,我们站在其上,脚下传来淡淡的冷意。

  “我只是为我心中的那个人做最后一件事,仅此而已。”

  他的话让我明白了一些隐情,正要开口询问,他却先一步开口道:“你不要多问什么,我也不会说的,今天,以整天天空为战场,我要完成曾经对她的诺言,若是我死在了这里,也是我命中劫数,若是我未死,也将回到我该去的地方,人间,已经没有我想留恋的东西了。”

  被冰冻的云层,黑暗的夜幕,满天繁星的天空,脚下是碧绿的山林,如此诗情画意之地,却成了我们交战之处。

  “你为老子高足,也是我的前辈,我让您先出招。”

  我依然双手背在身后,说实话,和冰海一战并没有多大的悬念,我要考虑的是如何不伤了他的魂体,将他带回老子的身边。

  冰海亦看出了我的目的,忽然间沉声笑了起来,我皱着眉头问道:“你笑什么?是我有什么可笑之处吗?”

  冰海却摇摇头说道:“不,我并非在笑你,而是在笑我自己。笑我的不自量力,也笑我的痴和我的傻,我已经知道你投身黑暗的事情,全天下都知道了,当我看见你脚下的那片黑暗如影随形之时我就明白,别说是我,就算是我的老师一样压制不了你。比起当年的罗焱,如今的你,正在一步步走向巅峰。或许,我应该远远地避开,不该和你硬碰硬,可是,我的傻和我的痴却让我站在了你的对面,我知道我必败无疑,只希望你不要留手,给我一次永远安眠的机会!”

  这是我在短短数天内第二次遇见一心求死之人,卢远航是为了和女儿团聚,而冰海是为了什么呢?

  我不知道,也许当一个人的梦破碎或者改变后,对一个人的打击,远比死亡更加可怕。

  人的出身有高低之分吗?现实的人会说有,因为有的人出生就家财万贯,有的人出生就注定了权利滔天。

  但是有的人会说没有,因为我们钱财,权力都是外物,总有一天会随着死亡而消失。

  老子第一次看见这个躺在玄冰中,由断情人的心脏变化而来的孩子时,为他取名叫做冰海,因为他是从冰冷的黑暗海水中而来,藏身于玄冰之中。

  所以,当老子第一次看见冰海操纵手里的寒气,并且坚定地告诉老子,以后他的道就是冰之道的时候,老子没有一点惊讶。

  这是命中注定的事情,迟早会发生,老子曾经希望改变冰海的道,但是最终还是失败了,圣人虽然地位尊崇,可也并非万能。

  而当时冰海告诉他:“大道和人的出生是一样的,人的出生在我看来没有高低之分,大道也没有高低之分,每一种事物都是大道,就应该都能得道,并非修习无上心法才能够成为无敌强者,我手中的寒气一样能够做到!”

  那一年的冰海一脸稚气,但是说出的话语里却透出一股坚定,让老子都为之动容的坚定。

  到了如今,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冰海只剩下了魂魄,而对手却是跃过了圣人那道坎的我,他依然坚定地相信自己的道,相信自己的寒气。

  这份勇气,值得我尊敬。

  站在冰封的云层上,风很大,而且很冷,我背着手,看着面前的冰海身上的灵气如同鲸吞海水一般地聚拢过来,这些灵气迅速地化作寒气,使得已经非常冷的气温又往下降了不少,我身上的衣服,头发,皮肤都开始出现结冰的情况,甚至连我的血液的流速都明显变慢。

  天冷了,桂林的天空中开始飘下细密的雪花,这是不应该出现在桂林的场景,但是今天却出现了,深夜里,没有人发现,整个桂林市仿佛都睡着了一般,死寂死寂的。

  只是,每个在桂林的市民都感觉到了彻骨的寒冷,今天,突然就变冷了。

  “我曾经祭献了我的一切,我的灵魂,我的肉体,让我的道在另一个世界彻底绽放了一次,那一次我是为了打败断情人。如今,我只剩下了魂体,可是我对于道的理解更深了。我没有成为圣人,但是我这一招,是我的骄傲。”

  蓝色的光芒猛地一收,露出了冰海真正的身影和魂体,这些蓝色的光芒被他收入体内,却透过魂体依然往外散发出大量的蓝光。

  我还是没有动手的意思,等待着,看着眼前这个和我之间并没有太多交集的男人绽放出他生命里最后的寒冷,这是他的道,会比上一世绽放的更加灿烂。

  双手慢慢伸开,手心里的蓝色光芒汇聚起来,变成了蓝色的两个光团,随后伸手一举,蓝色的光团在天空中来回环绕,竟然就在我的面前汇聚成了一副由寒冰组成的太极图!

  我望着蓝色的太极图,这是冰和寒气所化的大道,正如冰海自己所说,他的道就是冰,他的冰也能得道。

  “很了不起,你的天赋很高,老子对你的偏心在我如今看来也算是事出有因吧,如果你不是情根深种,如果不是你留恋不该留恋的人,或许你已经有了能够成圣的契机,可惜了。那么,就让我来试试看,你的冰之道,到底有多强。”

  我微微一笑,黑暗在下一刻将我包围,天空中寒气挥洒而下,冰冷的蓝色太极图从天而降,罩在了我的身上。

  甚至连一秒钟都不到,我整个人就被冰封了起来,甚至连天机眼的烈焰都被封印。

  冰海看着我,魂体再没有一丝蓝光,只是过了一会儿却微微摇头说道:“果然,封不住你,你,比我强大太多了。”

  此时,蓝色的玄冰,开始破碎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