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零四章 哪来的自信

  密室内很冷,四周的人甚至连木偶怪物都在不断地往后退,眼前蓝色光团内的人影卷动着让人心惊的寒气一点点走来,速度并不快,地面,墙壁,桌椅,甚至是空气都随着他的走动而变的越来越冷。

  最终,他站在了女子的面前,低声说道:“我答应过会帮你,你不用提醒我,更不用特意约我来见面。”

  黑暗中的女子低声说道:“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你的对手是端木森,连你的师傅都已经压制不了他,你凭什么保证你一定能够战胜他,你们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点点。”

  蓝色光芒中的人影缓缓抬起头,他手指上的寒气散开,一瞬间冻结住了四周的所有人,这些寒气如同恶兽一般开始吞噬四周的人,被冰封住的人和木偶怪物,一个接着一个消失,身体竟然全部都被寒气所吞没。

  “我没有成功的把握,但是这是我为曾经的你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如果我成功了,就算了结了我心中的一段过往,如果我失败了,也好,至少死在了一个绝顶高手的手中。”

  冰海一边说着,一边转身,缓缓向外飘去,此时整个房间内只剩下了他和黑暗中坐着的女子。

  “我从来都没变过,为何过去我被封印的时候,你愿意守护我千年,可是我破封而出后你却不愿意留在我身边?”

  黑暗中的女子大声问道,她看着走远的冰海,虽然对方没有了身体,可是如果能够留在自己的身边也会是一大助力。

  冰海停下了身子,却没有回头只是冷漠地说道:“变的不是你,而是我心中的你。”

  意味深长的一句话……

  我站在七星区的街边上,抬起头能够看见对面一排空关着的房子,已经是晚上了,四下里无人,站在阴暗角落中的女子魂魄低声对我说道:“就在里面,里面就是我们聚会碰面的地方。”

  心眼一扫,果不其然,我在地下发现了数股灵觉,大有文章。

  我没有直接进入房子内,而是往后退去,女子的魂魄奇怪地看着我,见我一直往后退,退到了马路的中央,因为路上没有车,更没有行人,我站在马路中间的黄色分割线上,深深呼吸,闭上眼睛,随后蹲下来将双手按在了地面上。

  手臂微微震动,很快道力就随着我的手臂震动开始共鸣,一点点传入地下,阴暗角落里的女子魂魄很快就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整条路,都在震动!

  如同扭曲身体的黑色大蛇,黑暗中的马路开始上下扭动,可是马路上却没有一处开裂,震动越来越剧烈,可是所有震动的力量全部都传入了地下。

  而我这个“罪魁祸首”所站的地方却完好无损,双手手指轻轻地拍击地面,左右手的道力如同波纹一般向外散开,再随着地面的震动传入了地下。

  整个震动大约持续了三分钟,最终以一声“轰隆”的巨响,地下瞬间破碎,整个地面就好像被掏空了一般,我停下震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慢慢站起身来。

  很快就有喊叫的声音从地下传了出来,数个黑影闪烁着从房子的窗户大门冲了出来,落在了四周的房顶上,将我围在了中间,其中便有之前在小巷子内偷袭我,并且杀死了女子的人偶怪物。

  我没有动,即便被包围了我也并不慌张,女子的魂魄此时却非常激动,吼道:“你们居然杀了我!”

  一个阴沉的声音在黑暗中说道:“你的任务失败了,而且并没有听老大的话,除掉你是唯一的选择,只是可惜没有将你的魂魄一起给灭了。还给我们带来了这么一个大麻烦!”

  我却看了看四周的人,冷笑着高声说道:“我要见冰海,让他出来。”

  四周一时间变的安静下来,没人回答我的话,但是所有人的杀气都凝聚在了我的身上,这些团结在冰海身边的人,应该算是高手,杀气也都是货真价实。

  “怎么?想杀我?给你们一个忠告,最好别动手,不然你们都要死。”

  我的声音远比雪女的寒冰更加让人寒冷。

  “哦?我倒是一直想要想和你交交手,试试看。挑战强者,一直都是我的愿望。”

  之前的阴沉声音又响了起来,很快一道黑影贴着地面飞了出来,围着我四周环绕着。

  “暗”是一个代号,代表的是一个人,也代表的是一段让不少漠北的灵异人士永远不会忘记的传说。

  漠北七魔窟,这是连不少凡人都知道的地方,更是在漠北乃至整个中国的灵异圈子里都响当当的一处险地,这里不是上古留下的什么仙境,而是七位漠北魔王的洞府,当然如今这漠北七魔窟的魔王早已不在,但是留下的洞府却成了整个漠北最神秘也是最危险的地方。

  很多人死在了里面,甚至连灵魂都不曾回归,每个漠北灵异人士的心里,都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好奇,大漠汉子,向往强大。

  漠北七魔窟的存在,便成了这些漠北汉子心中最想探索之地,而每个能够从一处魔窟内走出来的都成了漠北的传说,“暗”便是其中之一。

  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名字是什么,甚至很少有人知道他的长相,只是他原本是一个独来独往的散客,什么工作都做,只要能够让他挑战自己,他都愿意接受。

  杀过很多外界盛传的高手,闯过很多险境,于十年前到了漠北,挑战了不少漠北高人后,闯入了其中一座漠北魔窟。

  一连十天没有消息,众人都认为他一定死在了里面时,却在第十一天,他从来魔窟里面走了出来,虽然全身都是伤,气息混乱,可是他却比过去更加深沉,留下一句话后消失于阴影黑暗之中。

  这句话,即便是十年后的今天,依然有很多漠北高手记得,当时的“暗”说了一句:“不过如此。”

  如今,这位神秘的高手委身于冰海之下,他想要挑战更强的强者,而冰海便是他面前的一道高墙,可是当他的目光越过冰海,看见我这片更加高大无数倍的高墙时,他非但没有退缩,反而激起了他心里的斗志。

  “你不是我的对手,别找死,我要见冰海。”

  我声音冰冷,一直在克制自己动手的冲动。

  “你只要打赢我,我就带你去见老大。”

  “暗”冷酷地说道,黑影一直在我的四周游走,灵气混着着杀气在我身体四周环绕,他在观察我,在衡量我的力量,在等待对我全力一击的机会。

  我摇了摇头,沉声说道:“这是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不要再挑衅我,不然,你们都要死。”

  没人嘲笑我,也没有人说话,我的名声太响参加过的每一次大战都是一次传奇,从十岁那年开始,我的名字就一直处于灵异世界的风口浪尖。

  “暗”终于忍耐不住了,黑影一下子冲向了我,很快就融入了我脚下的黑暗中,随后攀升在我的背后,黑影化作两只黑色的鬼爪向我的脑袋抓来。

  “得手了!你的脑袋是我的了!”

  “暗”兴奋地吼道,鬼爪距离我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可就在鬼爪落在我头上最后一厘米的地方,却被金色的光芒给稳稳地挡住了。

  我转过头望着他,眼神里已经没有了一丝仁慈,我给过他们机会,他们没有把握,现在,机会不会再有了。

  “你连冰海都打不过,也敢挑战我?你哪里来的自信,滚开!”

  一声咆哮,造天之力外放,“暗”的身体被逼出黑影内,飞在空中还没落地,一道黑色闪电从天而降,瞬间将“暗”的身体打成碎末,血水溅了一地。

  这一幕,太震撼了,在场的每个人,都直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