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零三章 冰海

  在寒气中沉沉浮浮的太极圆图,虽然只是隐约间看见而已,但是我依然被震撼了。

  熟悉的寒气,代表道法的太极圆图,以及那种低沉的带着杀意的声音。

  难道是他?

  我心中一怔,多年不见,理论上来说它应该是绝对不会死的,而且同样是寒气,并且将冰系法术提升到了道法的地步,全世界恐怖就只有这么一个人了。

  老子的爱徒,他的死曾经成为了老子圣心上一个巨大的缺口,冰海,这个名字,对于罗焱,对于老子,对于断情人来说都太熟悉了。

  也就是时光交接处那一座孤坟的主人,多年前他破开坟墓重现人间,虽然已经没有了身体,只是灵魂状态,但是以他当年的修为和本事,在如今这个世界依然是强者!

  雪女缓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拉着那个木偶,笑着说道:“放心,我和我的儿子一定会完美的完成这个任务的,不过老大如果完成了,你一定要送给我儿子一具永远不会腐坏的玄冰身体。”

  蓝光中的人影点了点头,记忆片段在此时消失。

  我回到了现实世界,睁开眼睛,小巷子内我的面前女子睁着巨大的眼睛,看起来好像很恐惧的样子,嘴里却神经质地喊道:“别杀我儿子,你放了我儿子……”

  阅读了她的记忆之后我自然知道她的儿子早就死了,只是她走不出心里的阴影,只是将木偶当做了怪物也是够变态的。

  “这个木偶是冒牌通天会送给你的,带我去找你们老大,我可以考虑放了你的儿子。”

  我松开了女子的手肩膀,但是却将手按在了木偶的头上,木偶自然不会有反应,但是对面的女子却大喊大叫起来:“别,别伤害我的儿子,我这就带你去,他还小还太脆弱了……”

  女子不敢靠近我,眼睛一直落在木偶的身上,全身都在发颤,一个劲地低声说道:“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可就在此时,一把匕首猛地从远处射了过来,化作一道寒芒从我面前穿过,我往后退了一步,匕首直接贴着我的脸划过,我以为这匕首是要偷袭我,可是它却准备地刺穿了女子的额头,女子的额头上流下一大片血,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整个人就瘫软在了地上,显然是活不成了!

  我猛地转头一望,对面的小楼二层的一个小窗口内露出了一张阴沉的脸,是个男人,就是之前偷袭我的家伙。

  但是明明心眼没有发现这家伙的存在,也就是说,他和我手上的木偶以及之前被我杀死的女木偶是一样的怪物!

  眼明手快,我伸手一按女人的脑袋,将她的灵魂硬是从身体内给抽了出来,身体死亡并非丧失了一切,只要灵魂还在我一样能够找到他们的组织。

  而就在我抽魂的时候,木偶男子已经消失不见。

  小巷子里的寒冰一点点消退,这些脆弱的冰化作了水,晕染着整个地面,红的让人心醉。

  灵魂恢复意识需要一点时间,回到了轩辕家族的分部后,老远就看见一群人在门口争吵,声音很响,走到近处一看,发现是一群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围住了分部大门,这群人身上都别着一个徽章,徽章上面刻着一只正在咆哮的猛虎,这标志是曹家的徽章。

  显然,吞并超级家族的事情进行的并不顺利,现在都被人打上门来了。

  “你们端木家族在北京家大业大,但是天高皇帝远,我们桂林的地盘你们轩辕家族想要吞了我们,还早的很。有本事,让你们轩辕家族的那个毛头家主来见我们,和我们比划比划,要是他真敢来,我们曹家会让他知道,什么才是大家族!什么是老江湖。”

  带头闹事的是个身高大概一米九的大汉,身材非常魁梧,说话的时候还一个劲地挥手,不断地散发出灵气,显然是有故意威胁的意思。

  我站在人群后面,冷冷一笑,低沉地说道:“哦?让我看看什么才是老江湖?那我还真是要拭目以待了。”

  我的声音来的很突兀,大汉一愣,不仅是大喊,更多的人转过头来,看向了我,这里很多人都不认识我,可是我刚刚的话已经很明确地表示了自己的身份,我分明看见眼前大汉的脸色,一下子变的有些难看。

  我从人群中走来,踏着一地的黑暗,四周的人群被造天之力往边上推,我所过之处,无论是人,神,仙,妖魔皆要为我让路。

  黑暗如同地毯一般向前延伸,我冷笑着走到了大汉的面前,抬起头冷冷地望着他,大汉心里畏惧,想要往后退,可是双脚却好像被黑暗黏住了一般动弹不得,我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随后道力顷刻间覆盖在了他的身上,大汉立刻喷出一口鲜血,洒在了地上,脸色先是血红接着一片苍白,四周的人吓了一跳,特别是穿着白色制服的人们,更是害怕的不行,人群向后退。

  我转头冷眼望去,沉声喝道:“你们,谁还想要来教教我什么才是老江湖?”

  没人吭声,我冷哼一声,一拳打在了大个子的胸口,只听见“嘭”的一声,道力传入他的身体内,大个子背后的灵觉刹那间被震碎,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收回手,我缓慢地走到了大门前,猛地转身,沉声说道:“还不走?找死吗?”

  背后的轩辕神剑猛地一抖,发出一声剑鸣,围在轩辕家族之前的人们这才慌忙退走,我沉默地往里走,几个跟在我身后的轩辕家族桂林分部的负责人一个劲地巴结,说着好话,见我没吭声,几个人也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是他们能力不足的一种表现。

  “安排一下车子,一个时辰后出发。”

  丢下一句话后我走回了房间内,关上门之后,几个桂林分部的负责人聚在了一起,其中一人低声说道:“我听说过去的家主并不是这样的人,听说他过去是一个很善良很仁慈的人。”

  “是啊,过去我在总部就职过一段时间,那时候也能够见到家主,和现在真的判若两人,感觉那时候的家主阳光灿烂的多,如今好黑暗啊。你们刚刚看见了吗?家主走进人群的时候,脚下的黑暗都是自行铺开的。”

  其中一人颇为激动地说道,另一人立刻接话道:“看见了,怎么会没看见呢,别说是那群曹家的家伙了,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家主背后的神剑抖动的时候,我吓的心都少跳了一拍似的。”

  我坐在房间内,外面的声音其实我是听的见的,只是没有吭声。

  人性就是如此,当你阳光灿烂,善良如白莲一般的时候,所有人都会说你不够强大,人们会告诉你只有黑暗冰冷的人才能够在这个世界里生存下去。

  可是当你走进黑暗后,人们却反过来告诉你,还是阳光灿烂一点好,他们会害怕你。

  我摇了摇头,已在黑暗中,走不出去了,我做出了选择又何必在意这些外界的声音呢?伸手摘下了流火葫芦,放出了女子的魂魄,我要问出她的组织的下落。

  此时在桂林的另一端,密室内,一个女子高坐上位,身边站着不少人,还有更多的是木偶怪物,大厅内一片安静,正在此时,一片寒气洒落,大门瞬间被冰封,随后重重地被人推开,人们一怔,不由地往后退。

  唯有上位的女子保持镇静,一团蓝色的光芒飘了进来,黑暗中的女子低声说道:“你如约而来,我很高兴,冰海。”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