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零一章 怪母子

  桂林山水甲天下,绿水蓝天胜仙境。

  桂林两江国际机场内,我坐在巨大的玻璃窗背后,外面的阳光特别好,手边的咖啡已经冷了,我已经在到达大厅等了三十分钟,但是安排来接我的人还没到。

  电话也一直打不通,虽然之前就知道桂林的轩辕家族分部出了一些状况,据说是因为这一次吞并三大超级家族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意外,造成了火拼事件,有了伤亡。

  我的手指轻轻地敲击手机表面,发出“哒哒”的声音,机场大厅的咖啡馆里人不多,很多空位,右前方坐着一对母子,母亲正在喝咖啡,手边放着几件行李,孩子倒是很乖巧,也不说话,手边放着一杯冰淇淋。

  大厅里的几棵绿树显得很有特色,灯火通明,正在我的耐心一点点被磨掉的时候,那个母亲忽然低声对她的孩子说了一句:“不喜欢吃吗?这冰淇淋不好吃吗?”

  很随意的一句话,我本不该注意,但是这个女子说话的时候我正好看见,这一见,却看见了很是不可思议的一幕,女子说话的时候,嘴里有白雾往外吞吐。

  桂林是亚热带季风气候,这种天气说白了就是降雨量偏大,气温不冷,属于偏近温热的天气。

  我自己身上都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薄体恤,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居然一开口就喷出了白雾,难道她很冷吗?

  就在我有些疑惑,想要好好观察一下的时候,轩辕家族的员工终于到了,走来三个人,都穿着黑色的西装,样子有一些焦急,看见我后立刻点头赔不是,三个人将我围住后,这一对母子正好起身往外走,我也经过这么一打岔没有追上去。

  “家主非常抱歉,之前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您等了这么久,非常对不起。”

  身边的一个员工一直在摇头赔不是,我摇摇头,站起身来走到了刚刚那对母子的座位边上,这时候服务员还没过来收拾,我看了一样,两人的桌子,冰淇淋没动,那个孩子一口都没吃。

  母亲点的应该是一杯美式咖啡,我伸出手贴在了咖啡杯上,手指上立刻感觉到了一股冷意,表面甚至还有水珠往下流。

  这时候服务员正好走过来,我抬起头问道:“刚刚这位女士点的是冰咖啡吗?”

  服务员听见我的问题,一愣,随后狐疑地看了看桌子上的咖啡杯,摇摇头用很奇怪的话语说道:“没有啊,她点的是一杯热咖啡啊,我当时还很奇怪呢,这个天气居然还要和热咖啡。”

  听见服务员这么一说,我微微皱了皱眉头,再看门口的方向那对母子已经不见踪影。

  虽然此时的我已经深知那对母子有古怪,但是天下间怪事太多,虽然不知道这女子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既然已经错过了也就不再纠结,毕竟,我来桂林的目的并非旅游观光,而是为了来杀人的。

  从卢远航那里获得情报,端掉了上海的据点之后,顺藤摸瓜终于查到了桂林,也终于找到了冒牌通天会的重要线索。

  坐进轿车之后我开口问道:“你们之前说遇到了特殊状况,所以迟到了,什么状况?”

  我这一问,身边几个同样坐在轿车里的轩辕家族员工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有一些苍白的表情,特别是我身边的男子,脸上甚至露出了一片恐惧之色,我微微皱眉头,听见身边的人说道:“是这样的,从吞并其他三大超级家族的任务布置下来之后,就遇到了三大超级家族内部的抵抗,其他地方还算好,可是我们桂林的抵抗却远比预料中要猛烈的太多。而且,就在昨天,终于发生了命案。”

  有人死了!

  听到这里我立刻明白了严重性,身边的轩辕家族员工继续说道:“今天早上有人在二楼的卫生间里找到了一具男尸,身上的血被放光了,死的很惨。四周的防御结界和法阵,还有各种预警的灵符都被破坏了,一看就是入室杀人。结合这几天三大超级家族在桂林的分部放出的话,应该就是他们做的没错了。”

  这样的判断虽然很武断,可是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我摸了摸下巴后说道:“那难道就没人发现有人被杀吗?连战斗的声音都没听见吗?”

  几个员工纷纷点了点头,死人的时候居然什么声音都没有,我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在青门内的时候白羽的护卫被杀死的瞬间,的确是暗杀高手做的,但是这个暗杀高手直到最后都没有露面,难道是同一个人所为?

  原本我认为在请门内是白羽的护卫被杀,肯定是冲着白羽来的,这个被杀的护卫一定是白家争权夺利下的产物。

  但是,如果这一次我们轩辕家族的人也被杀了,这可就不是简单的争权夺利了,我似乎闻到了一丝丝阴谋的气味。

  到了轩辕家族在桂林的小楼外,这地方不算大,后面是两栋小楼是员工宿舍,前面两栋楼房是办公区,基本都是6层的楼房,地方很干净,位置也比较安静,四周用凡人看不见的法阵包围了起来,我们的轿车到的时候,门口已经站着两队人,轿车停下后,人群立刻迎了上来。

  车门打开,我正要往下走,忽然间心中生起一丝警兆,接着眉头微微一皱,身子一闪直接离开了轿车,果然就在这时候,一把匕首钉在了车门上,我抬头一看,一个黑影站在路对面的小巷子内,看见一击没有击中,立刻往后退,走进了黑色的小巷子内,消失不见。

  我一来就有人偷袭我,四周的人脸色都是瞬间发白,我还没等他们缓过劲来,就已经追了上去,走进小巷子内,昏暗潮湿,也没什么人,两边都是旧民宅,心眼不断地向外辐射,却没有发现刚刚偷袭我的家伙,甚至连个人影都没见到。

  跟丢了?

  我心里奇怪,正在此时,一股灵气在我的心眼内暴露了出来,随后我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宝贝儿子乖,等妈妈把工作完成,我们再一起去吃好吃的。”

  这个声音,分明就是我在机场咖啡馆里看见的那个女人的声音,也就是呵出白气,甚至冻结了咖啡杯的女人。

  正在此时,我四周的墙壁上传来“咔咔……”的声响,我回头看了一眼,墙壁上开始有寒气蔓延,所过之处墙体整个被冻结,从灰色变成了白色。

  不仅是墙壁,我脚下的地面也开始蔓延来一层薄冰,寒气缓缓传来,四周的气温正在急速下降,不远处小巷子的路口,走来了两个人,正是那对母子,孩子低着头,头发挺长的,看不清脸,看起来有一些傻傻的感觉,走路都有一些踉跄。

  而他身前的女子,也就是那位母亲,脸上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停下脚步后看见我,忽然怪异地笑了起来,高声说道:“你不是之前在机场一起喝咖啡的男孩子吗?”

  她也认识我,我微微点了点头问道:“你们是谁?”

  女子伸出手,手上竟然还有白气往外飘,冷笑着说道:“真是没想到居然还能遇上你,原来你就是端木森啊,怪不得之前在机场里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人一直在盯着我,原来是你啊。既然大家也算是萍水相逢,我就赐你一个痛快的死法吧。”

  她的目标果然是我,正在此时,走在她身后的男孩子忽然举起了手臂,动作非常僵硬,一顿一顿的就和条机械舞似的。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