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章 一心求死

  掌柜的表情开始发慌,对方这边要走,他想拦又拦不住,只能脱口而出说是要买灵符。

  结果,对方还真的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掌柜的,低声说道:“我要即时转账,没问题吧?”

  掌柜地立刻点头,其实按照这张灵符的价格来说,100万并不算是说多了,价格还算是合理。

  对方停下脚步,重新走回了柜台前,掌柜地拿出了电脑,转账的时候速度刻意放慢,对方眼睛一直盯着他,过了好一会儿后冷笑道:“你在拖延时间!”

  听到这句话,掌柜地全身都被吓了一跳,立刻摇了摇头大喊道:“没有,怎么会,我怎么会拖延时间!你的灵符不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商机不是?”

  可是对方却猛地将木盒子一关,随后冷笑道:“哼,我不卖了!”

  可是就在他转身欲走的一刻,却看见一个人影落在了他的面前,伸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低声喝道:“卢老,何必急着走?”

  说话之人正是我,其实掌柜的不拖延时间也没关系,因为我的人早已经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之所以没有攻进来,只是按照我的命令,为了等我到来罢了。

  伸手摘下了对方的面具,果然,面具下是卢远航苍老的脸,只是他很淡然,仿佛知道迟早会被我发现的一般。

  “你还是发现了我。”

  他低声说道,声音有一些轻。

  我回头看着掌柜的高声说道:“给我准备一间幽静的房间,我要和老朋友叙叙旧。”

  掌柜的立马走出去办,而我周身的道力已经包裹住了卢远航的身体,他,已经逃不了了。

  房间内,大门关着,窗帘拉了起来,外面街边的声音很轻。

  “为什么要骗我?”

  我先开口说道,自己坐在黑暗中,而卢远航则坐在一片光芒下,外头的光透过薄薄的窗帘照在了他的脸上,他苍老的眉宇间能够看出沧海桑田,看出时光在他的身上留下的深深的烙印。

  “我没有骗你,因为你从没问过我,过去是干什么的,我只是没告诉你我就是画这些灵符的制符人,仅此而已。”

  他在狡辩,只是这样的狡辩并不可恶。

  “你是那个冒牌通天会的人?”

  我接着问道。

  他却摇了摇头说:“不,我不是,我只是他们的一个帮手,但我不是他们的人。”

  卢老又一次否认了我的话,我接着问道:“告诉我他们是什么人,是什么样的组织,还有,他们在哪里?如果不再隐瞒,不再骗我,我会放了你。”

  对于我来说,没有杀死卢远航的理由,难道就因为他让我白抓了个老太婆就杀了他?不,我还没有这么血腥,我只是投身于黑暗,但我也早就说过,黑暗并不代表邪恶。

  “其实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因为我不算是他们的一员,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他们在哪里,只是,我需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这个条件可以用我的命来换。”

  卢老此话让我一怔,微微皱眉,什么样的条件可以让他用命来换?我沉声问道:“什么条件?”

  卢老仰起头,脸上露出一丝淡笑,低声道:“你应该知道我有一个女儿,我对你说过,她去抗美援朝的时候死在了战场上,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死的时候还不满20岁,还是个孩子,是作为文艺兵,谎报了年龄上的战场。如今,我希望你可以杀了我,然后以你的通天之能,将我和我女儿的魂魄一起放入轮回,再做一世父女,你,能办到吗?”

  我很震撼,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我心里真的非常震撼。

  每一次当我给对方条件的时候,对方总是会提出更多的条件,但是前提都是以求饶,求生为主,可是第一次,我听到的条件居然是让我杀了他,仅仅只是为了让自己和已经死去的女儿再做一次父女。

  这样的要求,让我的心灵为之一振。

  “能办到吗?”

  卢老仰起头,笑着问我,而我沉默了片刻后点点头道:“我能办到。”

  卢老见我答应了,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一边拍手一边笑道:“那就好,那就好啊。”

  他笑的很灿烂,如同愿望就要被实现的孩子,可是看着他这样的笑容,我却笑不出来,心里反而有一种很沉重的罪恶感。

  卢老将冒牌通天会一个非常重要的据点告诉了我,他说的很详细,但是语速很急,就好像急迫地想要我杀死他一般。

  当最后一个字说完后,卢老坐在椅子上,伸出手拿起水杯喝了口茶,然后笑着说道:“我准备好了,对我来说,团聚远比苟活要强的多。”

  我慢慢站起身来,手指轻轻地点在了卢老的额头上,脸上一边冰冷,手指却在微微地发抖,杀人,无论对过去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当年所画的灵符到底是什么?”

  我开口问道,左眼下的黑色闪电标志已经开始微微跳动,卢老看着我,那么深的鱼尾纹,接着微笑着说道:“那张灵符叫做寄宿符,是上古时候一种寄生型的妖怪所用的灵符,也是它们创造的,可以在生物死亡之后保留大脑就能继续活动,甚至是思考,你看见的木偶怪物就是在这张灵符的效果下才活着的。”

  我点了点头,问题问完了,该送他上路了。

  桌子上的钟,一分一秒地跳动,我微微地叹息,却迟迟没有动手,直到卢老自己抬起了头,伸出手抓住了我的手腕,依然微笑着,依然那么平静和淡定,低声说道:“我看出了你的改变,每个人都会改变,根本就无法躲避,家主,改变并没有好坏之分,只有人心才有好坏之分,你今日杀我,其实是帮我,我反而要谢谢你……”

  这是卢老最后说的话,黑色的闪电瞬间击穿了他的脑袋,只留下了一道很小的血口,卢老走的很平静,没有一丝痛苦。

  半个时辰后,房间的门被打开,阴司已经带走了卢老的魂魄,而我也已经去过了阴间,十殿阎罗不会和我唱反调,因为它们还要和我互相依仗,我亲眼看着卢老的魂魄和他阔别多年的女儿相遇,然后手挽着手,一起喝了孟婆汤,一起过了奈何桥,一起进了轮回之门。。

  我答应他,要让他们再做一世父女,我做到了。

  只是他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却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回荡,改变没有好坏之分,只有人心才有好坏之分,这句话,其实说的一点都没错。

  双手习惯性地插进了黑色风衣的口袋里,我缓步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低着头,走到大街上的时候,掌柜的和一群轩辕家族的人都在等待我的命令。

  “据点已经找到了,准备好游轮,我们准备出海,这一次的目标是三座仙岛之一,还未真正露过面的方丈仙境!”

  我的话让四周一片惊讶,不过人群的反应还是很快的,一个个全都冲了出去,我伸手拍了拍掌柜的肩膀道:“不错,以后轩辕家族会罩着你。”

  老太婆被放出了警察局,被我聘用为轩辕家族新的制符总管,也算是一种补偿。

  卢老的尸体埋葬在上海,火化的那一天,我去送了行,只是感觉这个老头其实并没有背叛我,他只是为了要生存下去罢了。

  而后来我才知道,他之所以要换这么多钱,仅仅是因为不希望自己的灵符随自己入土罢了,他是为了卖灵符,而不是为了要钱。

  只是,每个老人,我遇到的特殊的老人,都会教会我一个道理,虽然听起来很简单,但其实意味深长。

0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一百章 一心求死”

  1. 回复 2017/09/15

    _(눈_눈」∠)_开口跪

    bilibili- ( ゜- ゜)つロ 乾杯~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