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十九章 不会再给第三次机会

  白色的光影,斑驳地碎裂在地面上,一地的火焰在我的脚边,映照着四周所有人眼中的恐惧和惊慌,我仰起头,黑色的头发遮蔽了我的右眼,这使得左眼下的闪电标志更加清晰,我安静地望着内殿被打碎的天顶,北京的天空忽然变的无比干净,干净的让人心碎。

  我的脚下踏着黑暗,我的手中握着金色的神剑,我的身边黑色的闪电和逆天之力的火焰环绕着。

  圣人被打败了,这一次,所有的看客都看见了一幕,不再是谣传,不再是坊间的传说,而是真正发生在眼前的情景。

  佛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可我已经沉入了无边无际的苦海中,却没有看见一个人来拉我,没有看见任何一个人想要将我救出这片苦海内。

  过去的我,总是想要爬出去,总是想要跳出这片黑色的汪洋,可如今的我明白了,明白,苦海既然无边,那到处都是苦海,我又何必跳出去呢?

  这里就是我的归宿,我选择了黑暗,选择了过去不敢触碰的我。

  我抬起头看见在场的每个人,他们都用近乎呆滞的眼神望着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当我用自己的手掌挡住了圣人的手掌,当我用黑色的闪电击穿圣人手掌的一刻,当逆天之力毁灭圣人虚影的一刻,所有的这些时候全部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此时的我。

  我脸上挂着冰冷的笑容,手握轩辕神剑,所有围观的人全都跪倒在地,他们忘记了站起来,只是想要自己的眼睛记录下眼前的每一秒每一分,因为这将会变成他们一生中再也不会看见第二次的画面。

  白羽跪在地上,他吃惊地望着我,大脑都仿佛在一瞬间停止了思考,和我交手的年轻高手此时后怕的全身颤抖。

  三大超级家族的家主,全都害怕地在地上打颤,我拖着轩辕神剑缓缓转身,金色的大剑在地上拉出一道长长的火星,我踏着火焰和黑暗一步步向着高台上的椅子走了过去,随后慢慢地坐下,亦如王者,亦如帝皇,亦如神明!

  “今日,三大超级家族并入轩辕家族,青门并入天方一水阁,此命出自我端木森之口,若是有任何人反对,皆灭之!”

  我高声说道,目光落在众人的身上,没人说话,三大超级家族的家主此时都不敢再违背我的命令。

  安静而豪华的内殿,宝光肆意的王殿前,满是火焰的地面上,被闪电包裹的宽大椅子,我手握神剑,虽未头戴皇冠,但却在今日成为了超级家族之王。

  慢慢仰起头,看着北京的天空,脸上的冷笑渐渐消失,低声说道:“老太太,轩辕家族没败在我的手上吧,我说到做到了。”

  章飞飞站在人群后面,她整颗心无比激动,激动的仿佛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一般,因为刚刚看见的战斗,因为青门被天方一水阁吞并,更是因为她想起了多年前的选择,那时候的我还远远比不上现在,只是一个在江湖中闯荡的少年,可是她最终在唐凌峰和我之间选择了我,当年的选择虽然有很大程度上是被逼无奈的,但是她依然庆幸当年的自己没有选错。

  内殿之中还是没有人退走,他们不敢走,有些人的双腿都因为看到了刚刚的大战而打颤,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开口说道:“前辈,既然来了,就下来吧。”

  随着我的话说出,很快就有一个人从空中落了下来,穿着黑白两色的道袍,脸上戴着古怪的半边面具,同样是黑白色的长发在风中翻飞,断情人身上裹挟着肃杀之气从空中落下,站在了我的面前。

  “佛国一别已然很久了,只是没想到重逢之时,你会对我发出了如此强大的杀气,你要杀我吗?断情人前辈。”

  我看着断情人,嘴角又带上了一抹冷笑,左眼下的黑色闪电标志上有一丝丝的电弧闪烁,身边的黑暗随风而动,如影如梦……

  “我为救人而杀人。”

  断情人只是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下一秒全身的灵气和道力就瞬间爆发了出来,右脚一蹬地面,整个大地往下塌陷了一大块,从地面上冲了起来,狂吼着一掌向我拍了过来,我看见他手掌中的道力不断流转,恐怖的气劲扑面而来。

  可是,真的能伤的了我吗?

  “前辈,你早已不在最强者的队伍中了,你,伤不了我。”

  我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当断情人的攻击降临的一刻,面前的造天之力自动给出了反应,金色的光在我面前猛地弹起,将断情人的攻击挡下的同时,猛地一震,断情人身子立刻被弹飞,随后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我的目光落在断情人的身上,低声说道:“前辈,你攻击我不外乎只有一个理由,慕容飞鸟。你和我师祖的交情很深,我本不愿伤你,可如果你要杀我,我绝不会留你活命。”

  断情人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的道力再次转动,身上的道袍随风吹动,双眼内的战意却因为刚刚没能伤到我而变的更加强盛。

  “你果然变的很强了,我刚刚来的时候就感觉下方有一股非同寻常,堪称恐怖的气息,我知道那是你,只是还有一些不敢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你成长了这么多。更不敢相信,你身上的杀气这么重,你变了太多了。”

  断情人说出了很多人心里想说的话,我静静地看着他,摇摇头道:“人总会变的。”

  断情人点点头说:“我一直认为罗焱当年会失败是因为他到了最后还抱着可怜的天真,即便是看起来绝情的我心中也一样有我自己的软肋,真正的强者,或许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都会变的吧。”

  说话间,断情人将手放在了自己的面具上,然后一点点地摘下了面具,道力和灵气成几何倍,爆炸性地增长,断情人的面具是压制他修为的关键,此时解封了面具就等于是解封了他所有的力量。

  “我为我的理由而战,对我来说,无论是你的逆天,还是众生的生命都不重要。对我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已经离开了,另一个走入了歧途,我要用你的命换回她的心!端木森,虽然我知道我这么做不对,但是,我必须这么做!”

  当断情人最后一个字说完的一刻,他已经彻底摘下了脸上的面具,低声的声音在风中回荡,我却没再说话,而是伸出手对他招了招,如同强者对弱者的挑衅。

  曾几何时,断情人在我心中如同高山一般,他是三清道痕所化,天生就该是绝顶强者,天生就是无情的大道产物,但是,在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超越了他,过去对我,总想着将他拉回我的身边,报师祖的恩情,报他当年对我的帮助。

  只是,我的恩已经报了,如今他要杀我,那便是我的敌人。

  黑白道力在风中旋转,断情人又一次冲了上来,一拳打向我的面门,这一次的攻击比之前一次强大了数倍,造天之力应声破碎,断情人的拳头顺势攻击而来,可是拳头却在距离我面门前的一刻,看见一道黑色的闪电一闪而过,随后顺着他的手臂冲入了他的身体内,断情人的拳头没能再前进分毫,而是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直飞了出去,又一次被轰飞了。

  他第二次的攻击还是没碰到我的脸,我俯瞰着他,摇摇头说道:“前辈,再对我出手,真的会杀了你哦?我给了你两次机会了,不会再给第三次机会……”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