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十六章 选石

  鬼纹解除,莫良和白起重回阴间,我并非无情,而是因为情之一字,才放它们离去。

  十年交情,对于灵异世界来说,太短了,可对我来说太长了,每一段经历都能成为别人一生的回忆,可对我来说,只是一次短暂的过往,我坐在长椅上,默默地叹息。

  当男人悲伤的时候不再嚎啕大哭,不再声嘶力竭,当眼泪默默地顺着眼角落下的时候,说明这个男人真的长大了。

  有些人一生都不会成熟,有些人却早早地丢弃了天真。

  回到医院后,许佛正好从病房里走了出来,倒不是很疲惫,看到我双臂上的鬼纹不见了,老流氓默默地摇了摇头,低声说道:“走了就走了,保护好留下的人。蒋天心的灵魂我算是保下来了,但是想要恢复到从前那样,没有三五年的时光怕是不成。”

  我点点头,开口问道:“能进去了吗?”

  许佛点点头,让开了路,我跨步走进了病房,大叔闭着眼睛睡着了,我默默地坐到大叔的身边,拉着他的手,大叔的手很粗糙,有一点冷,可是很宽很厚,夜很静,病房的门关上后,外面的声音就被隔绝了,能够听见仪器发出的“滴滴”的响声,伸出手拉住了大叔的手,低声说道:“大叔,黑木死了,我放走了白起和莫良,阴冥也被我杀了。”

  大叔只是安静地睡着,我低着头,坐在黑暗里的我,看着大叔憔悴苍白的脸,低声说道:“师傅,其实每一次我经历生死的时候,都很害怕,我怕我就醒不过来了,我怕我就这么死了。我知道,如果您清醒着听见我说这些话,一定会敲我的脑袋,骂我不争气。我知道,我生来就不是一个盖世英雄,如果不是我肩上的使命,如果不是大家帮着我,如果不是那些奇遇,我一定只是一个在俗世里混迹的小人物,我成不了大人物。可是,师傅,你知道吗?我在梦境里看见了过去的自己,我看见年少时候的自己脸上带着微笑,和大家走在阳光下。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那样的笑了,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离开我,我很害怕,大叔,我真的很害怕……”

  我的头点在病床边上,天下间唯有一个人会看见如此脆弱的我,天下间也只有这个人能够让我露出这么脆弱的表情。

  这个人就是我面前病床上的大叔,他叫蒋天心,是我的师傅,是我心中的父亲!

  白色的床单遮住了我的脸,可是下一刻,忽然间一只手放在了我的头上,轻轻地落下,我全身一怔抬起头,看见大叔的手放在了我的头上,亦如很多年前。

  他没有醒来,也许只是习惯性的动作,我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站在窗户外面的众人望着病房里,谁都没有说话,此时只有恋心儿低声说道:“还有我们陪着你,傻瓜……”

  放走了鬼纹后,逆天之路依然要继续,我和老子还有约定,为了换取他和女娲的心头血,我要招来能够修补他的石门的材料。

  要找石材,当然不可能真的去石材批发市场,而且能够修补圣人的道法石门,这材料估计通灵坊市也搞不到。

  我在第二天带着黑蛋和阿呆跑了好几家高级的通灵坊市,倒是见到了几块据说在业界内很牛逼的石材,可是这些号称很牛逼的石材,在我眼中也只是平平无奇。

  剩下有希望找到高级石材的地方只有两处,一处是全中国如今的灵异圈唯一的顶级通灵坊市,另一处便是天方一水阁。

  天方一水阁如今是章飞飞管着,慕容飞鸟跟着元始天尊打打杀杀去了,这名下的产业也不管理,如今无论是明面上还是暗地里都是章飞飞当家。

  章飞飞是自己人,自然好办,我和黑蛋以及阿呆上了门后,章飞飞接到通知一早就在门口等着了,见我来了后,立刻将我迎了进去。

  “今天怎么想到来挑石头?”

  章飞飞低声问道,一边问一边带我进了库房。

  我摇摇头道:“有用,不过你还是别知道的好,知道的多了,甩不干净。我要的是超一流的石材,一般的货色都不要拿出来给我看了。”

  章飞飞听我口气,便知道多半是和逆天有关的事情,她何等聪明,自然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带着我们走进了库房后,拍了拍手,很快就有一大群工作人员推着一架架展览车走了出来,一共是三架,分别是三块巴掌大小的石头。

  我对石料不太懂,可是没吃过猪肉,不代表没见过猪跑,这石料里的学问很大,有时候两个石头在外人看来明明是很相似,可是在内行人眼里那就是差了个天上地下。

  “这三块石头全都是目前天方一水阁内最好的石料,每一块都是无价之宝。”

  章飞飞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第一块石头边上,我定睛看去,巴掌大小,红色的石头上有一块如同烈焰一般的黄色纹路,靠近之后,即便是隔着玻璃,可是依然能够感觉到从这石头内释放出来的巨大热量。

  “这是什么石头?感觉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

  我一边看着一边问道。

  “这块叫做天火石,根据我们的考证,这是当年上古时候,至高古神用来锻造神器时候使用的火石,此石内蕴天火之力,而且持久不灭,我们放它的玻璃是经过特殊处理的,玻璃中有提炼的硅精华,硬度高而且耐高温,可是站的近了还是能够感觉到天火石的热量。”

  章飞飞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我,正在等待我的答案,我摇了摇头说道:“不够好,还有更好的吗?”

  章飞飞一怔,随后点点头继续说道:“下一件,叫做黑血石。您请看……”

  天火石被扯了下去,我看向第二块石头,依然是巴掌大小,成椭圆形,表面一片漆黑,正中间居然有一滴如同血液一般的图案,看着还真有一点诡异。

  “这石头什么名堂?”

  黑蛋开口问道。

  章飞飞从助手的手上接过了一个小的手电筒,打开玻璃后,对着黑血石一照,光线落在黑血石上后,黑血石那一滴鲜血立刻开始游动起来,就好像是有生命一般,看的我们三个都是啧啧称奇。

  “这滴神秘的血液据说是上古时候大魔之血,但是我们无法考证,不过此血似乎是被封印在了这方石头内,出不去,我们做过试验,用人血浇灌在了这黑血石上,这一滴血液立刻吞噬了石头表面的鲜血,然后快速变大,竟然还想冲破黑色的石头,还好当时阁主出手将其打回原形,不知道入您的眼吗?”

  章飞飞又看向了我,我想了想后,伸出左手,放出一丝道力,落在了黑血石上,道力一触碰到黑血石,这一滴鲜血立刻惊恐无比地来回躲避,似乎很害怕道力一般,看见这一幕后我不禁摇摇头说:“不行,还是看下一块吧。”

  章飞飞点点头,撤掉了黑血石后将最后一个架子拉了过来,这一次里面放着一块看起来像是玉的石头,碧绿色,半透明,很有光泽。

  “玉?”

  阿呆奇怪地问道,章飞飞却摇摇头说:“这不是玉,这是一块木头。”

  这话又让我们吃了一惊,怎么看怎么是玉,为什么会变成木头了呢?阿呆追问道:“这是什么木头?怎么长的这么漂亮?”

  章飞飞微微一笑解释道:“此乃天地间第一棵扶桑树的树干……”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