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十四章 阴冥之死

  黑色的风,从远处吹来,阴冥筹划了这么久的计划,终于还是破产了。

  放手一搏,最终的它,华夏大地再起劫难,各门各派,大地各处皆有黑风袭来,人间似要遭受灭顶之灾。

  我立身于黑暗之中,面前的阴冥已然疯狂,对我咆哮不止。

  “我要让整个华夏大陆和我一起陪葬,我要让所有人和我一起灭亡,哈哈,毁灭吧,毁灭吧!”

  嘶哑的声音撕裂风暴,天空不断在我头顶飞旋,好似天地都随着他的愤怒而要被撕碎了一般。

  我站在风中,眼里却带着几分怜悯,我的敌人大多都是天赋异禀之人,有的甚至可以用天纵奇才来形容,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认为阴冥是我所面对的所有对手里,最强大的。

  它的强大在于它的坚韧,从最初的时代被打败开始就一直在谋划,经过了这么多年,同一时期的仙祖依然如同过街老鼠一般到处逃命,巫祖更是失去神智躲在毛家不敢现身,只求自保。可是阴冥还想着谋夺天下,这份胆气即便它今天输给了我,可我依然佩服!

  “华夏大地不可能和你一起陪葬,你的黑风也许能够在一时间遮蔽整片天空,但却无法毁灭我心中之光,阴冥,你的结局已经注定,势必在黑暗中孤独灭亡。只是,我佩服你这个对手,即便你心肠狠毒,即便你手段毒辣,但是,你依然是个可敬的对手。为此,我将亲自送你上路!”

  说话间,背后黄色少典血脉之光闪烁不停,一个巨大的身影从一片黑暗中走出,在黄色的少典血脉衬托下,散发出君临天下的霸道和威严。

  黑风之中的阴冥望着我身后的巨人,双眼露出一片震惊,片刻之后大声说道:“盘古,是盘古!不,不是盘古,虽然很像,但不是盘古……”

  它的话还没说完,我身后的巨人已经对着它打出了重重的一拳,黄色的拳头下映衬出的是青色的皮肤,巨大的拳头如同一座山峰一般巨大!

  黑风被震散,大地被击碎,接连响起的气爆声彻底将黑风吹灭,狂风席卷过我的脸,将头发全部往后吹,尘埃不留,大树尽毁,地面上被打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洞穴,阴冥孤零零地站在大地上,身体却已经支离破碎,它的本体已经和污泞之海融为一体,黑水即是阴冥,阴冥也就是黑水。

  这些看似不会毁灭的黑水,此时却无法再次自愈,因为刚刚巨人的攻击远远超过了黑水能够承受的极限,黑水也无法再次保护它。

  “我因盘古的吐息而存在,我出生在天地未开之前,我醒来的时候世间万物都在沉睡,如今,我却死在了这看似是盘古之力的力量下。端木森,你真的是一个好可怕的人,你的变化和潜力连你自己都未察觉,你以为你运用的是盘古之力吗?不,其实是盘古之力正在吞噬你的灵魂,我很期待,最终那个站在鸿元面前的,到底是你端木森,还是那个开天辟地的大人物呢?哈哈,我好期待……”

  阴冥的声音随着一阵大风消失,随之消散的还有它的身体,大地遍布坑洞,这一场大战没有太多对战,更没有拳拳到肉,鲜血飙飞的快感,可却是我有史以来经历的最艰难也是最冒险的一次对决,如果没有庄子送我的那一场梦,或许此时的我已经被阴冥之魂吞噬,而站在这里的,也只是阴冥罢了。

  我开始感觉到,在师祖创造的这片天地下,我并非绝对的安全,当年补天一族的狄天说过,这片天地是罗焱所造,所以我在这片天地中是绝对安全的。

  可是,时过境迁,当我的敌人开始变成如同阴冥和元始天尊这般超越世界法则的强者后,我在师祖所创造的世界里还是绝对安全的吗?

  这个问题在我心里画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望着再次变成一片蔚蓝的天空,回想着阴冥死前曾经说过的话,我微微皱起了眉头,最终那个站在鸿元面前的人除了我还能是谁?阴冥死前的话里到底透出怎样的意思呢?

  答案,在不久就会揭开,因为距离鸿元破封而出的日子,真的很近了……

  黑色连绵的大山之中,元始天尊高坐于灯火通明的洞府内,此时一道微风从洞府外吹了进来,微风为黑色,带着丝丝阴气。

  元始天尊伸出手定住了面前的黑色微风,片刻后轻轻叹息道:“一代枭雄还是败了,只是,至少你让我看见了逆天之力的强大,天字纹,逆天之力,端木森,神秘的巨人。年轻的逆天者,你身上的秘密很快就要揭开了,只是,我不会和阴冥一样失败,你的一切注定都是我的……”

  天外,黑色的封印中,也有一阵黑风吹过,钻入了黑色的封印外的裂缝内,封印里此时猛地一拉链条,片刻后传来一阵轻轻的叹息声。

  白绝之王坐在凤凰古城的路边石凳上,谁都不会去注意这么一个不起眼的男人,穿着破旧的外套,看起来上了岁数,白绝之王同样没有去注意四周的人,他的眼睛落在了自己手上的白色钥匙上,第二把钥匙终于拿到手了,虽然费了很大的力气,可是结果还算如意,再次解开三成封印后,他的实力就会恢复到当年的六成,在这乱世也算是有了自保之力。

  猛然间心中有所感应,忽然抬起头看向天空,刚刚刹那间还乌云密布的凤凰古城,此时已经放晴了,这几天连续的天气变化,加上之前的僵尸厉鬼作祟,让整个凤凰古城都人心惶惶的。

  以至于这一次天气变化吓的很多人都直接逃回了家,此时街面上才算热闹了一些。

  白绝之王看着蓝色的天空,沐浴在明媚的阳光里,眼中却有一丝丝哀伤,低声说道:“我可还记得当年你的样子,虽然我们是敌人,可是你是第一个能够和鸿元争雄之人,我知道你的不易,因为你一生的对手是一个注定不会失败的人。何等的悲哀,如今被灭,在外人看来你是如此可怜,可是在我看来,这也许才是你真正想要的结局,一次轰轰烈烈的战死,总好过在无数次失败后还要告诉自己必须站起来的痛苦,真正了解你的人,也许只有我了……”

  说话间,白绝之王一招手,有一瓶酒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拧开瓶盖,将白酒洒在了地上,惊的四周的行人连连叫骂,白绝之王浑然不理,沉声说道:“你的魂魄虽然已经消失了,但是按照如今人间的风俗,我还是用这酒来送送你,酒落地,魂上路,好走,好走……”

  争斗了这么多年,当年的勾心斗角,生死搏杀到了如今,大家都真正老了,即便寿元无边,即便法力通天,可是外表的年轻却难以掩饰心灵的衰老,朋友越来越少,亲人寥寥无几,到了最后唯一剩下的或许就是当年和自己争斗的敌人了,而当敌人也离去后,剩下的只有孤寂的自己,这一刻的悲凉,外人不懂,唯有经历过那段岁月,经历过最初时代的那一批人才明白,即便是敌人也越来越少了。

  阴冥的人生比任何人都要悲哀,因为从它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命运就已经为它选择了一生的对手,那就是鸿元。

  当一个人的对手是绝对无法战胜的神时,那是多么可悲,阴冥就是如此可悲,它注定无法战胜鸿元,却依然坚持了这么久,直到被我毁灭。

  这样的坚持,已然无人能及,从某个方面来看,阴冥之死,的确是它自己想要的结局……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