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十三章 梦人生

  其实阴冥不该这么弱。

  它出生于盘古清醒之前,甚至还在鸿元之前,严格意义上来说,它才应该是第一个诞生的生灵,而且还是盘古吐息的浊气所化,用如今通俗的一句话来说,阴冥已经在人生的起跑线上领先天下强者好几万年。

  即便到了最初的时代,它依然拥有和鸿元争夺天下的实力,即便被鸿元打败了,若是躲在污泞之海中修炼,以它的天赋和出生,此时即便不如鸿元,也不会相差太多。

  但是,它却选择了算计和谋划,它将自己失败的所有原因全都归结于鸿元获得的外力上,却忘记了,鸿元站在道佛合流的顶点,他的修为和道行,决定了他一定是最强者。

  阴冥本应该成为一个让我恐惧的对手,可是千万年的算计,最后剩下的却只是那闪烁着诡异火焰的黑色天字纹,它已经明白,自己已经输了。

  满天的毒龙咆哮着冲了下来,嘴里喷出浓浓的火焰,我仰起头,伸手一招,脚下的天字纹烈焰附着在了轩辕神剑之上,我身子一跃而起,承载着逆天之力的神剑挥出,满天毒龙在一瞬间被劈碎,这些在阴冥眼中无往不利的可怕火焰,此时却被打了个粉碎。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阴冥大喊着,双手举起,四方黑气凝聚,在其身后化作巨大的黑影,随后黑影咆哮着向我冲来,我怡然不惧,左拳打出,盘古之力在我的手臂上交织,青色的皮肤在空中拉出一道长长的残影,轰击在黑影上,盘古之力狂暴地震碎了眼前的黑影,一刹那间,万物俱灭,黑影消散。

  我趁势追击,神心流身法开启,瞬间到了阴冥的面前,一把抓住了阴冥的脸,阴冥全身剧烈颤抖,双眼中露出了恐惧。

  所有的计划,一切的算计,终于在此时结束了。

  “离开我的身体!”

  我在它耳边低吼,阴冥听后双眼一转,猛地喝道:“哈哈,是了,是了,这还是你的身体,你要是想灭了我,首先就要灭了你自己的身体,哈哈,有本事你下手啊!”

  可是,阴冥的得意还没持续太久,我手中的轩辕神剑已经贯穿了它的身体,阴冥感受到剧痛,低下头看见我的剑刺穿了它的腹部,它大吃一惊地望着我,吼道:“你太狠了,连自己的身体都不要了。”

  我却冷笑着说道:“正如你看见的,所有的力量都会跟随我的灵魂,身体还那么重要吗?正好,你的灵魂没有离开我的身体,我将你们一起灭了!”

  我猛地拔出轩辕神剑,剑身金光闪烁,正要劈出第二剑,吓坏了的阴冥猛地从我的身体内飘了出来,化作了一片黑风向远处逃去,可是这一逃,阴冥却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刚刚自己做了一场梦,此时梦醒了一般。

  脑子一晃,有了一种大梦初醒时候的倦怠感,这一刻,阴冥猛地回头看向了我,大喊道:“端木森,你使诈!”

  而他眼前的场景,也随之变化,天空扭曲,大地碎裂,渐渐地世界搅合在了一起,再分开的时候,它已经站在了原来的森林上方,地面上还是那些被黑色天字纹打穿的大洞,只是,此刻的它已经离开了我的身体,而我,重新夺回了失地!

  重新夺回身体之后,感觉失而复得,我脸上露出一片笑容,而对面的阴冥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愤怒已经无法表达此时他的情绪。

  “梦道之术第一阶段,控制梦境空间,将我的梦境空间侵入他人的梦境空间内,主宰别人的灵魂。当然,这一招对你没用,所以我才会一直被你压制着,但是有幸的是庄子让我做了一场梦,放下了心里的包袱后,我反而轻松了不少,在梦道之术上也有了突破,这时候,我才发现,梦道之术的第二层,类似于幻术,只是天下间没有一种幻术比的上做梦,而梦道之术的第二阶段,就是把别人带入自己的梦中,让别人以为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而我就为你编织了这样的一个梦境。阴冥,说到底你还是外强中干,色厉内荏。你看起来很厉害,夺取了我的身体,操控了我的力量,拥有了逆天者的资格,但是正如你言辞之间所说出的话一样,你认为这些都是外力,是可以夺取的,所以你害怕自己被别人夺取。一个人有了害怕,就有了弱点,你知道我害怕灵魂遭受攻击,所以我的弱点是灵魂。而你的弱点,却恰恰是我的身体,你夺走了我的身体,却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在外。于是在梦境中,我将所有我的力量召回,果然,越来越害怕的你终于分不清这是不是梦境还是现实。最后,在面对生死存亡的一刻,你已经彻底相信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因此才会造成今天的后果,你输了,不是输给了我,而是输给了你自己。躲在污泞之海中这么久,你谋划了这么久,正如我所说的那样,如果你能够安心修炼,如今称霸天下的还是你,可惜,你走错了路。”

  我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阴冥一语未发,算计了这么久,眼看就要成功了,最后却输在了一场梦上,无论是谁都无法接受,更何况是阴冥。

  它一直在失败,曾经作为第一个诞生意识的生灵,它本应该早鸿元一步开始修炼,可是鸿元却轻而易举地超越了它,最初时代里的两种能量,造天之力和逆天之力也是它最先发现,可是还没来及吸收,就被鸿元发现,随后挑起了大战。

  这一场大战中,它招揽了更多的强者,而鸿元的身边,有的只是一些各怀鬼胎,各自为战的弱者,可是每一次鸿元闭关而出后,都会变的更强,最终决战之时,阴冥记得是那么清楚,鸿元踩着天空出现,全身散发出耀眼的金光,他站在光芒中,俯瞰阴冥,而阴冥却站在黑水内,在这万道金光下显得那么的渺小,甚至是肮脏。

  鸿元说他领悟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原来这个境界开始才是真正地踏上了征途,这个境界就是圣人,当年在最初时代就成圣的鸿元面对阴冥的大军,轻而易举地就将大军毁灭,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力的阴冥,只能灰溜溜地遁入了阴间,惶惶不可终日,如果不是当年的鸿元还没强大到灭世的地步,阴冥也许早就死了。

  直到今天,鸿元被封印,阴冥谋划了这么久的计划终于有了成功的希望,却发现这个世界比它强大的人竟然有这么多。

  阴冥何尝不明白修炼多么重要,可是当它醒悟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此,它才会窥伺逆天者的传说,而且差一点就成功了,如果不是做了一场该死的梦。

  “你输了,如果你投降,我还能饶你一命,你知道很多秘密,对我逆天有帮助。”

  我愿意不杀阴冥,因为它知道鸿元的弱点,只是这个弱点它一直没说出来。

  “饶我一命?哼,哼……”

  阴冥诡异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随后往后退了几米,仰起头吼道:“我阴冥岂会需要你这么一个后辈来可怜。你以为你赢定我了吗?你以为我没有后手了吗?哼,你以为那些在华夏大地上肆虐的黑风就真的彻底消失了吗?你太小看我了!今日,我既然失败了,就要报复,报复整个华夏大地,所有的人,所有的百族,所有的门派今天,都要亡!黑风,再起!”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