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八章 梦一场

  有人说这是一个梦想的时代,因为每个在这个时代里流浪的人,都已经被现实冲的支离破碎,于是我们能够在大街上看见很多广告牌,写着,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释放青春放飞梦想……

  而我,这个在凡人眼里拥有一切,如同神明一般的轩辕家族家主,也有梦想,只是我的梦想,太遥不可及了。

  黑暗的梦境空间内,阴影已经越来越少了,我不断地后退,不断地蜷缩在黑暗中,仿佛是一只害怕看见阳光,更害怕被看见的老鼠。

  黑色的风席卷我的梦境空间,而我却无力抵抗,靠在黑色的墙边上,我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轻声自语:“这就是结束了吗?我的人生,也会在此刻消失了吗?”

  亦如很多个黑暗的夜晚,我总是这样问自己。

  当紧张过去,当恐惧已经变成了麻木,我的心中反而一片平静,其实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一天,其实早就想到了也许会有人将我灭杀,可是,这样的结局,不该是我所想要的,这样的结果,不该是我所期待的。

  黑暗中的我,怀揣着一颗沉沉的心,想要冲出黑色的风沙,面对阴冥,可是总是缺少了那样一份勇气。

  我,说到底,还是一个胆小鬼……

  人间大地上遍布深浅不一的坑洞,这些坑洞都非常大,天空中有黑色的天字纹旋转,那些诡异的火焰不时地洒落而下,落在地上后,就会造成惊人的破坏。

  司马天浑身被圣威环绕,背后更有麒麟纹身闪烁,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从心里感觉到了来自头顶上黑色天字纹的压迫力,沉重的,仿佛末日一般。

  “这就是逆天之力吗?虽然看见过小森施展,但是却从来没想到过居然会这么强,不过……”司马天一边说着一边笑了起来,双手打开喝道:“不过越强越好,我为证我自己的力圣之道而来,今日,无论输赢,只求打一场痛快的架!”

  说话间,司马天冲天而起,飞行之时,四周的天空中竟然有麒麟咆哮之声传来,愤怒狂吼中透出深沉的杀意,那如同初生的太阳一般明亮的阳光又一次照在了司马天的身上,司马天带着刺眼的光芒直冲天空中的天字纹,双拳重重地落在了黑色天字纹上。

  “始麒麟之力,大规则之术,力圣之威,这么多杀招,若是打在天下间任何一个高手身上,但是,逆天之力,并非你们这一界的力量,你这点本事,不够!”

  躲在远处的阴冥脸上露出一片冷笑,伸手一指黑色天字纹,黑色天字纹上的诡异火焰猛然间落下,罩在了司马天的身上,司马天全身极光刹那间被吞噬,几秒钟后,白色的光芒被彻底打散,司马天从天空中落下,最终重重地撞击在了地上。

  地面上,被击穿出数十米深的坑洞,司马天躺在坑洞底部,脸上,手臂上,有一片片巨大的伤口,想要站起来,可是一开口却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上的伤口更是如同喷泉一般涌出血来。

  司马天,还是败了!

  败在了天字纹之下,败在了逆天之力下,败在了这超越圣人极限的力量下,阴冥等了一会儿,看见司马天无力还手,这才哈哈大笑地从暗处走了出来,走到了坑洞边上,朝下方看了一眼,见到了满头乱发,身上有着多处伤口的司马天,微微摇了摇头说道:“真没想到,天下间第一个力圣就要死在我的手上了。真是可惜啊,不过也是没办法,你是我前进路上的绊脚石,我自然要除掉你。”

  阴冥举起手,一道黑气化作黑色的长矛,随手一挥,黑色的长矛从空中直插司马天的心脏而去,就在关键时刻,一抹血影闪过,一把抓住了坑洞底部的司马天冲了出去,躲开了黑色长矛的攻击,落在了远处的地上。

  阴冥轻咦一声,回头这么一望,却看见一个身披血色斗篷的男子,将司马天轻轻地放在了地上,这男子正是该隐。

  不仅是该隐,随后逆天小队的人齐齐到来,围住了正中间的阴冥,阴冥看见这阵仗却一点都不慌张,大笑道:“你们真是不怕死,连司马天都对付不了我,你们出手有用吗?”

  说话间,阴冥正要操控黑色天字纹,却见一片寒气落下,慌忙闪开,猛地一抬头喝道:“许佛,你终究还是出手了!”

  远处的黑暗中,许佛一头白发,紧皱着眉头,扛着巨大的两极锤踩着云朵飘来……

  此刻在梦境空间内,我的脸深深地埋在双手之间,黑色的大风在耳边呼啸,传来阴冥魂魄的回响,低沉而不断地说道:“端木森,你在哪里?我正在等你。”“端木森,何不成全了我?你就能放下一起,只是安静地睡一觉,你难道不累吗?”

  和很多年前的我一样,这一次我又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失去了力量,被夺走了一切后的那种无能。

  “只要迈出那一步,你就能解脱……”

  阴冥的声音传来,黑风越来越近了,我应该往后退,继续躲进更深处的黑暗里,可是不知为何,我却一动不动,抬起头,望着眼前的黑风,我不想逃,却也不想战斗,就想这么静静地坐在这里,等待着被吞噬,等待着阴冥的到来……

  也许正如阴冥所说的那样,只要闭上双眼,睡一觉,然后一切就都过去了,我不会感觉到痛苦,而我的逆天使命,我要保护的一切,他都能帮我完成。

  微微地叹息,正在慢慢闭眼的一瞬间,却看见从一片黑风的边缘,有一只斑斓的蝴蝶飞了过来,它巧妙地躲开了阴冥的魂魄,带着彩色的光芒,仿佛随时随地都会被黑暗吞噬一般,如同在钢丝绳上行走的特技演员,又好像是在猎人枪口前奔跑的麋鹿,带着巨大的勇气和坚定的意志,轻轻地落在了我的面前。

  它静静地停在了我的手腕上,面对着我,身后就是越来越近的黑色风暴,可是不知为何眼前的斑斓蝴蝶却给我一种安宁的感觉。

  我沉声说道:“庄子前辈,你并非圣人,在这里太危险了。”

  当我看见这只斑斓蝴蝶的第一眼,我就已经知道,它是庄子所化,果然,听见我的话后,庄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低声说道:“端木森,你有梦吗?”

  我一愣,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蝴蝶,微微皱眉摇摇头说道:“没有,我记得上一次您也这么问过我,我没有梦。”

  我以为庄子会教训我,或者是大声地说我太可怜,连梦都没有了。可是,过了片刻后,庄子却低声说道:“阴冥的吞噬快来了,你唯一能够和它对抗的方法就是让你的梦道之术再上一层楼,但是梦道之术要提高需要太多机缘,我帮不了你,但是我唯一能做的只有一点,也是此时此刻唯一能做的,那就是让你做一场梦。”

  我一怔,还未说话,眼前的斑斓蝴蝶忽然飞了起来,轻轻地落在了我的头顶上,我的眼前被七彩的光芒遮蔽,整个脑子瞬间放空,下一刻,当我清醒过来后,却看见自己站在上海的街头,站在人行横道线上,四周人来人往,不断地从我身边走过。

  我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猛地回过头,看见远处走来一群人,等走到近前的时候我才看清楚,是周易,恋心儿他们,而在人群的中间,我看见的是多年前的我,洋溢着一张幸福的微笑的脸。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