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五章 乌浊的成长

  大叔就这么望着她,望着这个本应该已经消失的女子。

  她穿着那件白色的连衣裙,那件让他很多次都在梦中看见的连衣裙,默然后又是默然,深沉中又是深沉,他竟然无言以对,竟然说不出话来,只是这么看着她。

  这是他记忆中的人,这是他记忆里的爱情,来的那么轰轰烈烈,去的却那么快,却依然在他的灵魂深处烙下了一个深深的痕迹。

  “怎么?见到我不愿意说话吗?”

  她轻轻地笑了起来,又是那一种如同清晨马蹄莲一般的笑容,干净中透出清纯。

  大叔沉静了片刻后开口道:“你已经死了,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也和这些黑水里的怪物一般是被阴冥制造出来的吧?你不要过来,否则我会杀了你。”

  大叔强行让自己的声音透出杀机,他来到此地,看见污泞之海的瞬间就已经明白了幕后黑手是谁,也明白了自己要面对的可能是从过去到现在最强悍的对手。

  “哦?你觉得她是假的吗?”

  一个阴沉的声音从黑水里传出来,随后黑水中央的雕像上猛地放出大量的乌光,随后乌光集中在了雕像眼睛的部分,旋即乌光落下,大叔被照在了其中。

  “阴冥我知道是你,你也是大人物,又何必做这等背后伤人之事,若是想要杀我,大可现身和我一战,正大光明决斗,像个男人!”

  大叔吼道。

  对方却冷冷地说道:“我并没有要杀你的意思,我引你前来,只是为了让你见一见你的老情人,只是你以为眼前的白衣女子是我所造出来的?哈哈,真是如此吗?”

  阴冥的反问让大叔一怔,大叔随后愣住了,回头看向眼前的白衣女子,女子依然带着纯洁的笑容望着他,大叔明白阴冥话语里的意思,只是还不敢相信,双眼微微摇晃,声音里带着丝丝颤抖,吃惊地说道:“她,她已经死了很多年了,魂魄也已经轮回,变成卢念心!不可能的,不可能……”

  阴冥却冷笑了起来,笑声里充满了对大叔的嘲讽,低声说道:“我是阴冥,阴间乃是我所创造,人死的确不能复活,但是我为阴间之主,可以说我此是天底下对魂魄最了解的人,你记忆里的这个女子的魂魄的确已经投入了六道轮回之中,也化作了卢念心,不过我依然有能力让她死时游走于天地间的残魂回归,重新变成此女子的魂魄,也就是说,她也是你记忆中的女子。”

  大叔整张脸都愣住了,这事情大大地超过了他的想象,天下间居然有此等事情,一个人死后,居然会有两个魂魄存在,这大大地超出了大叔的常识。

  大叔心中满是疑惑,他缓步走向面前的陈亚娟,可是就在他走出了三步后,陈亚娟忽然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大叔,这一抱大叔深深地感觉到了对方灵魂的颤抖,是灵魂,的的确确是灵魂,而且她的灵魂如此熟悉。

  大叔被轻柔地抱着,满是沧桑的脸上一片惊讶,他听见身边女子的魂魄轻轻地对他说:“我很想你,很想你……”

  大叔木讷地不知道回话,风在此刻停止了漂泊,因为这里有一朵让他眷恋的马蹄莲。

  卢念心被绑着,嘴被封住了,她说不出话来,可是却看见了眼前的这一幕,那个灵魂状态的女子和她长的一模一样,她拥抱住大叔的一刻,居然深深地触动了卢念心的心灵,卢念心双眼中露出一片混蒙,记忆里的女子和男子拥抱的一幕慢慢复苏,映照在了她的眼中。

  然后,一些不该属于她的记忆一点点复苏了……

  此时,在污泞之海的外围,大战已经打响,黑泥怪物军团数量众多,一个个都非常狂暴,长着自己身体不灭,不要命般的搏杀。

  乌浊一拳打爆了眼前的一个黑泥怪物后转过头来,却看见两个晃动的黑影向它飘了过来,这两个黑影比其他的黑泥怪物更大,散发出的气息也更加恐怖。

  不同于其他胡乱厮杀的黑泥怪物,这两个黑影是有目的的直奔乌浊而来,乌浊背后至高古神虚影一晃,毫不犹豫地一拳打出,冲击力在风中扩散开,对方两个黑影伸出双手,竟然散发出一丝丝的妖气,将至高古神虚影的攻击给挡了下来。

  “看来至高古神也不过如此啊。”

  一个黑影冷笑道,等飞进了一看,才发现是两个黑影竟然是两头妖怪,只是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远比妖神更强大。

  “是啊,虚影而已,远没有了上古时候那么厉害的手段,不过也有好长时间没有尝过至高古神的鲜血了,这个小子虽然还没有变成至高古神,不过血脉已经觉醒了,正好给你我兄弟打打牙祭。”

  另一个黑影说道,乌浊这几年锻炼下来,也早已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冷静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妖怪,沉声问道:“你们是古妖?”

  对方哈哈大笑道:“我们是妖祖,不过当年战死了,被阴冥大人复活,如今得以重生,还拥有了这不灭之体。”

  乌浊对于如今灵异世界里不断冒出来的百族老祖还是有一点耳闻的,但是却没想到今天一下子就让自己撞上了两个,背后蓝色的至高古神虚影再次晃动,深谙先下手为强道理的乌浊不在废话,一晃身子,自己打向右边的妖祖,而至高古神的虚影却打向了左边的妖祖,两边一起出手,声势也是极强。

  两个妖祖却不惊慌,一起出手,猛地挡下了乌浊和至高古神虚影的攻击,特别是乌浊正面对抗的妖祖,此时身上妖气外放,两只利爪抓住了乌浊的双手,乌浊一愣,却见这妖祖的背后猛地长出了一双利爪,狠狠一挥,重重地打向了乌浊。

  乌浊想退,可是却被死命抓住,根本就退不了,正面挨了妖祖这一拳,乌浊当场就喷出了一口鲜血,可是对方并没有收手,双拳抡动,不断地打出攻击,乌浊连续遭到攻击,身上有多处伤口爆开,鲜血一瞬间喷溅出来。

  另一边,妖祖冷冷地说道:“小子,乳臭未干还敢来和我一战,看我不生劈了你!”

  妖祖见乌浊呈颓势,正要发狠打出一拳,可就在这关键时刻,乌浊眼中却露出一道蓝芒,将眼前妖祖打来的两个拳头生生抓住,蓝芒覆盖在妖祖的脸上,乌浊低声吼道:“你以为我只是乳臭未干的小子吗?你错了,古神从出生的一刻开始就承载了最高,最伟大的意志,古神远在古妖之上,上古时候如此,如今也是如此。你们本来身为妖族老祖,应该生的光荣,死的壮烈,可如今竟然因为被复活成了怪物而高兴,为邪恶卖命,我乌浊绝不答应。我为至高古神之子,我承载了我父亲的力量,今天,就用我的双拳好好教训一下你们这两个老不死的!神力,爆发!”

  乌浊一声大吼,双拳握住了对方的拳头,狠狠这么一拧,将对方的拳头给当场拧断,妖祖惊退,吃惊地吼道:“你居然还有这样的力量!”

  乌浊依然冷笑,双拳轰出,又一次将妖祖击飞,妖祖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

  另一边,妖祖放声怒吼:“你怎么回事?”

  可是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面前的至高古神虚影一拳揍飞,妖祖轰然倒地,全身颤抖个不停,身体正在不断重组。

  “小子,你死定了!”

  妖祖大吼,乌浊浑身被蓝色神力环绕,冷酷地开口:“谁生谁死,还不知道呢。”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