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二章 阴冥之计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这是臧克家为了纪念鲁迅而写的诗,今天,却突然在我的脑海中冒了出来,黑木消散了,我没有悲愤地怒吼,亦没有痛苦地嘶叫。

  也许是因为,这么多年来,我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生死,龙川老头,小阿呆,清灵子,李霸,李迅……

  他们每一个永远离开我的时候,我都哭过,都咆哮过,只是这一次,我没有。

  然而,有一样东西,却没有变。

  十多年前龙川老头死的时候,我血染了明十三陵,十多年后的今天,黑木逆转召唤,化作血纹结束了自己的一生,而我心中的恨,却比十多年前更深,更沉。

  一身的血光,缓缓地飞了起来,天空中飘荡的厉鬼,开始惊恐,它们的灵魂深处感觉到了恐惧,即便脑海中一片疯狂,可魂体还是不自觉地颤抖。

  握着轩辕神剑的手因为用力过猛而微微颤抖,天字纹不受控制地浮现出来,杀意根本就压制不住,心中的恨和我身上的杀机共存,不断地壮大,不断地膨胀,疯狂的,如同正在燃烧的大火。

  “端木森,你以为这就完了吗?”

  黑影忽然说道,我没答话,这时候黑影飘了过来,大笑着说道:“你有个师傅叫蒋天心是吗?我记得还是仙族的大长老,年纪不大,不过本事好像还不错。从小照顾你,是吗?”

  我全身一颤,咬着牙说道:“阴冥,你死定了。”

  阴冥却冷笑着说道:“其实我是在帮你,我把那些对你没用的都一点点铲除了,愤怒,仇恨,会让你变的越来越强大,所以,我会帮你杀了你的师傅。让你的愤怒达到极致,到时候你会变的战无不胜,你也将会变成人间最强大的存在,甚至超过元始天尊。”

  我猛地抬起头,一剑劈出,金光将面前的黑影砍碎,可是很快新的黑影就在远处重新出现,阴冥大声笑着说道:“我已经派人去引蒋天心来污泞之海了,你还机会阻止他,不过前提是你要阻止的了你的师傅!当然,你也看见被我控制的人的下场了吧,你的师傅如果变成他们那样,我想,也就和死一样了吧。”

  说完之后,黑影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一群厉鬼飘荡在凤凰古城上,白起和莫良已经飞上了天,大开杀戒,而我则在此刻猛地转头,向外面冲了出去,黑蛋和阿呆想跟上来却听见我大喊道:“别跟来,你们跟来了也没用。”

  最终,黑蛋和阿呆目送着我消失不见,它们看着四周依然惊恐的人群,想杀却又下不去手。

  此时在污泞之海内,黑水外有几个黑泥所化的怪物站着,其中一个低头问道:“主人,为何要这么刺激端木森?他此时肯定要大开杀戒,到时候冲进我们污泞之海,我们怕是挡不住。”

  黑水中的阴冥却冷笑着说道:“你们了解逆天之力吗?”

  一群怪物纷纷摇头,阴冥冷冷说道:“逆天之力从来没出现过,这句话是错的。因为鸿元的身上就有逆天之力,这是他自己悟出来的。我见过他的逆天之力,逆天之力会因为愤怒而变的越发强大,也就是说愤怒越强,复仇之心越强,逆天之力就越强。”

  四周的怪物全都吃了一惊,此时坐在黑水里的阴冥继续说道:“这些年来我躲在黑水中,不见天日,修为也并没有过高的增长,并不是我没有进步,而是我一心在参悟如何对抗逆天之力,不过却在机缘之下被我想出了一个方法,一个能够吸收逆天之力的方法!”

  怪物们再次震惊,不过也都明白了阴冥这么做的原因,刺激我,让我的愤怒达到顶点,逆天之力随之达到极限,再吸收逆天之力后成就阴冥。

  “可是佛国加入了对抗我们的阵营,我们要是拿不下天下,就没办法要挟端木森。而且,如果他不管不顾起来,怕是可能会出意外。”

  又有黑泥所变的怪物开口说道。

  阴冥却摇摇头说道:“我自然还有后手,不过一定要将蒋天心给我引来,对端木森来说,所有人的死,都及不上一个蒋天心的死,我要上演一出师徒互杀的好戏,哈哈……”

  阴沉的笑声在污泞之海内传开。

  芦溪,这里也受到了厉鬼的攻击,大叔和卢念心正配合当地的赶尸人对抗厉鬼,更没有时间去调查老仙娘之死。

  “你休息一下吧,我去外面看看。”

  大叔拉着卢念心在路边坐下,看见卢念心满头大汗,心一软说道。

  卢念心见到大叔站起身来,忽然开口道:“我,我想问你一个事儿。”

  大叔一怔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卢念心,卢念心沉吟了片刻后开口道:“你,你叫我娟儿,还说我和娟儿很像,我们真的很像吗?她是你的谁,很重要的人吗?”

  听见卢念心的问题,大叔一愣,想了想后说道:“是的,很重要的人,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你和她长的一模一样,只是仅仅长的像,你们的心性却不同。”

  卢念心听后急忙说道:“那她人呢?”

  大叔心间的伤心事被戳中了,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喝道:“她和你不是一个人,别再问了。”

  卢念心一怔,却没有再开口,目送着大叔走远,她默默地坐在椅子上,想起脑海中那些奇怪的画面,那些片段,那个在她记忆里和她很像的女人,这些事情她刚刚想说出来,却没有说出口,话到了嘴边,却第一次有了无法言状的感觉。

  就在这时候,从对面的街道里走出来一个人,身材比较纤细,应该是个女人。在这个时候,路上除了赶尸人以外哪里还有其他人会这么随意地走动,所以她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喝道:“谁!”

  对方一言不发,走出街道后站在了卢念心的面前,是一个看起来大约30岁左右的女子,穿着素白色的衣服,手上拿着一根类似彩带一般的法器。

  看穿着打扮应该是个仙娘,卢念心心中稍稍放松了一些问道:“你是仙娘?来这里干什么?”

  对面的女子却不说话,一抬手,彩带直飞了过来,一下子捆绑住了卢念心的身体,卢念心脑子里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喊道:“你是老仙娘的徒弟,这是老仙娘的彩云带,果然在你手上!”

  对方却一言不发,走近了卢念心,卢念心想要施法,可是双手双脚都被彩云带给捆着,动弹不得。仙娘靠近她后,立刻将其打昏,这时候大叔在外面转悠了一圈刚好回来,一见卢念心被抓立马冲了过来。

  “放人!”

  大叔喝道,却看见对方的脚下多出了一片阴影,随后无论是这仙娘还是卢念心都快速地沉入了阴影中。

  大叔猛地飞过来,想要打出仙法,对方却居然用卢念心来挡,大叔怕伤了卢念心立刻收手,眼看着对方渐渐地消失在了阴影里,而阴影也在变小,大叔一皱眉头,心中有了决断,猛地冲进了阴影之中,追着对方一起消失在了阴影内。

  而此时的我,正在往芦溪赶来的路上。

  在路上,我一共打了三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是打给残龙的,让它带龙族保护好北京四合院,第二个电话是打给许佛的,让他和司马天来帮忙,第三个电话是打给乌浊,让他带古神一族和我会和,无论大叔是不是真的被抓,我都要攻打污泞之海。

  这一次,我是真的怒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