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九章 相似点太多

  在凤凰古城的另一边,大叔正和魔老太纠缠,这个阔别已久的老太婆生前就是一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当然,那时候她搞成那个样子还情有可原,毕竟常年被厉鬼上身。

  可是如今死后也不安生,大叔自然还没闹明白为什么这魔老太死而复生的样子,但是就在他想采取进一步的行动的这个节骨眼上,魔老太的身体却像是黑色的烂泥一般瘫软在地,不多时就消失在了地面上黑暗的阴影里。

  这小巷子里只留下了大叔一人,沉思了少许,还没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的大叔微微摇了摇头,转身向小旅馆走去。

  这蛊虫到底是不是魔老太放出来的?还有她怎么就死而复生了呢?当然,这种状态要是能被称为生的话。

  回到了小旅馆里,一众凤凰古城的本地百姓还没走,刚刚的一幕那个老仙娘是看见的,寻常百姓或许不知道我刚刚看似随手捏死的虫子是什么,但是这仙娘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将蛊虫的事情和这几个老百姓一说,当时就吓住了这几个普通人。

  见大叔一回来,立马就围了上去,七嘴八舌地说开了,闹的大叔是烦的不行,不过还是听出了他们几个的意思,也就是希望大叔出手救人,保他们平安。

  “你们别吵了,今晚不太平,闹到现在,你们的来意我还不知道呢,先说说吧。”

  大叔也是见惯了大场面,此时依然很镇定,走回房子里找了把椅子坐下后,看着仙娘他们。四周的老百姓也不再吭声,那副样子就像是生怕得罪了大叔似的。

  仙娘见大家都安静了下来,这才开口道:“我是本地的仙娘,刚刚也自我介绍过了。前些日子,凤凰古城不太平,先是有人找出了一件鉴定不出年代的宝贝,接着又是连续出现江湖中人。所以一些小事情反而没人注意。这几个老百姓是古城东边的,前段日子,他们街坊里来了一个老婆子,这老婆子我接触过,九成九应该是个蛊婆。大家也都害怕,所以想请你来想办法赶走这个蛊婆,还大家太平日子过。”

  蛊婆在湘西那是非常出名的一类人,对她们的说法是众说纷纭,有的说蛊婆都是奇丑无比的女子,心肠歹毒,修习了蛊术后要不断地害人才能活下去。也有的人说蛊婆其实都是妖怪所变,外面套了层人皮,所以专害老百姓。

  说法不一,但是这一类人却被贴上了恐怖的标签。

  但是,老百姓哪能真的区分的出蛊婆的样子来?难道这世界上坏人的脸上就都写这“坏人”俩字不成?要是老百姓都能认出蛊婆来,那这蛊婆还不遭到大家的注意,街坊四邻群起而攻之。

  只不过,确定见到蛊婆的是眼前的仙娘,这仙娘是有灵觉的也有一些法力,应该不会乱说。大叔微微沉吟了片刻后说道:“若是遇到蛊婆,你应该出手才是,为何反而来找我帮忙?”

  老仙娘脸上露出一片为难之情,叹了口气后说道:“也怪我本事不佳斗不过这可恶的蛊婆,我上门和她比过一场,却败下阵来,还落了伤……”

  说到这里,老仙娘伸手撩起了自己的袖子,露出了手臂,手臂上一共有三个洞,而且看起来都是新留下的伤口,有一处还有一些化脓,大叔看后微微皱眉问道:“都是那个蛊婆留下的?”

  老仙娘点了点头说:“是的,其中蛊虫已经被我给灭了,但是这伤口还没这么快好。本来是想托圈子里的朋友找找外地的高手,但是没想到他们说有人见到您来了凤凰古城,我因此特地赶来,前辈,还请一定要帮帮我们。”

  老仙娘说话间看着像是要跪下的架势,大叔连忙伸手去扶,这一扶却没想到,居然扶出了事情。

  大叔的双手架住了老仙娘的手,正要往上提的时候,老仙娘的身子猛然间一抖,随后她手臂上的三个伤口内竟然有黑血喷出来,一下子就飙在了四周几个村民的脸上,血液居然是黑色的!

  这还不算,很快老仙娘的身体也开始鼓胀,从手臂到身体,脖子,脸,都开始鼓胀,黑色的血液顺着她的皮肤往外流,她全身开始剧烈的颤抖,眼睛开始发白,不断地往外吐出血水,最终彻底爆开,化作了一片血肉混合的液体。

  老仙娘当场死在了大叔的面前,这个意外发生的太快,谁都没有反应过来,一群人大喊起来,老百姓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当场就吓坏了,都纷纷往后退。

  老百姓的第一反应是打电话报警,大叔则没有离开,而是蹲下来看着地面上这一滩恶心的血肉模糊的血水,黑色的血水,看起来异常的恶心,大叔却看的很仔细,似乎想从里面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

  过了一会儿后外面响起了警笛声,几个穿着黑色警服的警察走了进来,将大叔给带走了,只是此刻谁都没注意到大叔的手心里拽着一样东西,一样闪着光芒的金属片。

  凤凰古城的另一边,白绝之王刚刚见到了没有灵魂,完全变成了怪物的巫族老祖,对方退走的很快,探子已经被杀死了,只是此刻还没人注意到。

  白绝之王见过的死人太多了,只是在最初的时代死掉一个生命根本就不算事儿,可是在如今的社会死掉一个人那却是了不得的大事情。

  他知道很快就会有人发现尸体,所以当务之急是快一点搜查尸体,找找有没有和第二把钥匙有关系的线索。

  翻口袋的时候,他果然在探子的身上找到了一些有用的线索!

  一块碎花布被白绝之王从探子的裤子口袋里给掏了出来,这看似不起眼的一块布片,却引起了白绝之王的关注。

  这个探子是个男人,而且是一个上了岁数的中年男子,他的身上要是留着一块手帕那还说的过去,可是此时被白绝之王找出来的这块碎花布,却只有一个大拇指大小,这样的一块碎花布,接着白绝之王正想继续搜索,可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打破了他的搜查,一个老百姓透过窗户看见了探子的尸体和正在尸体上摸索的白绝之王。

  没一会儿,凤凰古城的警方赶到,将白绝之王给带走了,关进了看守所里。

  大叔和白绝之王这一次见面,居然是在看守所里,两个人自己都没想到,当白绝之王戴着手铐被带进来的时候,大叔刚被第一轮审讯好,重新关回来,两个人面对面这么一望,却都笑了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

  大叔指着白绝之王问道。

  “我来找开启我背后法器的第二把钥匙,不过碰巧遇到了古怪事件,和我约定好接头的探子被杀了,还是被一群古怪的怪物给杀掉的。”

  白绝之王靠着墙坐了下来,一听他这么说,大叔也笑着点点头道:“我也是如此,同病相怜。我就是出来散个心,平白无故被卷入了一场怪事里,还见到了一个死去多年但是今天突然复生的老太婆,真是够倒霉的。”

  大叔也抱怨了一句,两个人说完后都沉默了下来,片刻后忽然凑到了一起,两个人将遇到魔老太和巫族老祖的事情这么一对,立刻发现,无论是看起来死而复生的魔老太,还是忽然出现攻击白绝之王的巫族老祖,全都是已经死去后复活的怪物,而且都站在黑暗阴影里,最终也都如同溃烂的泥巴一般退走。

  这两者之间的联系非常明显,相似之处太多了。

  “难道要对付我们的人其实是一波?不,这么看来,绝对就是一波。”

  大叔一边说话一边点头。

  “是的,如此看来,这一回我们俩要联手对敌了。”

  白绝之王若有所思地说道。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