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五章 算天造云,顶级相士大比!

  方诸山上,已经没了过去绿树成荫,郁郁葱葱的模样,风很冷,冷的好像一把把利刃。

  中国泱泱千年历史中最出色的两位相士面对面站着,一场看似平静但是却暗藏杀机的对决即将上演。

  相士,是一群很特殊的人,在中国历史中相士不少,但是大多籍籍无名,真正出名的相士比中国的皇帝还少,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只因为相士不修修为,只修道行。

  相士者,鉴才之人,而不是战士。

  他们默默地站在古代皇帝的身边,用自己的双眼看眼前的文物百官,看身边的真龙天子,他们见证一个朝代的兴起和衰落,看将军和宰相的人生变化,如同一个局外人,审视着这一切发生在眼前的人和事。

  “天罡,你我当年相识,相熟,你带入我了相士一门,对此我很感激,然而,如今的你却早已不复当年之义,我们之间也该是分出高下的时候了。”

  李淳风高声说道,他的黑色长发在风中微微飘动,双眸之中透出深深的哀伤,一身素色的道袍下是消瘦的身影。

  “你能胜我吗?”

  袁天罡站定了脚步,刚刚的惊慌渐渐从他的脸上消失,剩下的是一张镇定的面容。

  “淳风,你从来就没胜过我,世人都认为你我之间不分高下,其实不然,你我成为大相士之后一共比过九次,你可有胜过?”

  袁天罡和李淳风之间的故事在坊间流传很多,也有很多传闻说他们经常打赌,却没有一次胜过对方,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李淳风摇摇头说道:“我,从未胜过,相面,相手,相气,运,财,命,我无一胜过你……”

  九次比试都输了,阿呆不理解地低声说道:“为何李淳风输了九次还要和袁天罡比?这不是没有胜算吗?”

  我却摇了摇头说道:“因为如果这一次不比,他就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每个行当,每个职业里总会有一个顶尖的人,这个顶尖的人是所有人眼中的神,是他们憧憬的梦想,比如篮球里的乔丹,比如乒乓球里的邓亚萍,有多少年轻的篮球运动员梦想着和全盛时期的乔丹在篮球场上一较高下,也想胜过连夺冠军的邓亚萍。

  袁天罡就是这样的存在,和李淳风联手做出推背图,站在唐朝皇帝身侧的袁天罡是带着李淳风走进相士大门的前辈,无论是天赋还是努力,袁天罡都远远胜过李淳风,他是相士中的大神,是人人都要敬仰的高人。

  李淳风和袁天罡比了九次,全都输了,只是天下人不知道,可是今天袁天罡的命运已经注定了,他逃不出这方诸山,被元始天尊当做弃子的他面对我们时已经没有了逃生的机会。

  所以李淳风要在此时和他一比,因为过了今天,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李淳风刚刚的话说到一半却自己停了下来,随后双眼中露出坚定的眼神,冷然地说道:“我输过九次,你的天赋,你的努力,你的才情都在我之上。可是,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我一定要胜你!”

  袁天罡同样笑了起来,只是他的笑容里透露出来更多的是一种疯狂,他的眼睛落在我们一群人的身上,却似有了一种英雄末路的寂寞。

  “我未算出我今日会有死劫,也许是因为我还不够格,还不能算出圣人,有很多人说相士是旁门,我们窥伺天机,看见很多人看不见的路。但是大道无穷,相士难道就不是大道之一吗?淳风,今日我便应了你这十次之约,我胜过你九次,就一定还能胜过你第十次!如何比?”

  袁天罡说话间身上却有豪情冲出,声震四野。

  李淳风手掌一翻,手心里多出了一方黑色的司南,这司南看起来非常古老,上面满是刻文,很多雕刻在司南上的纹路都已经看不清了。

  “天辰司南,我已了然,可是你要想清楚,这小小司南内所蕴含的变化却是极多,而且司南之法是我教你的,你焉能胜我?”

  袁天罡手心也是一转,竟然在他的手里也出现了一方很是相似的司南,只是明显袁天罡的司南更加古老一些,甚至司南的一角都有了破损,可是落在我和老子眼中这两方司南上却有着迥然不同的气场。

  李淳风手托着司南的时候给我一种如同江河一般的感觉,很宽阔也很深沉,在群山间奔流不息,可谓大家风范。

  可是即便如此,此刻的李淳风和对面的袁天罡一比却还是落了下风,而且还不是落下一点点,袁天罡一身水蓝色道袍,左手托司南,右手轻轻拂过自己耳边的长发,他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如同汪洋大海一般的错觉,比起李淳风这一条宽阔的大河来说,袁天罡更加深不可测。

  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李淳风在过去千年的时间内一直会输,而且还是连输了九次,不是他的本领不到家,而是袁天罡太强了。

  “老规矩,一炷香后,你我以司南算天,造云,此云变化之极,便是分出胜负之时。”

  说话间,袁天罡从长袖之中摸出一根香来插在了地上,点燃后青烟袅袅升起飘荡在天空中,一炷香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两人盘腿坐下,司南放在面前,相士斗法开始!

  “小森,这算天,造云是啥意思?”

  黑蛋开口问道。

  我低声回答道:“相士打斗本领并不强,不然这袁天罡也没那么容易被我们抓住。因此他们斗法并非和我们一样以法术搏杀。这两方司南之内为法器,说到底相士也是修道之人,只是掌握了窥伺天机的法门,越是道行高深就越是能够窥伺到更多的天机,袁天罡和李淳风借助眼前的司南窥天,然后以云彩在天空中捏造出一个形状。窥天便是算天,造云便是以灵气制造云团,云为无形之物,我们平时能够看见的云团都是千奇百怪,有的像龙,有的像凤,两位斗法的相士必须在同一时间完成造云,所造出来的云为不同形状,两边比拼,造的越复杂就算是获胜。”

  我说到这里,阿呆忽然问道:“那还不简单?自己管自己造,自己想象呗。”

  我却摇摇头说道:“没这么简单,其实从这柱香点燃的一刻开始,他们就已经开始造云了,只是我们未见到天上有一丝云团形成,是因为双方都在互相干扰,这才是相士真正的斗法,窥天机之后能预见到对方想造何种云团,便以道行搅乱对方天机,打断对方造云。与其说这算天造云是比谁造出来的云更精致更复杂,不如说这算天造云比的是哪一方的道行更深,因为往往古代相士以算天造云斗法,最后决出胜负之时,都是一方无法造出云来,而造出云团的一方,直接获胜。所以这里面有不少道道……”

  听了我的解释,黑蛋和阿呆这才微微点了点头,明白了过来,我随后看向老子,拱了拱手问道:“圣人,袁天罡是您的弟子,您比较了解,这一场比试您觉得谁会赢?”

  老子双眼内有异样的神采露出,他深深地看着对面的袁天罡,却没回答我的话而是轻轻说了一句:“也许是我偏心了吧,应该是我偏心了,若不然,他不会走到今天这步。此事,我有责任。”

  我一怔,老子话里有话,我却没听明白。

  正在我们几个说话的这个当口,李淳风身子一晃,猛然间喷出了一口鲜血来,此时我才注意到,比试才刚刚开始,可是李淳风已经满头大喊,甚至口喷鲜血,显然是已经落了下风!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