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六章 老子的阴阳两面

  那样的金芒,刺痛了他的眼睛,他讨厌一切明亮的东西,多年前,他就是这样看着那个坐在天外的老者,明明他们可以拥有一样的地位,可是最终他却堕入了一片黑暗中。

  这就是他的命运吗?这就是他注定的结局吗?

  当那一天,他从沉睡中被唤醒的时候,他听见一个声音告诉他这样的一句话:“我将你唤醒,我给你一个机会,一个取代他的机会。”

  于是他终于有了站在这里的机会。

  我站在天空中,轩辕神剑在这片地狱道内散发出夺目的金光,火光映照在我的脸上,苍白的脸上是一双冰冷的眼睛,杀气已经随着这片金光散开了。

  缓慢地从天空中落下,阴影之中的家伙我看不清他的脸,心眼也被一层厚厚的黑色气息遮蔽,但是却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此人我应该是见过的。

  “你来的正好,就算你不来,我也迟早要找你,而且,不仅仅是要找你,更要找你身后之人!”

  他说我身后之人,我不由得回头,身后就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李淳风,一个是老子,在我看来,要找的应该是李淳风。

  落地之后,神剑在我手上一转,对方还没开口前,我身子一闪已经到了阿呆的面前,一剑劈出,金色的剑光直斩在黑色的气息上,虽然是将黑色的气息给斩断了,但是黑色的气息却开始吞噬我手上的金色剑光,这一幕多少让我有一些吃惊。

  “震!”

  我喝出一个字,造天之力外放,将剑身上的黑色气息给彻底震碎,随后身子再次一闪,到了黑蛋的身边,一把抓住了黑蛋的肩膀,随后另一只手举起轩辕神剑刺向对面阴影里的家伙。

  却不见到对方躲避,只是听见他冷冷地说道:“光靠这一剑,你伤不了我。”

  我看见阴影里的他慢慢地举起了手,手心对准了我的轩辕神剑,竟然是想以自己的手来抵挡轩辕神剑,轩辕神剑的剑尖落在了他的手心中,顿时如同陷入了粘稠的橡胶内,竟然无法刺穿对方的手。

  “哈哈,传说中的最强神剑,也不过如此!”

  一声大喝,对方竟然也想以黑色气息来吞噬我,大片大片的黑色气息绕到了我的身后。

  我嘴角扬起一丝冷笑,不退反进,左脚往前迈出一步,重重地踏在了地上,盘古之力瞬间发动,握住轩辕神剑的手就像是装上了火箭助推器,一般,双眼内的杀机锁定住了对方,右手发力,随着一声爆喝,右手狠狠一斩,黑色的气息被轩辕神剑击碎,另一只落在黑蛋肩膀上的手往后一推,黑蛋落在了远处,右手盘古之力直接作用在黑暗中的家伙身上,将其打飞!

  只听见一声脆响,对方被我打在了墙壁上,盘古之力太过蛮横,对方根本就扛不住。我微微扬起头,冷漠地说道:“你不是说我不过如此吗?弱者,就是故作嚣张!”

  老子和李淳风走到我身边,圣人的力量展开,整个城堡剧烈震动起来,四周的火焰妖怪们开始四散逃离,一个跟着一个冲出了城堡。

  “六道之内,不应存在这些事物,散了吧。”

  老子左手轻抬,轻轻一挥间,整个城堡消失不见,在地狱道的一片狂风下彻底消散。

  城堡消失的一刻,黑色的大风之中,这个人渐渐露出了自己的真容,透过这层层的黑色气流,当尘埃从我眼前消失之后,我终于看清了他的真容。

  一身黑衣,黑色的长发,虽然有着一张狰狞的表情,可是这张脸我却还能够看清,分明就是袁天罡!

  “怎么会是你?”

  我吃惊地说道。

  对方却哈哈大笑道:“愚蠢,我只是皮囊和他一样,你哪里看出我是袁天罡这等凡人了?”

  他居然否认自己的身份,我微微皱眉,正要再问的时候,身边的老子却往前走了几步,捋了捋长长的胡须,低声说道:“这么多年没见了。”

  居然是老子的老熟人,不过刚刚这个明明和袁天罡长的一模一样的男子也说了,自己第二个目的是来找我身后之人。

  “哈哈,当然,当然你不愿意见到我也是正常的。当年你将我封印在天之极的时候,肯定没想到过有一天我还会醒来,更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我会和你再见!哈哈,还记得吗?当年你以太上无情状态将我封印的时候,我说过,迟早有一天我要回来的,如今,我回来了!”

  对方说话的口气和袁天罡果然不同,我狐疑地看着老子,老子微微叹息,身上的白袍翻飞,一步步走到了我的身前,对我说道:“端木小友,今日由我来了结吧,不需你再出手。”

  我迷惑不解,可是老子开口了我当然还是照做,收了剑之后往后退到了李淳风的身边,开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李淳风想了想后说道:“当年我听说过一个传闻,说是每个圣人都有自己特殊之处,老子也就是眼前这位圣人,他看似是所有圣人之中最正常的,不算突出,虽然传闻中他掌控了时空之法,可是实力也并非是圣人之中绝顶的,但是,我听到的这个传闻却是另一个版本。”

  我一怔,奇怪地问道:“什么版本?”

  李淳风整理了一下话之后说道:“传闻中老子成圣之前,一直有一个很困扰他的问题,也是阻碍他成圣的大问题,那时候他还没修出太上无情之道,本事也远远没有如今来的这么大。当时,他所修的是正邪两道,也就是太极的阴阳两途,结果时间一久,也算是走上了歧路,居然修出了正邪两个老子。”

  听到这里,我不禁皱眉问道:“正邪两个老子?那不就和天道第二阶段,出现魔化一样吗?或者是和徐福一样,魔躯仙魂?”

  李淳风却摇摇头解释:“不,和这些都不一样,这两个老子都是独立存在的,肉体独立,灵魂独立,思维独立,他们就是两个个体,唯一的联系就是他们都是从原本唯一的老子身体内分离出来的,而且也不应该算是正邪,因为太极本没有正邪,道只是道,不分善恶。但是,当年这两个个体出现之后,一起去见了鸿元,阴的一方称只能留下一人,鸿元便让他们在天之极比一比,结果便是阴的一方被如今的老子镇压,但是居然解封而出,还,还变成了天罡的样子,这也是我没有料到的。”

  是的,正如李淳风所说,不仅仅是他没料到,谁都没料到这个打穿了六道,并且最终控制了六道的人,居然会是老子的阴面。

  可是,阳面的老子已经成圣多年,阴面老子甚至连皮囊都换了,这一战还有悬念吗?甚至,我都不认为这一战还能打的起来,按照我刚刚和阴面老子交手后的感觉,对方的黑色气息虽然巧妙,但是却谈不上多厉害,远远不到我们这个层次。

  “是元始将你放出来的吧?”

  老子平静地开口问道。

  “哼,他不仅将我放了出来,还给予了我能够和你抗衡的方法。当年鸿元偏心,你明明不如我,却暗中帮你,将我镇压。天之极一战根本就不公平,如今,我要为自己讨回我失去的一切!”

  他一边低吼,手上慢慢地飘出黑色的光芒。

  “你的执念重了,不过,也罢,便让我来看看你如今有什么本事吧。我能封你一次,这第二次,还是一样能封你。”

  我明显感觉老子说这话的时候四周的时空竟然渐渐变慢了,这种感觉很奇怪,不留心的话根本就注意不到。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