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章 像苍鹰一样飞翔

  算上不为大多数人知道的最初的时代,已经四个时代了,时代是人组成的,没有人哪里来的时代?

  而距离鸿元解封还有200多天的日子里,到底这个世界是不是能够继续存在下去,谁都不知道,而我能做的,只是保住这最后一个时代,保住这个世界,保住我们这一脉的荣光。

  方诸山,我并非第一次来,只是每一次方诸山都会更换一个地方,而这一次方诸山屹立于天池之上,倒是比较出乎我的意料。

  一方净土,天上池水,方诸山悬浮于高天之上,普通人却无法看见,阳光很暖和,天空看起来很近,就好像是触手可及一般。

  有安静的风吹过我的头发,拂过我的脸,黑蛋和阿呆站在我的身边,我抬起头,心眼能够看见我头顶上飘浮着的巨大的巨大山峰。

  “无论什么时候看见这座巨大的山峰都会觉得它如此巨大。”

  黑蛋低声说道,我身边的李淳风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巨大山峰说道:“我和袁天罡是至交好友,但是最近一段日子,我却觉得他身上似乎发生了一些我不理解的事情。”

  我挥挥手说道:“什么样的事情?”

  李淳风低声说道:“我感觉他在盘算什么,似乎还在和一些我不知道的势力合作,但是我不知道这股势力到底是谁?我曾经试图占卜这股势力的来历,但是天机却被掩埋,显然是有人不想让我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点点头,低声说道:“无论他在盘算什么,今天我们既然来了方诸山,就要问问清楚。”

  作为圣人的道场,方诸山虽然危险却远远不如其他圣人的道场来的那么森严,当年本事并不高强的我和黑蛋就能够闯入这片圣人道场,甚至打败了青牛。

  今日,我已经有了压制圣人的力量,而且和老子的关系更是不错,上门来拜访没理由会有危险。

  身子轻轻离地,就在我飞起来的一瞬间,却听见天空中传来一阵轻轻地震动声,整个蓝色的天空微微地颤抖了一下,随后我看见一个又一个黑色的光点在天空中浮现了出来,我身边的黑蛋和阿呆脸色都是一变,颇为吃惊地说道:“这,这力量难道是方诸山开启了什么防御机制?”

  我身后地面上的李淳风脸色惊变,手指连动,随后吃惊地说道:“这是,这是方诸山的黑玄魔灭大阵,端木森退回来!”

  我一愣,这个阵法名字倒是听起来挺唬人的,但是我却没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李淳风的眼神看起来如此紧张,想来这个法阵应该有些厉害。

  “黑蛋,阿呆先下去。”

  我喊了一声,黑蛋和阿呆点了点头后落在了地上,李淳风却见我还飞在空中,面对整个天空中的黑点,露出了想要一战的表情,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对我喊道:“方诸山一直不开启防御阵法,不代表方诸山没有防御阵法,恰恰相反,方诸山有七七四十九重防御阵法,每一重都异常可怕,端木森这只是第一重,你不要硬来。方诸山上一定有了什么变故!”

  我却一把拔出了背后的轩辕神剑,天池上,狂风飞舞,我回头背着光对地面上的李淳风说道:“如果我连这些阵法都闯不过去,如何逆天,你且看着,不就是七七四十九重阵法吗?在我面前,如同薄纸一般。”

  我张开双手,就像是飞鸟一样往天空中飞舞,一点点退后,身子迎着风飞舞,天空中黑色的光点轰然落下,就像是上天下了一场黑色的大雨。

  我不是一个喜欢战斗的人,我讨厌每一次战斗的时候都要面对的危险,我也希望我自己生活在一个普通人的世界里,我希望我所经历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境一般,我希望我所看见的灵异世界都是假的。我希望我手里的轩辕神剑并非真实,我希望我不是逆天者。

  我讨厌厮杀,可是……

  轩辕神剑剑身上的金色光芒越来越盛了,我冲上天空,神剑刺穿了我眼前的天空,我向着蓝色的天际飞舞,如同一只正在展翅翱翔的苍鹰。

  站在地面上的李淳风看着眼前的一幕,吃惊地说不出话来,也许这对我来说只是一次简单的战斗,但是李淳风的眼中却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想起那一天,在维也纳的庄园内,他见到坐在书房里的司马天。

  “司马天,我很好奇,罗焱逆天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李淳风喜欢开玩笑,上千年的岁数也没改变他这一点。

  司马天放出了一团规则线条,落入了李淳风的脑子里,李淳风全身微微一震,那一刻他看见一个孤独的背影,站在无名宫殿空旷黑暗的天空中,那个男人,有着一头黑色的短发和一张沧桑的脸,嘴上的烟头袅袅地升起青烟,黑色外套和四周的场景显得那么地格格不入,他手上的轩辕神剑闪烁着让天地棋局都无法比拟的金色光芒。

  李淳风知道这个男人叫做罗焱,他知道他就是那个封印了鸿元的男人。即便,此时看见的只是他的一个背影,而且还是一个如此孤独的背影。

  然后,身穿黑色的罗焱一飞冲天,就像是一只冲上天空的雄鹰,天空大地,全部都只能在他的脚下,而这一刻,他看见的我,也只是一个背影,却和罗焱如此的相像。

  “两个人,好像啊……”

  李淳风低声说道,声音里带上了一丝吃惊的口气。

  黑蛋和阿呆站在他的身边,笑着说道:“放心吧,小森不会输的。”

  李淳风吃惊地看着黑蛋问道:“为什么?他还不是最强的吧。”

  阿呆却回答了他的话,用深沉的语气说道:“因为,他有必须胜利的理由和信念,这是一个属于主人的时代,从这一刻开始,这个时代应该被誉为端木森的时代,这是后神话时代,更应该被称为是逆天者的时代。”

  李淳风没有说话,他看着天空中的我,也是一身黑衣,终于和黑色的光点碰撞在了一起,一声大吼从天际传来:“谁,都拦不住我!”

  轩辕神剑,横扫,金色的剑光绽放在整个天空中,黑色的光点在一瞬间全部消失,我站在天空中,对着天上的方诸山狂吼道:“不是还有四十八重法阵吗?那就一起来吧,别婆婆妈妈的!不管是谁在暗处对我出手,不管是谁想要我的命,我都一定会粉碎!”

  声音传遍了天空,震痛了李淳风的耳朵,他低声说道:“哼,看来是我小看他了,逆天者的时代,有意思。”

  而此时在方诸山内,青牛所掌控的妖山上一片狼藉,妖怪们死伤殆尽,青牛躲在一处山洞内,全身都是伤,痛的几欲昏厥,它咬着牙说道:“该死的,袁天罡,该死的!”

  袁天罡则站在庄子的房间前,寒风中露出一张冰冷的脸,低声说道:“师兄,你这么避而不见,真以为我没办法把你逼出来吗?”

  庄子没有回应,正在此时一个黑蝙蝠从远处飞了过来,落在了袁天罡的肩膀上,低声说道:“我已经安排了人去北京,这一次的目标是端木森的徒弟。”

  袁天罡冷笑道:“知道了,不过我们不是要用他的徒弟来要挟他,而是要直接杀了他的徒弟,要让端木森因此发狂,明白吗?”

  黑蝙蝠冷笑着挥了挥翅膀,阴谋,已然拉开……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