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章 梦中琉璃盏

  回到北京已经是梵蒂冈事件三天之后的时候了,这一次这么大的动静,教皇大厅甚至都被拆掉了一半的围墙,闹的确实比较大。

  老教皇因此退位,当然继任者也不可能是斯达尔,而是另一位红衣主教,卢卡斯倒是代替了墨菲斯特成为了教廷第十三课的主任,手握教廷黑暗的一面。

  而赵云倾之后也没有来找过我,也许是还没缓过劲来,也许是因为她的丈夫没有放她离开,但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许佛还活着。

  回到北京后,距离鸿元解封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近了,这就像是高悬在我头顶上的一把利刃,好像随时随地都会落下来,刺穿我的脑袋。

  这几日也越发睡的不踏实,阴冥和我的合作关系也算是终结了,白绝之王也只是恢复了三成灵觉,整个形式对我们来说非常不利。

  “睡不着吗?”

  夜里,身边的恋心儿低声问我,我点点头道:“压力很大,人也很疲倦。”

  她没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抱住了我,我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你也不用担心我,我这人命硬总能化险为夷的。”

  说是这么说,但不过只是安慰罢了。

  昏昏沉沉间睡迷糊了过去,我睡的浅,但是很少做梦这一点和很多睡眠不好的人不一样,很多人相信梦境代表了某些特殊的信息,比如最近的压力,生活境况,感情生活都会影响梦境的内容。

  但是,对于一个灵异人士来说,梦境往往会预示着一些特殊的预言或者含义。但是我很少做梦,可能是我会使用梦境空间的缘故,可是今天,注定我将在梦中看见一些奇特的事物。

  迷迷糊糊间,我看见一片白雾,白雾背后好像站着一个人,我站在白雾后面开口喊道:“谁在后面?你是谁?”

  却没有人回答我,随后我看见一盏散发出七彩琉璃光芒的事物从白雾后面飞了出来,缓慢地旋转,一点点穿过白雾,最后落在了我的面前。

  这是一盏琉璃盏,呈碗状,一共有六面,每一面都是一种不一样的光芒,六面便是六色,光芒映入我的眼中,散发出一股别样的神力。

  “琉璃盏?”

  我呢喃了一句,伸出手去抓面前这琉璃盏,可是手刚伸过去的一刻,猛然间有一只大手从白雾中探了出来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的手腕微微生疼,低头一看,这是一只如同枯木一般的大手,上面还满是黑色的纹路,一看就不像是人类的四肢。

  “谁!”

  我大喊了一声,却听见白雾之后有一个声音开口说道:“这不是你的东西,你不能触碰,这不是你的东西,你不能触碰……”

  回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全身巨震,下意识地想要出手,可就在此时,我却被一声惊叫声给吓醒了,猛地从床上蹦跶了起来,看见我抓着恋心儿的手,而烈焰天机眼已经在头顶上凝聚起来,正对着身边的恋心儿。

  “小森,小森……”

  一声声呼喊从恋心儿嘴里喊出,我摇晃了一下脑袋,随后抬起手收回了烈焰天机眼,松开了紧紧抓着恋心儿手臂的手,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我刚刚做了一个噩梦。”

  恋心儿的整个手臂一片淤青,可见我刚刚用了多大的力量,但是分明在梦境里被抓住手臂的人是我,可是为什么醒过来后却是我抓着恋心儿呢?还有梦中那只琉璃盏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会平白无故地出现在我的梦中,难道只是一个单纯的梦而已吗?

  翌日,也不知道是哪阵风竟然将李淳风给吹来了北京!

  一身素白道袍的李淳风背着一个月白色的帆布背包走进了四合院,他一向神出鬼没,这一次出现也不知道会带给我怎样的消息。

  在偏厅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喝着茶,欣赏轩辕家族四合院的内饰,我高声打了个招呼他回过神来冲我微微一笑。

  “端木家主,有段时间没见了,不过这段时间你可是又在灵异世界里闯出了不小的风波啊,前段时间还闹到了外国,当真是少年英雄。”

  李淳风说话喜欢先赞后贬,我拱了拱手说道:“前辈,这一次来我府上有什么要紧事吗?”

  放下茶杯的李淳风微微一笑道:“你最近可有做梦?”

  我一顿,脸上没露出什么表情,可是心里却着实吃了一惊,这李淳风当真是神了,我昨夜做了一个关于琉璃盏的怪梦,今天他就登了门,而且一登门就开口问我关于梦境的事情,难道他算出了什么不成?

  “昨夜浅眠,的确是做了一个怪梦,道长所料倒是不差。”

  我笑着开口道。

  “哦?果然如此,那且说说你梦境中都听到,看到了一些什么?”

  李淳风紧跟着问道,我便将梦境之中的情景,已经之后我醒来的场面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李淳风听后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这琉璃盏,你确定是碗状六面六色,每一面都发出不同的光?还有,你可看清楚了抓住你手臂的肯定是一只如同枯树枝一般的手臂?”

  我立刻点了点头,显然李淳风是知道一些什么的,他捋了捋胡子,随后说道:“若是这样,我想我也许知道一些什么,前几日夜里我夜观三天星云,见到一些古怪的情况,三天星云本应该是三片密集的星辰,这些星辰连线在一起如同云朵一般,故而被称为三天星云。此星云所代表的是江湖中正邪势力的平衡,若是一方势大,则三天星云的形状也会跟着变化。以往,三天星云所表现出的都是正道势大,但是我前几日却发现,这三天星云有了惊人变化,邪道似乎有强援而来。我便想找你来商量商量,但一进门就看见你眉宇间有一些疲劳,双眼眼神略略有一些飘忽,可见应该是受到了一定的惊吓,故而一问。没想到倒是你从你口中得知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事情。你可知道,这六色琉璃盏是谁的东西?”

  听见李淳风如此神秘兮兮的一番说辞,我一顿,摇了摇头后问道:“谁的东西?”

  李淳风叹了口气后说道:“乃是我至交好友,袁天罡之法宝。”

  我顿时一愣,我怎么会在梦中见到袁天罡的法宝,难道那一只突然从白雾后面抓住我的手也是袁天罡的?

  似乎是看出了我表情里的一丝凝重,李淳风这才说道:“在我看来,若想知道其中原委,你还需和我走一遭,去寻我好友袁天罡好好问一问。”

  我没直接答应而是反问道:“这六色琉璃盏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看起来如此神奇?”

  李淳风喝了口茶后说道:“此物算不上神器,但当的起神奇二字。六色六面六光,其实代表的是六道之力,每一道都直接连通轮回,若是与人交起手来,此物可将对手直接抛入轮回,万劫不复。但是我这位好友心善,用此法宝也多是用来占卜,并不怎么与人对敌。但是,此物天下间就只有一件,而你梦中所见的怪手也很可疑,我还是建议你和我走上一遭。”

  “那要去哪里寻找袁天罡?”

  我忍不住问道,李淳风却脱口而出:“方诸山,老子道场。”

  我本是不知道袁天罡在方诸山修行,虽然知道他和方诸山有关系,当年为木梁纯子解开死劫的时候也曾经说过方诸山几个字,但是却万万没有料到,这位古代的传奇人物会和我再有交集。

  为了验证心中的疑惑,我和李淳风当日出发,并且通知了黑蛋和阿呆,一起在方诸山外汇合。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