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八十四章 人祖陨落

  有些话,也许到死的时候才会说,有些人,也许到死的时候才会明白自己错了,有些情,也许到死的时候才能释怀。

  弇兹氏的一生,风光过,霸道过,但其实,她只是爱上了一个人罢了。

  “我去把教皇杀了!”

  我高喊一声,往教皇的方向走了过去,一面警惕这面前的三个人影,但是却听见弇兹氏虚弱地说道:“不用了,我可不想进入那么老的一个丑八怪身体里。我还是希望美丽的死去,因为难得穿上这么好看的衣服。”

  她笑了起来,这是毛璃的脸,可是我却觉得这就应该是弇兹氏的脸,笑颜如花,却是已经快要凋谢的樱花,盛开在枝头时风光无限,可是却唯有在落在的一刻,才会美丽的让人惊叹。

  那逝去的美,往往更令人心动。

  燧人氏怔怔地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抚摸着弇兹氏的脸,时光如梭,岁月沧海桑田一般过去,又有几人看见过当年他们真正的面容,如今他们的脸都已经变了,可是即便是面貌变了,可是这份爱情还是没变。

  弇兹氏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燧人氏的脸,笑着说道:“别哭了,还是最喜欢你笑的样子,和个孩子似的,明明是一个那么普通的人,却做出了一番不普通的事情。”

  最后弇兹氏轻轻地贴在了燧人氏的脸上,低声说了一些话,最后送上了一吻,血印也好,红唇也罢,留在燧人氏脸上的却是弇兹氏最后在这个世界上的回忆。

  她,终究还是走了。

  人类老祖,至此全亡,因为燧人氏的残魂也无法支撑太久。

  我握着轩辕神剑,怔怔地说不出话来,之前还对弇兹氏满怀恨意,可是此时此刻却一点恨意都提不起来,至少在离开之前,她没伤害过好人,这就够了。

  我猛地转身,对上了三个神秘人影,对方却哈哈大笑道:“小子你都不问问我们是谁,就要对我们出手?是不是太嚣张了一点呢?”

  我冷酷地说道:“不管你们是谁,今天都死定了。”

  语毕,正要出击的我却被身后伸过来的一只大手给抓住了,我回过头去却看见抓住我的竟然是燧人氏,他脸上一片冰冷,左手搂着已经死去,魂魄消散的弇兹氏,右手抓住了我的手臂,看着对面的三个人影说道:“妖族的老祖是吗?”

  我一怔,原来他已经看出了对方的身份,妖族的老祖,妖族居然还有老祖存在!对面的三个人影哈哈一笑道:“真不愧是燧人氏,这么快就识破了我们的身份,不错,我们是妖族的老祖宗,当年帮助阴冥,不过最后阴冥却输了,我们妖族也跟着受到打压,还好鸿元当时精气也有巨大损耗,这才没有伤的了我们,我们也躲到了今日才敢露头。”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看来是盯上了弇兹氏而来寻仇的,燧人氏转头轻声对我说道:“还是我来吧,这是我们那一辈的恩怨。”

  我正想说什么,手臂上却感觉到了一股蛮狠的力量,再看他的脸,虽然表情很平静,可是却给我一种冰冷的杀机,燧人氏真正动了杀机,可他只是残魂,这身体还是许佛的,他应该没有战力才对啊!

  “老祖宗,这一架还是我来吧,我出手的话,它们……”

  我正要说话,却听见燧人氏厉声说道:“自己的老婆被杀了,当然必须由我自己来复仇!”

  听到这句话后,我顿时语塞,缓步退后。

  燧人氏拖着虚弱地身体往前走了几步,然后站在了三个人影的面前,低声说道:“当年,我杀了你们十大妖族老祖中的两个,弇兹氏杀了一个,你们就一直不敢报仇,因为我在上古时候的朋友太多,你们如同过街老鼠一般不敢露面,甚至连之后出现的东皇太一,帝俊之类的妖帝都比你们嚣张,你们这些妖族老祖,懦弱而无能。当年不敢报仇,如今却来偷袭,杀了我的妻子,这份仇,今日,该了结了。”

  妖族三个老祖冷冷一笑道:“哼,我们只是奉了阴冥的命令而来,并没有和你交手的意思。不过你现在这个状态,如何能与我们一战,要不是端木森在,我们早就一拥而上要了你的老命!”

  我正要呵斥,却听见燧人氏低下头阴沉沉地笑了起来,随后竟然自言自语道:“许佛,我知道你不想将身体交给我,因为我不如你。可是,今天我还是需要借助你的身体,只是一瞬间。”

  这是燧人氏的语气,随后声调一变,英气的声音响了起来,喝道:“你需要多久?不要让我等的时间太长了。”

  此时听见这话的燧人氏又换成了平和的语气,沉声说道:“放心吧,不会太长的,杀它们,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三个妖族的老祖也奇怪地看着眼前发生的情况,不过我却看出了一些门道,应该是许佛的意识已经开始苏醒,但是燧人氏却要借用他的身体。

  明白了这一点,我吊起的心却放下了,老流氓既然醒了,那么眼前的这三个妖族老祖就该死了。

  燧人氏深深呼吸,身上渐渐有强悍的圣力涌出,惊的对面的三个妖族老祖全都震惊不已,圣力可不是能够假扮的,三个妖族老祖几乎同时选择了撤离,但是它们能逃的了吗?

  一道极光落下,两极锤在此时感觉到了自己主人苏醒的气息,从千里之外而来,此时正好赶到,一锤子放出大量极光,将面前的三个妖族老祖当场从天上给轰了下来。

  三个妖族从天空中落下,受伤倒是没有,不过却没了及时逃跑的机会,燧人氏一招手,握住了飞来的两极锤,用冰冷的声音开口说道:“你们,谁都逃不了!”

  “现妖型!”

  三个妖族齐齐大喊,分化成老虎,苍鹰,白牛,整个教皇大厅都在震颤,可就在它们变成本命妖型的时候,两极锤已经出手了,极光从未有过的强盛,回荡在天空中,恐怖的神力在天空中回转,三个妖族老祖一瞬间被极光打穿,鲜血如同下雨一般落下,最终三个大家伙倒在了地上,将教皇厅的三根立柱都压断了。

  血雨之中,燧人氏单手抱着死去的弇兹氏,用寒冰冰封住了她的身体,温柔,轻声地说道:“亲爱的,我也快消失了,能遇见你,真好……”

  极光再次爆裂,三个妖族老祖彻底被斩杀,而燧人氏也抱着被冰封起来的弇兹氏站在了血雨之中,他一动不动地低着头,我看着他的背影,喃喃地说道:“谁说英雄生来便是英雄,谁说领袖生来便是领袖,其实英雄和领袖,也都只是普通人,他们只是在关键的时候站了出来,仅此而已。”

  许佛的意识恢复了,他忘记了自己将打神鞭扔在了哪里,但是他的身体却记住了打神鞭内体悟道痕后获得的力量,这就是许佛天才之处,即便脑子没记住,身体依然有记忆。

  卢卡斯已经带圣骑士团解救了赵云倾的丈夫,这个小妮子一直昏迷着,我也不愿意她醒过来,因为再见到她会尴尬。

  我和许佛在教堂外面看见了等待的恋心儿,我走过去,笑着说道:“我回来了。”

  她则微笑着说道:“欢迎回来,老公。”

  一切都恢复了正轨,可是我却不知道,一切都只是一个开始,真正的逆天,终于要拉开帷幕了。

  此时,在一片黑色的山峰中,一个山洞里,元始天尊默默地坐着,他的手上握着一把武器,一把带有天机的神器。

  他笑着自语道:“打神鞭,鸿元道痕,终于到手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